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人民幣升值背後原及將來趨勢分析

從1月13號起這個星期出現的一些新聞,主要是圍繞在中國政府繼開年以來的持續推出刺激措施,人民幣近期大漲,中國12月進出口數據大不理想。另外,全球市場依然低迷,歐洲央行行長表示2019年將持續保持寬鬆,而英國首相梅伊的脫歐協議在英國國會沒有獲得通過。中美貿易戰休戰期,緊張氣氛似乎有所緩解。今天節目請到的嘉賓是美國紐約零界限基金管理人嚴英哲先生,我們將探討人民幣升值的背後原因以及將來的趨勢,以及中國政府放寬外資進入股市等措施。歡迎您鎖定財經時時聽。

中國海關總署14號公布數據顯示,12月中國進出口表現均遠遠不及前值和市場預期,同比增速呈現負值。25個月以來進出口首次同時出現負增長,進一步確認了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這個消息引發了不少學者擔憂,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呈放緩趨勢,外加中美貿易戰的長期因素,預計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進出口數據會相當糟糕。海關總署發言人李魁文表示,2019年中國外貿發展最大隱憂是,外部環境複雜嚴峻,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這裡李魁文雖然沒有指點明是那些國家,但很明顯指的是美國。

美國在2018年改組了原有的NAFTA,成立了美加墨並和盟國日本和歐盟簽署了美日歐協議等新型國際貿易關係,這一發展將促使發達經濟體的增長放緩,國際貿易對於新興經濟體如中國的外溢紅利將會消退。

除此之外,2018年1月到10月,中國出現表現超過市場預期,主要原因是對於美國加征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的預期,導致許多中國出口商提前將商品運出,在關稅落地前搶跑,目前隨着關稅提高預期消散,前期的搶跑效應已經被透支,之後的進出口只會更糟糕。

目前主要國際組織已經下調全球經濟和貿易的增速。比如世界銀行下調了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從百分之3下調的2.9.

澳大利亞投資公司AMP的基金管理人納伊米Naeimi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中國12月進出口數據不佳其實並不令人意外。他說:

“如果我們回顧到去年年中,我們知道中國經濟已經出現減緩,中美貿易摩擦只是雪上加霜,這些都不出人意外。現在我們應該關注的是今年第一季度的結果,看看中國政府在2018年下半年推出的政策,是否起到穩定經濟的作用。”

他說,去年大部分時間中國政府專心在去槓桿,一直到貿易戰開打,中國政府領導人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但是已經有點為時已晚了。他們在第三季度末和第四季度推出一些順周期因子的政策,但這些政策通常需要6-9個月才會出現成效。所以說,第一季度的結果才是判定中國政府的刺激政策,究竟是夠還是不夠。

有鑒於中美貿易談判初現成功,許多人認為中國經濟將開始好轉,納伊米卻不認為:

“我們看去年,中國經濟在貿易戰之前就已經開始下滑,中國內部經濟活動減緩和貿易戰的因素,各佔百分之70和百分之30。肯定的,如果貿易戰能夠解決,對中國經濟當然會有一些提振,但中國內部經濟問題仍在那裡,所以,貿易情況轉好,並不能解決最終問題。”

去年全球經濟已經出現增長減緩的壓力,只有美國仍然一枝獨秀,如果今年美國經濟表現不佳,全球經濟的支撐將消失,會導致中國進出口將更加惡化。

另外,人民幣匯價這段時間曾一度刷新近半年以來的高位。如果人民幣持續走高,將會對中國出口造成進一步不利影響。有關人民幣的走勢和升值的理由,節目下半段請關注嘉賓嚴英哲的詳細解說。

去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現在陸續有具體政策出台。目前可以看得出來,中國政府2019年的經濟重點或是口號可以說是,加強內需和降稅減費。

15號,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表示,將制定出台穩住汽車,家電等熱點產品消費措施,鼓勵信息,旅遊,體育等服務消費和網購等消費新業態。他提到重點抓好六個着力。

包括,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減稅降賦降低企業成本,擴大混合所有制改革,提高對外資開放水平,推進城鄉區域融合發展。保障和改善民生。

現在就再讓我們關注債券市場的一則消息。據報道,生產新材料的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5號晚間被上海清算所爆出,其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債券違約,未能償付本息。華爾街見聞網以“2019年債市第一顆大雷”來形容這次的康德新債券違約事件的嚴重性。據該網報道,這家公司的債券發行總額10億元,應付本息是10.4億元。而在一個星期後,康得新還有一隻債券即將到期。

據搜集到的資料,這個曾被譽為新材料行業龍頭的公司,其主要客戶都是寶馬、三星、蘋果、奔馳等國內外巨頭,但近一兩年,康德新事故頻發,不斷被評級公司下調等級,又被證監會調查到大股東股權質押爆倉等。

這次康得新債券違約事件的關注點在於,這家公司的賬面上有高達150億的現金,但連區區的10。4億元都付不出,原因何在?

根據財經新聞“金錢豹”的主持人楊世光分析,證據要是因為銀行票據擔保債券限制等,以及為子公司資產做擔保,使得該公司賬面上150億現金無法動用。他認為,這個事件還凸顯兩個重點:

值得注意的是,康德新去年已經連續被美國三大評級公司將其債券從投資等級下調為垃圾等級,但中國的評級公司直到今天才注意到康德新的危機。

康德新違約事件導致的,除了該公司股票大跌外,連帶數十家家持有其債券的基金受到影響。

聽眾朋友,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台的財經時時聽,由饒怡明從美國華盛頓為您主持。接下來,本期節目嘉賓美國華盛頓“零界限”基金管理人嚴英哲先生和我對中國進出口數據不佳、中國增加外資進入金融市場的額度,人民幣走升的趨勢,以及歐洲地區情勢進行的談話。請繼續收聽。

(嘉賓談話)

節目尾聲之際,我想跟大家分享一篇近日網絡熱傳的文章“我為什麼離開中國-一位民營業主在飛機上的臨別諍言。內容是上海企業經營者陳天庸離開中國前往海外對中國經濟社會的分析。剛才嘉賓嚴英哲提到了中國提高環保標準造成企業成本提高等因素外,陳天庸還指出,社保佔比過高,稅收不合理等,更有甚者是當地官員選擇執法,隨心所欲干涉企業發展。

陳天庸強調,拉動經濟的唯一動力是私企,出口和消費是有效投資的結果,而不是與投資並列的發展動力。陳天庸還對中國民粹主義升起表示擔憂。在企業外流,這裡包括私企和外企,的大潮下,中國勢必會產生一大批貧窮失業人口,這將成為培養民族和民粹主義的溫床,其結果是,外企不敢到中國投資,中產以上階層成為民粹箭靶子,把整個社會綁架。

中國經濟能否搞好?陳天庸認為,取決於2019年中國能不能發生顛覆性的制度改變,大幅減低民營企業綜合成本。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