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叢林里的孩子

七歲小女孩,放學回家一身血,書包里裝着一大堆擦過血的衛生紙,秋褲變成血褲,回家後還在不停流血,鎮上的醫院不敢接收,只能去西安的醫院救治,請問孩子在學校發生了什麼?

小女孩是甘肅慶陽寧縣和盛鎮楊庄村人,就讀於楊庄小學一年級。目前因為在學校發生的不為人知的惡性事件,就診於西安兒童醫院。據接診醫生分析,病情介紹(……),即是這次治好了,也可能導致將來終生無法生育。

因為孩子家庭條件比較特殊,父親智力差,沒有媽媽,爺爺奶奶年邁,孩子在學校受盡同學欺辱,注意,是欺辱,欺負和侮辱。誰也想不到,一年級的孩子,會經常性圍毆一個性格安靜老實的小姑娘,脫了小姑娘的褲子,讓她受盡同學的嘲笑?

這次孩子住院的起因,因為孩子現在還在救治,只能斷斷續續了解到一些情況。

事件導火索據稱是因為學校某老師的一隻口紅丟了,上午這位老師找到小姑娘,懷疑是小姑娘拿的。下午把小姑娘的奶奶叫到學校,讓奶奶賠錢。因為老師沒有證據證明口紅確實是小姑娘偷的,沒有賠償。奶奶離開學校後,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孩子回家後血流不止,鮮血染紅了秋褲。孩子是被路上的一個大娘帶回家的,據她說看到孩子在流血,坐在那一隻在擦血。

那麼請問,孩子在學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發生在12月14號中午一點四十左右事應一支幾百塊錢的錢口紅的事發生的!老師,肖銀依,就說這個小女兒偷走了!下午四點多就把小女孩打成了這個樣子,長大以後都沒有生育可能了,對一個七歲的小女孩來說這個和要了她的命沒什麼區別啊,小女孩,叫趙端鳳,今年七歲了!甘肅省寧縣和盛楊莊子人,快一個月了,沒有一個部門或人給一個說法,學校的冷漠,老師的殘忍,

延伸閱讀:

叢林里的孩子:施暴者不愧疚,還可能被‌‌“包容‌‌”

海濤評論

一個14歲的少女,沒有身份證,在街上被人拐走,並被限制人身自由,成為人家的媳婦,6年里,生了三個孩子。

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故事。

根據澎湃新聞‌‌“語焉不詳‌‌”的報道,這個故事並非發生在偏遠的地方,而是發生在城市裡,坐標,河南省駐馬店市。

經過反覆閱讀,我把這個表述有些混亂的故事重新梳理一遍,如下——

女孩小茉出生在一個特殊的家庭。

這個家庭的特殊,一方面體現在她出生後父親不知所蹤,一方面體現在她失蹤前母親不知為何犯罪入監。這些細節,報道里沒有提及。

小茉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大約1998年,小茉出生了,她的父親沒了蹤影。小茉和哥哥由媽媽照顧,二女兒由老家的老人照顧。

2011年,小茉的媽媽李艾玲入獄。當年,13歲的小茉輟學,並經常出入網吧,在網吧里一待就是通宵。2012年4月底,小茉向哥哥要錢,二人發生爭吵,哥哥沒給錢,並打了她一巴掌。小茉生氣離家。

多日沒見到妹妹回家,哥哥既沒有報警,也沒有尋找,而是對監獄裏媽媽謊稱妹妹去南方打工了。

2016年7月,媽媽刑滿釋放,得知女兒已經失蹤4年,報警。她認為,由於女兒沒有身份證,不會走遠,還在駐馬店市。

不知道警方是沒有找,還是找了沒有找到。

李艾玲一個人在駐馬店市張貼傳單,獨自尋找女兒。

2018年1月,奇蹟出現。正在一個小區門口貼傳單的李艾玲發現了一個女孩兒,像自己的女兒。儘管6年沒有見到女兒了,但她還是認出了自己的孩子。她抱住女兒,傳單在寒風裡散落一地。

