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黃樂祈:《祭侄文稿》可以借給日本 就係不敢借給中國

中國抗議固然不意外,連台灣國內也貶惡之音。譬如中視《夜問打權》主持人黃智賢女士,在節目就道出一句「如果在日本展出,我寧願這個國寶回到北京處,也不願它落到日本手裡」。問題來了。《祭侄文稿》「落到」日本手裡,它還係會歸回台灣,但「回到」北京處,它會重歸台灣嗎?

國立故宮博物院一隅(攝影:黃樂祈)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孔子這句話,真係大道理。

新一年才過了半個月,台灣輿論卻沒有止息片刻的空間。習近平和蔡英文在年首唇槍舌劍幾個會合,未幾,趙怡翔駐美、蘇貞昌組閣、管中閔遭彈劾等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各界議論紛紛,熱鬧哄哄。不過,諸多風波中的一件“小事”看似較少人關注,但筆者卻以為不然。

事緣國立故館博物院剛把有“天下第二行書”美譽的《祭侄文稿》真跡外借予東京國立博物館展出。此書法出自顏真卿,揮毫於乾元元年(758年),當時正值安史之亂,顏氏一門卅余口因不降安祿山被殺,後來顏真卿派人尋得侄子頭顱,肝腸寸斷之際,隨手拈來極品。

不過,《祭侄文稿》畢竟已在人間一千多年,既係落紙雲煙,卻又弱不透風,此行遠赴大和,難免有人反對。中國抗議固然不意外,連台灣國內也貶惡之音。譬如中視《夜問打權》主持人黃智賢女士,在節目就道出一句“如果在日本展出,我寧願這個國寶回到北京處,也不願它落到日本手裡”。問題來了。《祭侄文稿》“落到”日本手裡,它還係會歸回台灣,但“回到”北京處,它會重歸台灣嗎?

誠然,這並非有心為難台灣的假設題。回首馬英九在2008年上任後,極力提倡九二“共識”,與中國關係一時之間吹起一陣春風。於是,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能否合作就成為了文化界的焦點。翌年秋,(北京)故宮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館合共向國立故宮博物院借出37件文物,台北得以舉辦“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

及後,中國一方接續多次向台灣借出文物,最著名一次應為2011年春浙江省博物館借出《剩山圖》,與台灣藏有的《無用師卷》在台北合璧展出,由黃公望在元至十年(1350)畫成的名著《富春山居圖》。然而,台灣一方並無禮尚往來,始於沒有把文物借給中國展出。事出當然有因。

最大原因乃法律和保險問題。由於中國堅稱台灣係中國一部分,假若文物借出後,中國以所有權人的立場把文物扣押,台灣將束手無策。為此,國立故宮博物館希冀中國制訂免扣押的法津條文,但中國一直不願,只回應指其國家領導人和高層可以承諾歸還文物。於此,台灣自然不能接受,文物也就不外借中國了。原來,中國文物外借台灣,中國不怕;台灣文物“落到”日本手裡,台灣不怕,唯獨台灣文物“回到”北京,馬英九政府卻不敢(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為特任官員,政府以特令任命)。

係以,恕筆者未能同意黃女士的立論。今日,《祭侄文稿》幸好“落到”日本手中,而非“回到”北京處。馬英九執政八年的國立故宮博物院歷史,正好無聲的為中國之不可信下了一個抹不掉的註腳。

眾所周知,無論政界在接下來的一年幾有幾多風波,一到大選前夕,任何總統候選人都不可能逃避兩岸議題。然而,國民黨在馬英九年代,表面與中國尚且稱兄道弟,大開門戶,但底子原來連完璧歸趙的信心也匱乏,試問當下何以講服大眾“一中各表”與“一國兩制”兩套講法之間有某種互信的“共識”?又何以講服選民中國係一個可以信任的談判對手?如果連國寶互借一樁“小事”亦只能石沉大海,與中國“民主協商”(習近平語)台灣的未來意義何在?難題當前,看來只有藺相如才能作答得無可指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