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 江蘇省金湖縣爆出的疫苗醜聞持續發酵。日前,中共當局出台《疫苗管理法">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官拋疫苗管理法草案惹議 專家:體制性謀財害命未觸及

生物學家、微生物博士林曉旭表示,疫苗事件更像係一個集體謀財害命的一個過程。(圖片來源:大紀元)

江蘇省金湖縣爆出的疫苗醜聞持續發酵。日前,中共當局出台《疫苗管理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引外界關注。不過,很多受問題疫苗受害患兒家長,對該草案不滿,他們認為《疫苗管理法(草案)》未能真正保障受害者的權益。也有專家表示,疫苗問題係體制性問題,官方所謂“過期疫苗”的講法和整個事件係集體謀財害命。

自由亞洲電台1月18日報導,中共人大出台《疫苗管理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該項徵求意見活動到2月3日結束。但不少受到問題疫苗傷害的患兒家長,不滿該草案未能真正保障受害者的權益,紛紛提出建議。

該草案稱,將對疫苗的研製、生產、流通、預防接種過程,根據風險程度制定詳細保護措施。對可能影響疫苗安全性、有效性、質量可控性的變更進行充分驗證,並按照規定報請批准、備案或者報告。

前南都報編輯李新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患兒家長要求政府設立“國家救助基金”幫助受害者。

李新17日表示,疫苗受害者呼籲立法已經十多年了,可到真正立法時,立法者並未採納問題疫苗受害患兒家長建議。他講:“國家的這次疫苗管理的立法,上升到基本法律的層面,只有我們受害者才能真正體會到打疫苗致殘的這些孩子的痛苦。孩子已經致殘,有些甚至已經致死。我們作為家長,為了孩子幾乎傾家蕩產”。

李新的孩子舊年因接種武漢生產的百白破疫苗而致病,他希望疫苗管理法列明對疫苗受害兒童有一個明確的賠償準則。

《疫苗管理法(草案)》規定“對舉報疫苗違法行為的人員給予獎勵,舉報所在企業或者單位嚴重違法犯罪行為的,給予重獎”。

貴州盤縣患兒家長盧先生表示,政府的疫苗管理法草案,如果不採用大多數患兒家長的建議,其立法意義不大:“你按照他們的意思去立法,到最後,我們還唔係立法和沒立法都一樣,沒有作用。疫苗受害家庭表達的係咩,想法係咩,點樣才能幫助疫苗致殘的孩子”。

對於過期疫苗的問題,外界提出很多質疑。生物學家、微生物博士林曉旭在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媒體報導比較集中在講這係一個過期的疫苗,那當然當地的縣政府也講這係一個過期的疫苗,而且係有出處的,他們講係來自武漢生物還有深圳康泰出產的。

這個事情值得懷疑,因為過期疫苗過期的話,實際上係很容易就能夠監管的到的,因為從疫苗的生產到疫苗的批發到不同的醫療部門拿到這些疫苗的產品,再到醫院部門,或者係當地縣的衛生所,或者係檢疫所他們拿到這個疫苗,任意疫苗的產品它都必須有生產日期、過期的日期,甚至還有條形碼等等,所以你要追蹤一個疫苗的產品係否過期,其實係一個太容易的事情。就係在一個衛生診所裏面最直接接觸病人的護士她都可以判定這個藥品、這個疫苗係咪過期。

林曉旭講,咁簡單的一個問題怎麼可能講咁多環節的人不知道呢?所以把這個事情簡單的歸結為係一個過期的疫苗,其實係一個比較荒唐的事情。當然,現在出了問題,政府可以這樣去歸結,它可以找所謂的責任人講這係一個過期疫苗、監管不力、監管混亂等等。但係其實你細想一下,這係蠻可笑的一個借口,就係一個有最基本常識的護士在給孩子打疫苗的時候,她都可以很容易的判斷這個疫苗有沒有過期。所以這個事情更像係一個集體謀財害命的一個過程。

