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反右60周年 回顧老海龜右派的智言睿語

反右運動,60周年了,想起當年諤諤之士里,那幾位著名的老海龜:如儲安平、羅隆基、章伯鈞等,既是老留學生,大知識分子,還是民主運動中頭面人物,打成右派,後來被鄧小平留下來不予改正,為他反右之必要性作牲羊式祭品,他們諤諤之諫,便永掩在喏喏之聲的糞土中。值得重翻騰出來一辨與再識。

首先請看這幾位老右派的簡歷:儲安平:倫敦大學政治系研究員、社會主義理論大師拉斯基門徒,復旦教授、學者,《觀察》政論雜誌創辦人,《光明日報》總編;羅隆基:清華留美預備生,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與倫敦大學政治博士,拉斯基弟子,民盟創始人之一,任民盟副主席,森工部長;章伯鈞:入柏林大學哲學系,翌年入共黨,參加革命軍北伐與南昌起義,民盟與農工民主黨創建人之一,任民盟副主席與農工黨主席,並任交通部長與《光明日報》社長。

他們被打成右派典型與樣版,拿各地各單位各種諫言,與他們言論對號入座,抓右派,下面就不管能否對號,均按上級分配的名額抓就是了。人民出版社社長曾彥修(嚴秀),1938年從成都與曾正昌(田家英)一起赴延安革命,他是反右5人領導小組成員,不忍劃別人,竟把自己寫入右派名單里。

1957年5月1日,中共中央發佈整風決定,號召開門整風,歡迎各界幫助共黨清除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及主觀主義。中共當時以一種廣納批評諫議的開明姿態,進行號召。但是,幾年前,老的鄉建派學者梁漱溟在政協會上,為農民說了兩句話,謂“工人在九天之上,農民在九地之下”,就觸怒毛澤東雷霆,梁被罵得狗血淋頭,還遭人身攻擊。梁說毛缺乏雅量,言猶在耳,忽然毛又有雅量來廣納批評諫言,人們頗多顧慮,多數含默。便有黨員上門再三躬請,並謙卑地催請知識界名人批評,《人民日報》且一再申明: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當時儲安平剛上任《光明日報》總編輯,忙着未理清頭緒,仍被三請四請,他推不掉了,被拉到會上,就說了建的這共和國,不應是黨天下。羅隆基建議:組織平反委員會,和小知識分子領導大知識分子的畸形。而章伯鈞建議:人大、政協、民主黨派等,應是政治設計院,意思是這才是參政,而不是政治花瓶。如此平實的真話、諍言,立即惱怒了權力者,瞬即笑臉變怒目金剛,整風,即轉為反右,各級的黨即掀起口誅筆伐圍攻右派運動。大字報,鋪天蓋地,討伐聲,山呼海應,從高層到基層,反擊建言右派的檄文、漫畫、歌曲、戲劇,已成後來文化革命的序言與綵排,歷史上鮮見萬馬齊喑的死相,便由反右運動形成。

當時,中共正完成社會主義改造,共黨已壟斷了黨、政、經、文等一切資源,包括每個人的飯碗,動員全國口誅筆伐的鎮壓知識分子的赤色恐怖的反右潮流,還不輕而易舉嗎?

何況前幾年不斷推行的斗人殺人運動,已整出地、富、反、壞四種賤民,再造出一種右派賤民,更駕輕就熟,不費吹灰之力了,中央整給各省巿右派數量,各省市再加碼批發下去,中國略有文化者,便有315萬人戴上右派及反社會主義帽子,受害者醒來,說這是陰謀,老毛還詭說他是陽謀哩。

如此不講信,孔子也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老子也說“人無信不立,業無信不興,國無信則衰”。中國的誠實喪失,是從恭請為黨整風,又稱是引蛇出洞,圍而殲之開始。中國的假話泛濫,是從申明言者無罪,隨即以言治罪,到文革,副統帥林彪也說:“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了。”中國的頌聖造神,是反右的思想專制,清除的障礙、鋪平的道路。

1957年反右,乃政治專制、經濟專制,再擴大到思想文化專制,老毛從1954年開始共和向專制的演變,到1957年完成。儲安平說的黨天下,此時正如願志滿,羅隆基發現無知者領導有知的矛盾,在此時突出。章伯鈞看見一人拍腦袋決策代替眾議設計的荒謬,在此成熟,而反右卻將這一切弊病與荒謬深化與固化了。於是,毛澤東心血來潮拍腦袋的浪漫狂想大躍進不用15年就超英趕美,毛妄想不必工業化,用木炭的幾百溫度便冶煉出年產千萬噸鋼鐵,以農奴式莊園的人民公社,妄想地里放畝產10萬斤糧衛星去超赫魯曉夫天上衛星。這所謂總路線的大躍進,大破產大失敗後,捂住餓死數千萬斗死數千萬的真象,以向印度出兵去緩解國內的緊張。對內以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來為自己經濟失敗掩護的同時,還將經濟失敗以專政和階級鬥爭不力來辯護。

老毛在1962年8屆10中全會發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和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的號召,將中國再推入他那與人斗其樂無窮實是其禍無窮的邪路,借已完成中國自治社會變黨治社會後,再變和諧社會成互害社會。直到今日,儘管被老鄧把斗人改向斗錢,仍未走出這互害社會的鬼打牆,宮廷仍在斗不向核心看齊與不絕對效忠的異已者,下面如攀枝花巿的斗,已是國土局長開槍殺市長與書記了。毛建的互斗互噬互害,那你死我活機制國家,回顧反思歷史,豈不由反右上承鎮反肅反,下啟四清文革,而邪化與惡化的嗎?

