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汽車世界 > 正文

卡車司機的真實生活是什麼樣?他們這樣排解孤獨!

出車的日子裏,寶哥兩口子經常在無聊、疲乏、焦躁甚至崩潰中度過,所掙不多,又不捨得花錢在外吃喝,除了跟車的老婆,再沒什麼可以聊天解悶的人。

卡友寶哥快手裡的遭遇和見聞

生於1985年的寶哥是滄州河間的一個普通農民,家裡田少,為了多賺幾個錢,結婚後干起了跑長途拉貨的買賣。一開始是個3米8貨車,攢夠錢後,寶哥換了輛二手大貨9米6。跑長途開夜車,時間長,需要正副兩個駕駛。可再雇個司機太不划算了,於是寶哥帶上學了大貨車本的老婆。

兩人輪流開車輪流休息,你做飯來我刷碗,你卸貨來我算賬。一路上互相幫襯,並用快手記錄見聞和直播尋貨。一年來,寶哥陸續上傳的500多個短視頻作品吸引了100多萬粉絲關注。

配上貨了,一路通暢,寶哥兩口子的表情是開開心心的;沒配上貨,或路上塞車,寶哥兩口子還是開開心心的。該吃吃,該喝喝,該聊聊(快手)。

當然,寶哥也常遇到頭疼事,有老鐵給寶哥短視頻記錄下的遭遇編出個順口溜:“三米護欄牛頂開,半車瓷磚落塵埃。廂底瀝青未清凈,鋼卷又把後門拍。”

等配貨的時候,寶哥在直播里跟老鐵“報告”:“晚上俺可以呼呼大睡,俺媳婦卻不敢睡實,要看着點(卡車)油箱,凌晨三四點是偷油賊最歡實的時候。”

除了記錄一路見聞,寶哥也記錄下兩口子和家人互動的日常。尤其是卡嫂擔心家裡發燒的女兒,淚流滿面的一刻,寶哥紅着眼睛拍進了快手。並在作品下寫道:“女兒感冒了。跟媽媽視頻媽媽心疼得哭了,女人不容易,不跟我出來擔心我,跟我出來擔心孩子,進退兩難呀!其實卡嫂最不容易了,我就不怎麼擔心孩子,我爸在家照顧孩子我放心。當娘的心就不行,這就是母愛。俗話說,寧跟要飯的娘,不跟做官的爹。”

在別的司機眼裡,等配貨的日子很難熬,住在悶熱的車上,還要找好吃不貴的地方吃飯。寶哥兩口子會把等配貨的難捱時間過成打牙祭、改善伙食的假日。包蒸餃、燉魚,想吃什麼就做什麼。用寶哥的話說,是“時間緊時就做點簡單的,等貨或塞車時就做點複雜(好吃)的,你們覺得難做的在寶哥車上這都不是事。”

“寶哥你這麼連軸轉不累嗎?”直播間里,有老鐵心疼地問。

“30多歲能說累嗎?上有老下有小的,老鐵們別刷禮物了,都是跑大車的,掙錢不易。”寶哥也心疼直播間里的老鐵。

一路炒菜做飯,獲贊“最暖卡車老公”

“寶哥你是廚師嗎?”幾乎每次直播,寶哥都要接受幾次這樣的問詢。寶哥的視頻里,有很多他在大車旁顛勺炒菜的內容。更有很多讓人流口水的飯食製作流程。

“我不是廚師,我從小八九歲就沒了娘,爹忙活地沒時間做飯,餓了得自己做飯,想吃就都學會了。”寶哥回復道。

“跑車頓頓做飯多麻煩呀,服務區不是有飯嗎?”老鐵在直播間中詢問。

“服務區吃飯35元一位,太貴,一天才掙多些錢呀!”寶哥說。

“你那胖媳婦咋不做飯?”有老鐵替寶哥“不平”。

“卡嫂(我媳婦)胖我才有福,卡嫂也做飯,但沒我做的好吃,我就多做些,卡嫂刷碗。”

糖蒜、鬼子姜、驢油卷子等,寶哥做出的極具河間特色的日常吃食引起南方老鐵的關注和喜愛,有的甚至要訂貨購買。

“老鐵們,我告訴你咋做就行,我不賣,郵過去不夠郵費的,這麼買不值當。”寶哥為老鐵的“亂花錢”捉急。

“同樣是卡友,就因為你會做飯,我每次回家都是被罵。”

“不會做飯事小,我老公也是卡友,十多天回一次家,每次回來都是醉着回來的,想和他商量點事在心裏憋了好幾個月沒機會說,哎。”

“這是一個被開車耽誤了的廚師。”

“這哥們很會生活!很享受每一天。”

“羨慕這樣苦裏有幸福味的夫妻。”

“拉牛撞壞車,瓷磚碎了一車,瀝青灑滿車,拉鐵卷子干壞車,流動飯店我寶哥。”

羨慕、嫉妒、同情、調侃,這是寶哥做飯的短視頻作品下,老鐵們常見的幾種“心情”。

寶哥不止疼老婆一項引起眾多卡嫂嫉妒,寶哥孝順老爹的日常也常引網友點贊。

只要一到家,就幫爸爸做各種農活和家務,打草收莊稼、喂馬馴騾子,打糧賣玉米,為了減輕老父親的負擔,回到家的寶哥一樣沒有閑暇的時候。有時運輸遇到貨主積壓的貨品,還要拉上點頂運費,回家時趕到集上賣點錢。