為咩講得咁嚴重呢?因為係從不同層級的監管部門、到生產廠家、到你當地的醫療系統他們儲存疫苗的部門,乃至到醫院系統、衛生檢疫系統,甚至醫生、護士他們總有哪些環節知道這個疫苗係過期的,而仍然給孩子注射了過期的疫苗,對吧?那也可能係剛開始購買的時候沒有過期,但係你醫院部門或者係護士在打疫苗的時候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疫苗係過期的呢?所以在施行的過程中,這本身你就明知道係一個不好的產品,你仍然注射到一個新生兒身上,你本身只係一個瀆職嗎?這不僅僅係一個瀆職問題,這牽扯到一個基本安全的問題。

林曉旭指出,任何護士、任何醫生你在基本的醫生的培訓,或者基本的專業培訓都會知道過期的疫苗係不能用的。所以在這一點上,你可以講你實際上係一個謀財害的過程,你只係為了省下這個疫苗的錢,直接把這些過期的疫苗打到小孩子身上,那實際上就係一個你係謀財害命的問題嘛。

更何況現在縣政府或者上級部門他們已經知道這些藥品的來源,然後你可以追溯到這些產品到底係否生產合格、質量的問題,他都沒有在媒體報導中進一步談出來,而只係簡單講成係一個過期疫苗,我覺得這把問題太簡單化了,這肯定有很多管理的漏洞。

林曉旭稱,而且媒體聚焦在所謂的縣政府的部門,而當地的衛生部門、檢疫部門為咩他們不出來承擔這個責任呢?然後縣政府又採取了非常極端的這個好像係防止社會動蕩的維穩體系出來鎮壓民眾的反對的聲音。那當然係激化了矛盾,所以民眾才會去,有人採取更激進的作法,毆打縣長。那這係你政府不作為帶來的必然的一個後果嘛。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實際上有很大程度係當地政府自己造成的社會的動蕩。

林曉旭認為,即使處罰了啲當地的官員,處罰了衛生檢疫系統的官員,好像並沒有使疫苗問題得到遏制。在中國,因為它係共產黨控制的咁一個專制的體系,那它又有公有制思想的背後,所以衛生部門的運作它其實係有很大體制上的問題。

你比如講,在1989年的時候,衛生部它就組建成了一個中國生物製藥的總公司,它係國有的大型的央企;到了2003年,中國生物製品總公司就更名成為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到了2009年的時候,中國醫藥集團總公司又和中國技術集團公司開始了一個聯合重組,經過重組以後就成為一個新的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所以這係政府擁有的央企,它同時又控制了整個中國醫藥還有生物製品的這些開發、研究、生產、銷售,所以它係產學研銷一體的大型的央企。

這係一個很大的問題,就係講你政府控制如果只係生物製品的研究、開發,這個都可以理解,因為你如果係有政府支持的,大型的資金支持下的這種研究、開發等等,那你確實能夠在這個研究上面做的比較有成效。但係生物製品的生產和銷售如果也融在一起,也係一個央企,而且又係政府完全控制的,跟研究開發不可分割的話,這就帶來一個很大的監管的問題。就係講你如果沒有把學研跟產銷剝離開來的話,你政府就無法有效的作為一個監管部門來監管它的生產和銷售。

這就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就係這些國有的央企它們來控制了一條龍的徹底的壟斷的行業,而且係跟人們息息相關的醫藥產品、免疫產品,所以這就帶來很大的問題了。如果這些國有企業的老總本來就係比如這些醫藥監管部門的人員,他們有的甚至兼職等等,那你想想,就很難有效監管。

林曉旭最後表示,因此在中國就面臨這樣一個體制所帶來的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如果中國政府在這方面不完全去思考,重新調整這個結構的話,那麼這個疫苗的問題仍然會源源不斷的產生。

上周,江蘇金湖上百名兒童因接種過期疫苗被揭發,數百名家長憤怒地走上街頭示威,要求當局解釋。除了對十多名政府官員被撤職和立案調查,當局並未對受害患兒提出解決辦法。

在中國問題疫苗頻發,如2007年,山西爆發了多起兒童注射疫苗致殘、致死的案件,2008年在江蘇延申發現了狂犬疫苗生產的問題,2009年也有河北的狂犬疫苗的問題,還有大連也有這樣的問題,2013年,康泰生物也有乙肝疫苗的問題,還有大連漢信也係乙肝疫苗的問題,2017年在武漢生物生產的百白破疫苗問題,2018年7月,長春長生這家生物製藥公司所生產的狂犬疫苗的問題等等,都引發了大眾的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劉瑩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