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印度農民在大選前表達不滿 莫迪能否連任面臨挑戰

每當印度農民陷入困境——比如門德索爾農民眼下的遭遇,印度政治家都積極承諾給予幫助。如今印度農民開始質疑,這些政治家帶來的幫助到底有多大。

去年,印度農民走進大大小小的城市,開展大規模示威和抗議活動,明確表達自己的不滿。今年,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他帶領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將在必須於5月前舉行的大選中面對選民,屆時這些農民將有機會就自己的困境投票。

50歲的農民Jameel Bhai Mansuri在印度中央邦附近的村莊里種植白粒小麥、亞麻籽和鷹嘴豆,他說:“我們要求賣上更好的價錢,但沒有人聽。”

在去年11月和12月舉行的三場邦議會選舉中,印度人民黨接連遭遇慘敗,這三個邦有大約四分之三人口生活在農村地區。經過這幾場選舉,印度農民的悲慘處境(包括有關農村地區自殺率的擔憂)在全國政治領域中成為熱議話題。隨着大選臨近,莫迪能否獲得民眾支持贏得第二個任期已經不好說,而在一年前,人們普遍認為這幾乎是確定無疑的事。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OECD)最近的研究凸顯了印度農民面臨的艱難現實。研究發現,在印度農民與快速發展的都市人口有關食品價格的拉鋸戰中,農民受到了刻意的忽視。

農民希望食品價格高一些,而城市居民希望食品價格低一些。研究結論認為,儘管政治人士做出各種承諾,但由於印度農業經濟受到的各種監管、限制、補貼和市場干預措施,2000年至2016年期間,印度農民的許多產品賣出的價格事實上往往低於這些產品的國際價格。

印度門德索爾當地零售市場上的農場工人。圖片來源:Bill Spindl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印度政府利用出口限制、進口刺激和消費者補貼來壓低價格,導致農民的收入少於他們本來會得到的收入。然後,針對農民的窘境,印度政府再去提供救濟、價格支持、補貼貸款和債務減免措施,很多其他國家也這麼做。不過研究顯示,印度與大多數此類國家不同的是,這些措施的規模一直趕不上消費者累計獲得的益處。研究發現,2014年至2016年間,兩者之間的差距平均為6.2%。

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委員會(Indian Council for Research o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lations)研究員Ashok Gulati表示,其中存在消費者偏見,農民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該委員會與OECD共同進行了上述研究。

本次研究覆蓋的時間範圍包括印度兩大政黨的執政時期,國大黨在2004年至2014年間執政,人民黨從2014年至今執政。

莫迪和人民黨承諾要構建印度的製造業基礎,而印度農民的痛苦反映了履行這一承諾的困難。在中國,數億農村窮困人口通過從事低技能的製造業崗位實現了中產階級生活。藉助這些崗位,農村人口得以脫離農業,還能資助留在農村的家庭成員。

印度經濟在過去20年一直穩步增長,特別是莫迪執政的最初幾年;莫迪的任期從2014年開始。但這樣的增長並沒有創造出同樣的就業速度。

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儘管農業對印度經濟的貢獻在過去30年里有所下降,即從1990年的27%降至目前的15%,但農業和相關就業仍佔印度就業總量的43%。在此期間,製造業佔總產出的比例從17%降至15%,並在印度提供了24%的就業崗位。

Gulati稱,與此同時印度整體經濟十多年以來一直以每年6%至8%的速度增長,而在莫迪政府領導下的農業增速則從前任政府的5.2%放緩至2.5%。

農民們一直在艱難應對這樣一種“富足悖論”:糧食豐收與出口限制、進口壁壘放鬆和分銷瓶頸同時出現,結果導致糧食過剩、價格暴跌。

這正是門德索爾當下的境況。數千名當地農民在商品價格多年下跌後發起了抗議活動。其中六人在與試圖遏制示威活動的當局發生衝突期間和之後死亡,進一步加劇了緊張局勢。

2018年11月,新德里,抗議人群向議會行進,要求提高農產品價格並要求政府免除農業貸款。圖片來源:Altaf Qadri/Associated Press

Ghanashyam Dhakad是遇害者之一,這位35歲的農民與全國各地農民所常見的諸多挫折作鬥爭。他從父親那裡繼承了家族的1.25公頃(3英畝)土地,用於種植小麥、小扁豆、洋蔥和大蒜。

2015年,他種植的很多農作物價格開始下滑,在莫迪政府實施一項廢止近九成盧比流通的爭議性政策後,價格下滑速度加快。該政策嚴重打擊了以現金為基礎的農業經濟。2016年,政府開始限制洋蔥和扁豆出口。2016年期間,政府將小麥進口關稅從25%下調至零,2017年又重新調至20%。

價格繼續下降。

Durgalal Dhakad的兒子加入了抗議活動。他說,他的兒子Dhakad在抗議活動中被拘捕,在拘押期間受傷,之後不治身亡。圖片來源:Bill Spindl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hakad的父親Durgalal Dhakad稱,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Dhakad開始借錢,向銀行、當地農場合作社和朋友借錢。Dhakad已婚,有兩個小孩,他的壓力不斷增大,直到最終加入了抗議活動。

他的父親稱,Dhakad感到擔憂,他根本沒有賺回成本。

在一場抗議活動中,有五名抗議者被當局擊斃。一天後,Dhakad在抗議活動中被拘捕,他在拘押期間受傷,之後不治身亡。

收入下降和債務增加的循環是印度農村地區不滿情緒的根源,被認為是數千起農民自殺事件背後的主要推手。農民自殺事件顯示出困擾印度農民的痼疾,被媒體廣泛報道。

2018年11月在新德里的一次抗議活動中,一名婦女手持已故親人的照片。圖片來源:Sanjeev Verma/Hindustan Times/

不過經濟學家稱,這兩個政黨都未尋求採取系統性行動來解決對農業經濟構成拖累的結構性問題:農村地區缺乏儲存和加工設施,有了那些設施,農戶便可以讓穀物保持不變質,直到過剩狀況消退;由補貼、支持性價格和種種限制構成的網絡扭曲了農產品的供需;中間人和中介機構過多,城市消費者購買農產品支付的價格只有一小部分能進入農戶的口袋。

反對黨常常承諾要命令邦銀行免除農戶的還款責任,而需對預算和銀行負責的執政黨則試圖以不那麼直接的方式回應農戶的抱怨,比如針對某些農產品設定最低支持價格。

莫迪採取了一種中間立場,把貸款免除批為常常無法實現且不能解決農業基本問題的空洞承諾,但也沒有阻止某些邦提供此類免除,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政黨所控制的邦。

他主張進行更深層次的變革,比如制定在農村地區建設農產品存儲和加工設施的計劃,並推出激勵農戶投資的舉措,以便讓印度農業更具國際競爭力。但很多此類變革要耗費更多資金,而印度選舉日期已經越來越近。

總部位於博帕爾的高級研究發展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的負責人Vivek Sharma說,每隔五年這類改革就會停下來一次,因為政治人物必須承諾點什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