從一路無聊到一路交友、暢通貨源

寶哥的快手裡也關注了近300個老鐵,大多都是卡友,還有些貨主、配貨中介、卡車銷售和修理等與寶哥工作有關的老鐵。而關注寶哥的100多萬老鐵則包括以上這些在內的各行各業,甚至還有很多專業廚師向寶哥請教。

“是個爺們”、“好丈夫”、“好爸爸”、“好兒子”、“夠朋友”、“有情有義”……

寶哥身上集合了在他人身上略顯分散的優點。行車途中,寶哥能經常“偶遇”老鐵卡友,或是在服務區,或是在堵車時,打開快手同城,哪個老鐵在附近,一目了然。

長途貨運,路況異常的情況也經常遇到。堵車一堵幾公里,前不着村後不着店,別人堵車心煩時,常常是寶哥直播做飯的時候。

通過快手同城,寶哥的旁邊不一會兒就圍上來幾個想要“蹭飯”的卡友老鐵。“茫茫人海中與老鐵相遇也是一種緣分,馬鈴薯圓蔥炒麵條好吃,飯雖然不好但我能讓老鐵吃飽。”寶哥說。

“跑車路上有幸能吃上寶哥做的麵條感覺比我們老家的羊肉泡饃都香”。蹭飯的老鐵不忘飯後留言。

“快手就這點好,能交朋友,我這車貨就是老鐵介紹的。”寶哥的快手可不只是用來打發無聊的,寶哥說,他的貨源好多都是快手老鐵給的信息。還有哪條路好走,哪裡的貨太坑,哪裡罰款太黑等等,好像走哪都有老鐵“照應”着。

路上遇到點急事難事,有時候直播里一招呼,就有老鐵來幫忙了。“拉的貨路過衡水要辦臨時通行證,提前在直播里招呼一嗓子,結果是平時一個在直播里老‘罵’我的黑粉給辦的。”

面對一些老鐵給出的“這行太苦了”的評論,寶哥在直播中為自己辯解:“我不覺得自己苦,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一家老小健康無病,莊稼不賴,禽畜旺盛,女兒考試次次拿第一,我夫妻同心,苦點累點算個啥。”

“隱形功臣”從被忽視到被尊重

快手裡不止有卡哥、卡姐,還有卡爸、卡媽(跟着卡車司機跑車的老爸老媽)和卡孩兒(不得已跟着卡車司機跑車的小兒女)。

四丫頭~重卡女司機是黑龍江的妹子,單親媽媽,帶着3歲的兒子生活。兒子交給阿姨管,自己長年在外跑內蒙拉煤。在一次收拾行李準備去內蒙時,三歲的兒子卻自己坐進了媽媽的行李箱,哭着不讓媽媽走。這一幕勾起6000多個卡友唏噓。

快手裡的卡友老鐵很多。所運輸的貨品從衣食住行日用品到工農業原料,再到大型器械、高精尖儀器等,涵蓋經濟發展的方方面面。運輸它們的,有跑單幫的小伙,也有單親媽媽檔,更有兄妹檔、姐妹檔、父女檔等。

寶哥的快手裡,記錄過一個同為老鐵的跑大車單身小伙,“出車一個月,累屁了”,一下車,小夥子扔下六七個大包小包,“這是一個月的衣服、床罩、被單,沒有媳婦,沒人給洗。”寶哥對着鏡頭替小伙徵婚。

說起卡車司機,上世紀90年代似乎是個分界線,之前一直是個令人羨慕的職業。卡車司機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報酬豐厚、家境富足。“方向盤一轉,給個縣長都不換。”這是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平凡的世界》中的一句話。

而90年代以後至今,老百姓買卡車的越來越多,加上關卡、行業“潛規則”、油價攀升、過路過橋費畸高等,長年在路上的卡車人利潤越來越稀薄。

據交通部公布的2016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6年末,我國擁有載貨汽車1351.77萬輛,是世界上卡車保有量最大的國家。中國貨運總量的76%是靠3000萬卡車司機的公路運輸完成的。

但這3000萬卡車司機,卻像是城市隱形人。

平時見不到孩子,三餐不繼,長年跑在公路上,城市限行和大貨車白天不讓進城等政策使大貨司機天然“離群索居”。

貨難找,車難開,久坐缺乏鍛煉,漫漫路途上的寂寞難以排解,約半數以上的司機患有頸椎病、胃病、焦慮症等慢性病。

但快手裡的卡友們,或直播交流心得,或記錄旅途見聞,既結交了朋友,交換了信息,又排解了孤獨和焦慮。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記錄和分享,讓他們以外的更多老鐵深入了解到這一行的細枝末節,了解到這一隱形群體沉默而巨大的社會價值。

“真不知道你們這麼可愛,高速路上遇到你們的大車都躲遠遠的。”一個北京老鐵在寶哥的作品下留言。

“一個高危行業被社會依賴,卻不被社會尊重!一段段血淚不被人歌頌,卻被人唾棄!你我生活離不開貨車與司機,且行且珍惜!為小家生計奔波四方,為國家發展貢獻青春。偉大卡友一定安全駕駛,雨雪注意安全。”一個老鐵在“四丫頭”的作品下留言。

而在快手裡,類似這樣重新看待大車司機,向卡車司機們表達敬意的評論有很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汽車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