小茉的頭髮被剪得很短,衣服破舊不堪,腳穿拖鞋,形同乞丐,精神不太正常;她抗拒媽媽,並稱自己有孩子了。

李艾玲再次報警。警察敲開了‌‌“小茉家‌‌”的門。開門的是60歲的鄭某。

2012年4月底,鄭某在街上遇到與哥哥爭吵後奪門而出的小茉,把她帶到自己家裡,限制了她的自由。小茉想要離開,就會被毆打。失去自由的小茉成為鄭某兒子的媳婦。

李艾玲希望警察對鄭某一家刑事立案。

新聞報道里說,在警方的調解下,鄭某寫了一份保證書,保證不再侮辱謾罵毆打小茉,否則同意無條件離婚。考慮到小茉已經生了3個孩子,李艾玲接受了。

已經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小茉偶然告訴媽媽,鄭某曾經脫過她的衣服。

李艾玲去做了親子鑒定,發現小茉生的第一個孩子是鄭某與小茉所生,另外兩個孩子,龍鳳胎,是鄭某的兒子與小茉所生。

李艾玲再次報警。2018年11月21日,鄭某涉嫌強姦被刑事拘留。

李艾玲說,孩子回家了,‌‌“可是未來怎麼辦,我們一點主意也沒有‌‌”……

故事到此,像一部開放式結尾的電影。

故事梳理完了,接下來是評論部分。

2015年6月,針對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一個家庭4名留守兒童——1男3女,最大的哥哥13歲,最小的妹妹才5歲——集體喝農藥自殺的事情,我曾經寫了一篇評論,名叫《有些孩子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等待虐殺》。

那篇文章的標題,同樣適用於小茉。

小茉來到人間之後,父親失蹤;剛剛到了成長的關鍵期,母親入獄。

2012年4月底,失蹤前的小茉就像野獸橫行的叢林里的一隻完全不設防的小白兔,如果不遇到危險實屬幸運,如果遭到‌‌“虐殺‌‌”也在‌‌“情理之中‌‌”——叢林里,就是這樣的情理。

小茉墜入叢林,不僅因為她失去了父母的保護,還因為她失蹤之後根本無人關心。唯一的親人,她的哥哥不尋找、不報警。數年之後,媽媽倒是報警了,但還是要靠自己走街串巷。

小茉沒有身份證,彷彿意味着她本不該來到人間。

直到媽媽找到小茉,警方主持正義的方式,卻是調解。

按照新聞報道里的描述,鄭某的行為,涉嫌拐騙少女、非法拘禁、強姦,並且強制未成年人生育。這樣獸行居然被一張‌‌“保證書‌‌”給‌‌“和諧‌‌”了。如果幹這樣的事兒都不犯法,那大家都可以到大街上搶人了。

叢林的特徵不僅表現為弱肉強食,還表現為施暴一方被庇護。鄭某雖然沒有什麼勢力,卻被庇護了。

按照鄭某家屬的說法,如果當初他們不收留小茉,小茉可能早餓死了。這等於把犯罪說成助人為樂——關起門來,他們倒是可以用暴力做後盾對小茉灌輸這樣的道理。

行兇、施暴者沒有負罪感沒有愧疚感,也是叢林的特徵。

可是,即便在叢林里,也有虎毒不食子的‌‌“虎道‌‌”。人間,也應該有‌‌“人道‌‌”的。

我甚至可以理解鄭某的野蠻、警察的調解——他們面對的畢竟不是自己的血肉——但無法理解一個父親拋下孩子不知去向。這樣的父親,甚至還不如叢林里的野獸。

野獸的孩子還有一道防線,那就是它們的父母的照顧。人間的孩子至少應該有兩道防線,一道是父母的關愛,一道是社會機制的保護。

小茉一道防線也沒有,保護她自己的只能是她自己。可是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她,輟學、進網吧、出走、墜入叢林。

小茉算是從叢林被拯救出來了么?恐怕沒有,20歲的她,精神分裂。

她被迫生下的三個孩子,或許未來既沒有母愛也沒有父愛,不知道會不會進入同樣的叢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天山雄鷹ZH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