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歪招兒抗稅

在清末,厘金還是地方官的香餑餑。因為,只有這項收入,部分上繳,地方留存大部,屬於地方的財源。政府為了一己之私,遍設厘卡坑商害商,商人當然有反抗的權利。 明代的商人抗稅,把稅吏扔進了火里,換來的必然是政府強力的鎮壓,領頭之人丟了性命,改用損招,雖然損點,但效果卻好。弱者的反抗,總有出人意料之處。

大概,由於山上下來的統治者,過於把儒教的道理當真了,清朝是個嚴格貫徹重農抑商政策的王朝。所以,這個王朝一直就沒有自己的商業政策,除了少數稅關之外,長時間不收商稅。國家財政,主要靠田賦和鹽稅。太平天國起義,鬧得遍地烽煙,朝廷實在沒錢平亂了,地方大員自己想轍兒,於是冒出來一個厘金,大家群起響應,朝廷當然也認賬。

厘金這東西,從形式上看,像是商稅,既施之於坐商,也行之於行商,值百抽一。但實際上,卻過於山寨,相當草率。厘金不像田賦和鹽稅,由國家統一制定稅則稅率,徵收機關也是確定的。徵收厘金的權力,在地方大員,有的時候,統兵官只要有需要,也可以自行設立厘卡。即便統一歸地方官管了之後,地方官設置厘卡,也沒有一定之規。由於有利可圖,在厘金徵收史上,厘卡是越設越多,密度逐漸增大。商人在一地繳費之後,到了第二個地方,依然要征,如果一路都依法納稅,那麼生意就不要做了。最後,只能逼得商人對厘卡行賄,能逃就逃。事實上,由於賄賂的普遍存在,國家包括地方大員的收入也逐年減少。但是,厘金一旦開徵,就始終停不下來。無論有多少病商,害商的呼籲,厘金一直維持,到了民國也還存在,直到1931年,才算廢止。到了這個時候,很多厘卡,只是自收自支,自己收了錢維持自己的存在,已經完全蛻變為國家機體上的病灶。

但是,在清末,厘金還是地方官的香餑餑。因為,只有這項收入,部分上繳,地方留存大部,屬於地方的財源。撲滅太平天國起義之後,地方督撫,想辦正事的,有洋務,不想辦正事的,也有好些花銷。雖然可以從中央要錢,也可以截留關稅,但總不如自己弄錢來的方便。不僅地方大員有意增設厘卡,就是前來候補的官員,也總出主意想多設厘卡。多一厘卡,這些個候補的官員,就多一個差事,而且還是挺肥的差事。四川河川縣的黃坡,是個四面環水的小島,商鋪不少,但由於地方還比較偏,所以,一直沒開設厘卡。但是,好日子終於結束了,一個廣東籍的候補知縣,不知通過什麼關係,鑽營到了在黃坡開設厘卡的差事。帶了一干人等,進駐小島,開始張羅,房屋都找好了,眼看要開衙辦事了。島上的商家,人人切齒。但開辦之人,依舊我行我素,大肆招搖。忽一日,候補知縣的廚子外出買菜,慌慌張張地空手回來了,說是市面上的店鋪都關了門。就在籌辦厘卡的幾個人正在納悶之際,突然之間人聲鼎沸,只見上百個骯髒的麻風病人蜂擁而入,厘卡的夥計一鬨而散,剩下候補知縣,被人按在竹榻之上,兩個人用力掰開這個狗官的嘴,一個骯髒到了極點的瘋婆子,張口咳出一口濃痰,吐在這個官兒的嘴裏,直噁心得這個官兒要死,他拼力掙開眾人,從窗戶跳了出去,翻過後牆,逃到河邊,眼看眾麻風病人已經追至。幸好河邊有條小船,這位候補官兒,還會幾句當地土話,許以重金,小船才將他載至對岸,上岸之後,他一路狂奔,直到一個縣衙,才停住腳。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人到島上來辦厘卡了。

不消說,這些麻風病人,都是島上的商鋪找來的。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抗稅運動,只是招數有點怪異。這一場抗稅運動發生,此後地方官再想在這個地方徵收厘金,就非得派軍隊來才行。但軍隊一來,這個小島上的商鋪也許就不復存在了。況且,派兵的理由也不充分,前來搗亂的,畢竟只是些麻風病人,對於這樣的傳染性極強的不治之症的病人,即使地方官,又能把他們怎麼樣呢?如果找商人的晦氣,那麼證據在哪兒呢?應該說,四川人真是聰明,居然想出了這樣的損招兒。

損招,其實都是政府逼出來的,政府為了一己之私,遍設厘卡坑商害商,商人當然有反抗的權利。明代的商人抗稅,把稅吏扔進了火里,換來的必然是政府強力的鎮壓,領頭之人丟了性命,改用損招,雖然損點,但效果卻好。弱者的反抗,總有出人意料之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