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舊年經濟增速降至1990年以來最低水平

舊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至近30年來最低水平,與美國的激烈貿易戰加劇了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疲軟態勢。

周一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6%,為1990年以來最低年度增速。中國經濟的放緩程度比政府預料的還要嚴重,這輪經濟放緩在2018年最後幾個月里加劇,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長6.4%。

中美貿易衝突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中國出口業前景不明朗,這已導致企業擱置投資和招工計劃,在某些情況下,企業甚至開始裁員。強調維穩的中共政府通常不鼓勵企業裁員。官方數據顯示,中國12月份失業率從11月份的4.8%攀升至4.9%。

例如,在作為南方科技和出口製造業中心的深圳,企業老闆和當地官員表示,電子產品、紡織和汽車零部件行業的許多私營廠商已在農曆新年假期前給工人放了兩個多月的無薪假。臨近城市廣州舊年經濟增速下滑至6.5%,遠低於當地政府設立的7.5%的年度目標,因該市製造行業受到貿易爭端的嚴重衝擊。

啲經濟學家和投資者已表示,2018年中國經濟表現實際上要比官方公布的6.6%的增速更加低迷。他們指出,趕在周一數據發佈前,中國政府上周五將2017年經濟增速從6.9%修正至6.8%,提供了一個略低啲的比較基數,對2018年的數據係個輕微提振。

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周一的新聞發佈會上稱,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他指出,“外部環境錯綜複雜”,並承認“變中有憂幾多係來自於中美經貿摩擦”。他試圖淡化這些擔憂,稱“同時也要看到,中國經濟增長總體上係內需主導。”

周一公布的數據顯示,包括個人、家庭和政府在內,消費對舊年GDP增長的貢獻率超過四分之三。

不過,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一系列數據顯示中國經濟面臨挑戰。政府和企業的大規模投資項目表現平平。長期作為中國經濟增長可靠推動力的房地產銷售增速減緩,近幾個月的工業增加值和社會零售總額等指標也出現增長放緩局面。

工業產值等數據指標顯示,中國經濟正面臨挑戰。圖為1月12日位於上海郊區的一處工廠。

工資漲幅減小和家庭債務增加導致中國消費者放慢了消費的步伐。江蘇省鹽城市一家服裝定製店的經理Lu Bing講,該店舊年的銷售額下降30%。他表示,舊年很糟糕,今年看樣子也好不到哪裡去。Lu Bing表示,為了維持生計,他減少了開支並增加了借款。

中國經濟放緩的部分原因係國家主席習近平過去三年採取了遏制債務和防範金融風險的措施。本輪行動已限制了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借貸,導致新地鐵線路和工廠方面的支出大幅下降。中國政府最近幾個月開始放鬆控制債務的行動,不過到目前為止採取的寬鬆舉措尚未能重振固定資產投資,舊年此類投資增長5.9%,增速大幅低於2017年的7.2%。

中美爆發貿易衝突,再加上全球需求下降,拖累了中國商品出口,這也影響了中國經濟增長。《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按照官方數據計算髮現,貿易整體下滑對舊年中國商品和服務產出增長形成8.6%的拖累。相比之下,貿易對中國2017年經濟增長的貢獻約為9%。

中國領導層已明確表示,應對經濟放緩係今年的優先事項。習近平在舊年12月制定2019年整體經濟任務的高級別會議上表示,增長必須維持在“合理區間”。中國決策者的顧問表示該區間為6%-6.5%。中國政府將在3月初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公布這一區間。

這將標誌着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較舊年6.5%左右的目標出現了溫和調整,暗示政府希望在管理經濟方面獲得更多騰挪空間。隨着傳統的債務驅動型增長模式達到極限,目前中國經濟處於長達數年的放緩勢頭之中。在到目前為止披露2019年經濟增長目標的20個省市中,有13個下調目標,有六個維持目標不變。

今年中國的預期增長區間雖然從全球標準來看仍然相對較高,但經歷了過去10年的放緩之後,已經遠低於之前30多年間平均接近10%的年度增長率。2018年最後一個季度中國經濟增長率為6.4%,創造了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初期以來的最低水平。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政府祭出了規模龐大的刺激舉措,但留下了至今仍令政府頭疼的債務問題。

儘管經濟前景越發黯淡,但中國政府暫時似乎決心避免採取大規模的促增長政策組合,而係使用了漸進放鬆政策的方式。中國央行已經向銀行系統提供了更多、成本更低的資金以鼓勵銀行放貸;中央政府也取消了對地方發債的嚴格控制;同時中國政府正在籌劃針對企業和個人的更多減稅舉措,科技行業減稅力度尤其大。

不過,政府顧問表示,若未來幾個月與華盛頓的貿易緊張關係升級,北京或須加大刺激力度。中美正在準備本月底舉行新一輪高級別談判,努力在3月1日——即習近平和特朗普商定的三個月“停火協議”到期日——前達成解決方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