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宅基地遭強拆 北京女子墨爾本中領館前抗議

2019年1月17日,一位名叫高霞的華僑因為國內房屋被強拆在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門外掛橫幅抗議。

1月17日,在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門外,一位名叫高霞的華僑帶着孩子,身穿“STOP非法強拆”文化衫,掛出紅底白字條幅,“強烈要求中共政府依法保護華僑及家屬在中國大陸境內的生命財產安全及給予基本人權保障。”

高霞說:“這是我最後的辦法了。”

高霞是旅澳華僑,住在墨爾本7年,擁有澳洲永居身份。

高霞的戶口所在地為北京市朝陽區官莊鄉楊閘村,她家祖孫幾輩人生活在那裡150年多年,6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見證了歲月的興衰變遷。

就在兩天前,高霞在北京的家人收到拆遷辦辦事院的最後通牒,限令他們三天內搬遷,否則後果自負。面對強制被騰退的官方命令,高霞表示,村民“沒有任何權利說‘不’”。

“我們(家人)的基本居住權利都沒有了。”高霞憤怒地說。

2019年1月17日,一位名叫高霞的中國華僑因為國內房屋被強拆在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門外掛橫幅抗議。

中共強權專制掠奪百姓資產

2017年7月19號,村委會發出公告,啟動拆遷計劃,提出安置補償辦法、遷約期以及獎勵等。安置補償方式包括每人50平方米的回遷房,但高霞說,“沒有承諾,7、8年,甚至是10年,等待回遷的村民有的是。(對方)起草的協議不會保護村民的權益。”

“強盜邏輯,講不了道理。”高霞說。

2018年1月,管庄鄉政府及楊閘村委會向高霞家人送達了一份《限期騰退通知書》,限期三日搬出住所,高女士透露,“村委會開大會說,‘這是大勢所趨,誰也阻止不了。’”

2018年11月6日,《海南報》發表一篇名為“征地拆遷變方式,自主騰退順民意”的文章聲稱,“由政府幫助村委會制定騰退方案,經村民大會討論通過後由村委會組織實施,既體現了村民自治精神,又規避了法律糾紛等風險,實現了和諧徵收村民土地的目的。”

就這樣,“村民代表沒有徵求我們意見就舉手簽字了,三十幾個人把我們上千人的權利給剝奪了。”高霞說。

高霞認為這種“披上合法外衣”的掠奪行徑是“堂而皇之”的,中共《憲法》第十三條規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國家應該依照法律規定保護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

“它(村委會)會以一個‘很好的’借口來拆你的房,比如‘要讓你們都上樓’‘這是為了環境治理’。”利用“村民代表“強取民宅的辦法在高霞看來“又快又省錢”。

律師:華僑利益受侵害根本起訴不了

高霞家俯瞰照片。(高霞提供)

“一年多了我們(家人)一直生活在廢墟里。”高霞說。

高霞的母親年過七旬,身患重病,本需要靜養,卻時刻面臨巨大的恐懼和精神壓力,血壓始終不穩定。“我媽害怕會被砸在裏面,這在別的地方發生過。”

2018年3月,為逼迫高霞家人搬遷,地方政府以管線老化無法修復為借口,將高霞家的自來水供應掐斷,斷水長達8個月。“公共廁所也被拆掉了。”

“我們村已經被封鎖了,不讓外人看。要進去拍視頻是不可能的。”

此前,高霞及家人花了10萬元人民幣請律師,向法院提起了訴訟,案件至今懸而未決。

高霞表示,“上訪、信訪都沒有用,他們會搪塞給你一封回複信,說沒有這回事兒,睜眼說瞎話。”她補充說,“只要還沒拆,他們就說沒有這回事兒。”

高霞曾向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和僑務辦事處發出多封緊急求救信,希望獲得相關機構援助。發出的郵件卻全部石沉大海。

《中華人民共和國歸僑僑眷權益保護法》第三條規定,歸僑、僑眷享有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公民的權利,並履行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公民的義務,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歧視。

然而,隨着申訴無果,律師直言,“有法律不代表什麼都能訴,華僑利益受侵害根本起訴不了。”

律師表示“有法難依”。(高女士提供的微信截圖/李奕)

就在1月16日,村委會“以極為不充分的理由”,取消了作為合法拆遷安置人之一的高霞應得的補償。

17日下午北京時間2點11分,大紀元記者收到高女士的視頻,實況錄像表明拆遷即將進行。“村裡人說,有好多人拉上封鎖線了,來了集裝箱把東西拉到倉庫。”“現在誰也進不去了。”

“三天的時間都沒給,先拆了再讓你遷。”“現在所有在村裡的人都被控制了,聯繫不上。”

政府工作人員和警察到高霞家騷擾。(高霞提供)

隨後,高女士又得到消息,拒絕騰退的村民會被帶到一個沒有暖氣的冷屋。她說,“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你不簽字,就得在這關着。”

高霞慶幸一天前,已將年邁的母親和家人轉移到安全地段。想到這,她鬆了一口氣。

高霞還告訴記者,去年年底,同鄉的咸寧侯村在一個月之內以百分百的拆遷率被拆毀。拆遷辦以“一層以上全部為違法建築”為由,強行拆除樓房的二層。

“戴着鋼盔、拿着盾牌、穿着制服的經常,我們稱之為‘小黑人兒’,經常到村裡騷擾村民。”“他們不覺得自己無恥,還把你列入‘刁民’的黑名單里。”

中共體制導致百姓成為待宰羔羊

“以前在國內,我在國企上班,在體制內,沒有獲得真實的消息。到了國外才真正認識到這個體制運轉是有問題的。不是哪個貪官、村霸,是整個系統。”高霞說。

在國內受到的冤屈讓高霞覺得很無助,“沒有關係、背景,(老百姓)就是待宰的羔羊。”

她說:“現在中國大陸只有兩個階層:統治階層和被統治階層。”

“我希望他們(統治階層)還在意一點自己的顏面,他們的媒體老是說中國這也好那也好、多麼富足,但是我身邊的人、包括我自己經歷的不是那樣的。

“他們(我的家人)在那受苦受難。在當今這種年代,而且是首都北京,每天沒有自來水、廁所,這(樣的生活)是無法想像的。”

高霞還表示,她這樣抗議以後,她母親叮囑她先不要回國。她說:“沒準兒我再回去,他們會隨便找個理由,也可能根本不給理由就會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朋友都說我在國內這樣做的話肯定會被打壓控制的。”大紀元記者電話採訪了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對方各部門之間互相推諉,未予置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