值此反右60周年,當年反右的以言治罪,已被共黨常態化並以法制隨意化了。繼承57建言的如劉曉波,打擊判刑入牢;新公民運動的志願者許志永,講依法治國和維權的律師,以及捍衛居住權的訪民,被當作敵對勢力鎮壓。這一切說明,儘管57鎮圧、45與64兩次天安門鎮壓,無論過去誣他們反社會主義,今天再誣這些以維權反抗者是反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他們那社會主義還真值得好好來分辨了。想起60年前共黨清除儲安平、羅隆基等反社會主義的右派,他們恰是研究過社會主義的早期海龜,他們的言論值得今天來回顧與反思,溫故而知新吧。

儲安平與羅隆基,皆留學英國,師承的恰是社會主義理論大師拉斯基,這拉斯基與羅素、林賽並列為英國三大思想家領袖。拉斯基門徒儲安平、羅隆基,不過講的是民主社會主義,不認為社會主義須與民主為敵,更不必以斯大林的絕對獨裁為師,直到今天,蘇式專制社會主義崩解了,而歐洲民主社會主義長存,且社會主義的福利制被資本主義汲取而完善了資本社會哩。

那麼,檢驗老毛、老鄧反了儲安平、羅隆基的民主社會主義,他們搞的專制社會主義,才叫真社會主義嗎?

請看1970年,老毛向再訪中國的美國記者斯諾說,他搞的是:馬克思加秦始皇。能給兩千年前的秦始皇穿件馬克思外衣,就叫社會主義嗎?能叫他大躍進全民鍊鋼,樹木砍光,煉些爐渣,餓殍遍鄉,有如羅馬帝國的奴工,叫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嗎?能說毛的一大二公人民公社,吃大鍋飯、大兵團下田,稱公社是通向共產主義橋樑,結果把萬千農民攆去見了閻王,也叫社會主義嗎?老毛懂社會主義么?他同洪秀全一樣,一個借西方的上帝哄百姓,一個借西方共產幽靈騙民眾,卻都是做的皇帝。可憐的是直到今日,還有迷信這已死40年超秦政的暴君是偉光正哩!

再看不給儲安平、羅隆基與章伯鈞改正右派的鄧小平,他封為改革總設計師,卻死不肯給建議成立政治設計院的章伯鈞改正。鄧設計的社會主義是什麼呢,他說不清,只用白貓黑貓論與摸石頭過河代替,這哪是社會主義?實用主義、機會主義而已!

若深入考查,撕開他們特色社會主義皮兒,現出的是資本主義與專制雜交生出的怪胎。再撕,出現的是百多年前同治光緒皇帝搞過的洋務運動。若再剝皮,又現出乃是低人權、低環保那賤價勞力仿18世紀的資本血汗工廠,早被現代工業淘汰的野蠻生產,貼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標誌,內騙國人,外可招搖,百年前袁世凱稱帝,有人寫詩挽嘆:“無限頭顱無限血,可憐換來假共和”。又60多年,再換來假共和不算,還換個假社會主義。而且把勞工血汗錢到世界撒幣揮霍充闊,用虛榮以穩心虛,可憐30年積蓄的民脂膏,化作領袖的臉上雪花膏,悲夫!

20年前,友人之女從澳洲蒙納什大學任教授探親歸來,請她談中國與外國比較?她的感受是:澳國更像社會主義,中國,更像資本主義。最近,另一友之女,也從華盛頓一大學教授職位歸來,驚異中國物價普遍高於美國,而中國的工資與福利卻普遍低於美國。再聯想餓死幾千萬人時期的中國,當年還在咆哮要去解放資本主義水深火熱地獄的民眾,滑稽得可笑更可悲呵!

現在,這些反對資本主義者已紛紛移民到這些過去視為地獄今天認作天堂的國家了。但並不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壞。奇特的是,他們還會說專制社會的中國的好,因為說了假社會主義的好,會被邀回國入人大、政協當代表,反之,不僅回國探親受阻,在國內的親友也會受到壓力。這60多年,中國以假共和、假社會主義到假人大、政協代表,再加假博士、假教授、假大師。於是,筆者終於明白:60年前把儲安平、羅隆基這種主張真社會主義的清除了,中共更方便搞假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招牌下,儘是權貴壟斷資產者們的群魔亂舞了,仍要拉出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做遮羞掩惡布而已。他們這權貴資本主義,乃是最壞的資本主義。因此,這種矛盾體顯現在社會的畸形,竟然假到:法官反對司法獨立,媒體反對新聞自由,官員反對財產公示,人民反對真正選票。而社會潛在的規則,仍是40多年前北島詩里寫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已可再添上:真話,是說真話者的墓志銘了。

當此反右60周年之際,當年儲安平反對政治壟斷的黨天下,文革還向家天下發展,羅隆基批評的外行領導內行,小資領導大資,不仍在加強黨的領導惡化嗎?當年,文化內行、經濟內行、政治內行掃滅盡了,懂社會主義的內行也打倒了,60年弄的假社會主義真權貴壟斷資本主義,不是可作證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