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海外維吾爾母親視頻認出失蹤女兒

一位出國在外、好久得不到滯留在新疆的五個孩子下落的維吾爾婦女,前不久從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個視頻中認出了身陷孤兒院的女兒。她最近在接受本台維吾爾語部記者採訪時,表達了看到女兒後的欣喜,但同時對其他孩子仍下落不明深感憂慮。她還透露,他們家族中迄今至少有七、八十人被當局帶走後下落不明。

人在海外的維族婦女凱莉布努爾.吐爾遜從中國社媒關於孤兒院的一段視頻中認出了她在新疆失蹤的女兒艾依夏(左二)(圖片由凱莉布努爾.吐爾遜提供)

一位出國在外、好久得不到滯留在新疆的五個孩子下落的維吾爾婦女,前不久從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個視頻中認出了身陷孤兒院的女兒。她最近在接受本台維吾爾語部記者採訪時,表達了看到女兒後的欣喜,但同時對其他孩子仍下落不明深感憂慮。她還透露,他們家族中迄今至少有七、八十人被當局帶走後下落不明。

凱莉布努爾.吐爾遜(Kalbinur Tursun)是一位維吾爾母親,為了逃脫中共當局在新疆實行的打壓政策,她於2016年帶着7個月的身孕和一個嬰兒前往土耳其。

她和家人當初的計劃是,在土耳其生下孩子後再返回新疆,把其他五個孩子也帶到土耳其。但由於她留在新疆的丈夫被當局以“試圖到國外旅行”以及涉嫌“恐怖主義”的罪名而逮捕。從那以後,她對留在新疆的5個孩子的下落毫不知情。

本台維吾爾語部的報道說,自2017年4月以來,已有100萬維吾爾人因宗教信仰和“不正確”的政治觀念而被送進眾多的再教育營里。而凱莉布努爾的眾多親屬據信也成為這100多萬被監禁者的一部分。

而被監禁的這些穆斯林人的孩子往往被當局送進官辦的託兒所或孤兒院里。據消息人士透露,這些設施大都非常擁擠,而且環境極為糟糕。

凱莉布努爾於去年12月在社交媒體上的一個有關新疆孤兒院孩子的視頻片段中認出她的女兒艾依夏(Ayshe)。凱勒布努爾前不久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語部記者的採訪時,談到了自己看到自己女兒時的興奮心情:

“我在視頻中看到她後極為欣喜,因為這說明,留在和田的5個孩子中至少一個還活着。從她的長相、舉止和搖頭的方式等,我一下子就認出她是自己的女兒。在認出她後,我的心開始猛跳。為了確認那個女孩的確是我的女兒,我遍又一遍地看那段視頻。她的舉止和相貌使我百分之百地確信,她的確是我的女兒”。

為了進一步確認,她打電話給那位傳遞視頻的人,向他問詢視頻的出處。他說那段視頻確實是在和田拍攝的。

當被問及,她為什麼僅僅帶着一個孩子前往土耳其時,凱勒布努爾解釋說:當時只有還是嬰兒的孩子擁有護照,而其他5個孩子沒有得到護照。凱勒布努爾透露,她前往土耳其時艾依夏只有3歲,但因她和其他孩子都沒有護照而不得不被留在新疆。

凱勒布努爾說,她的丈夫是以“試圖潛逃國外”和“涉嫌恐怖主義”為名被當局逮捕的。她離開和田前往土耳其時,她最小的孩子只有8個月。其他五個孩子年齡從3歲到14歲。

她還告訴本台維吾爾語部說,在她前往土耳其時,她的孩子們都生活在烏魯木齊。在她丈夫被捕後,孩子們最初被帶到她出生的喀什地區的岳普湖縣(Yupurgha Village),由她的大姐幫助照顧她的孩子。她最後一次跟孩子們聯繫是於2017年7月底。

凱莉布努爾還透露,他們是一個擁有11個分支的大家族。據她所知,每個分支都有五到六個人被當局帶走。也就是說,他們整個家族迄今至少有70到80人被當局帶走後毫無音訊,下落不明。

凱莉布努爾表示,得不到孩子的信息使她極為悲傷和憂慮:

“之前,對我來說,與孩子分離一天都是無可忍受的。現在這麼久不知道孩子們的下落,我時時刻刻都在想念他們,不斷在想辦法找他們。我為了孩子願意獻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的最大憂慮是,他們是否很生我的氣,以為我沒把他們一起帶到土耳其是因為我拋棄了他們。他們那麼年幼,根本無法理解當時的現實情況。想到這些我就感到無能為力和極度的悲傷。”

另外,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星期四發佈《2019年世界人權報告》指出,全球目前已興起一股抵制獨裁者們濫權和暴力的趨勢,以公民團體和群眾抗議為主,向侵犯人權的民粹主義者發動反擊。

這份報告在談到中國大陸時說,中共政府為了向穆斯林少數民族強迫灌輸官方的政治思想,而將一百萬左右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民眾關押於再教育營。

《2019年世界人權報告》還指出,中共政府的鎮壓措施,在過去幾年間達到了自1989年天安門民運示威者遭屠殺以來的最高峰。並大幅擴大對普通民眾的監控。當局不但加大打壓言論自由的力度和拘捕新聞記者,還起訴多名維權人士、收緊高校思想控制和網絡言論的審查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