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無產階級司令部的黑暗 毛澤東、劉少奇也維權

文化大革命以革命的崇高名義激活了最卑劣的人性,喚醒了人的心魔:愚昧效忠、個人崇拜,揭發告密、栽贓陷害,階級殺戮、文化破壞——這些反人類文明現象成為當時社會常態。運動的主流派——從共和國的領袖到共和國的順民扮演着不外乎霸王、流氓、瘋子、小丑這幾種角色,或者一人兼其中若干角色。

我展示幾片歷史切片,再現一個民族自殘的醜惡時刻。

一、毛澤東、劉少奇也維權

1964年底,劉少奇和毛澤東在“四清工作會議”上發生了意見分歧,毛澤東認為“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重點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劉少奇溫和地糾正了毛的說法:“有什麼矛盾解決什麼矛盾——一講到派,人就太多了,不是到處都有敵我矛盾。”

這次會前,鄧小平認為是中央書記處召集的一般彙報會,曾對毛說:“主席身體不好,可以不必參加。”同劉少奇發生爭執後,毛一手拿着黨章,一手拿着憲法,到會場興師問罪。“一個不叫我開會(指鄧小平),一個不叫我講話(指劉少奇)。為什麼剝奪黨章、憲法給我的權利?”

一向不受黨章憲法約束的毛澤東這次搬出黨章憲法,只是借題發揮訓斥劉、鄧輕視他的權力。毛的底氣在於有林彪的軍隊支持,而不是佔了黨章、憲法的什麼理。

果然毛澤東很快就凶相畢露,指着劉少奇說:“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

打倒國家主席,不管動小手指頭還是動大腳指頭,那可是在黨章、憲法都找不到依據的!毛澤東在桌子上摔憲法、摔黨章顯然憑的是一股子邪氣。

在周恩來的周旋下,劉少奇低聲下氣向毛澤東檢討了“對主席不夠尊重的問題。”這並沒有打消毛澤東除掉他的念頭。毛澤東認定劉是中國的赫魯曉夫,還憋着後話要說——那就是文化大革命。

到了1967年8月5日,輪到劉少奇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維權了。面對迫害他的中南海紅衛兵,劉少奇大聲抗議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你們怎樣對待我個人,這無關緊要,但我要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誰罷免了我的國家主席?要審判,也要通過人民代表大會。你們這樣做,是在侮辱我們的國家。”

然而紅衛兵並不買劉少奇的帳,繼續“侮辱我們的國家”,用毛主席語錄的小紅本子搧劉少奇的嘴巴子——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嘴巴搧的啪啪響,凸顯了毛語錄高於國家憲法的實質性意義。

劉少奇沒有理由不接受毛語錄耳光。1958年8月21日,毛澤東在北戴河協作區主任會議上說:“法律這個東西沒有也不行,但是我們有我們的一套。”劉少奇插話說:“到底是法治還是人治?實際還要靠人,法律只能做辦事的參考。”正是劉少奇自己與毛澤東一唱一和,確立人治大於法治的“我們這一套”,等到劉少奇自己被迫害時,才想起用已經被他親手撕爛的憲法做保護傘,那還能遮風雨嗎!

在一個獨裁者已經擁有超常的權力還假惺惺用“維權”索取更多權力的國度,在一個國家主席用憲法維護自己的嘴巴子不被搧打卻不得倖免的國度,普通百姓還能奢望得到什麼權力呢?

二、打倒劉達之夜

中國科技大學撮爾小校,廟小神靈小,始終不能揪出一個象陸平、彭佩雲、蔣南翔那樣震動全國的黑幫人物。在揪出知名黑幫人物直接關乎左派聲威的情況下,科技大學一群被捅了窩的革命馬蜂急得嗡嗡轉,四處尋找挨蜇的目標。1966年6月的一個傍晚,忽然響起了一陣激烈的口號:“打倒劉達!”隨後多人響應,匯成一浪高過一浪的口號聲。

“怎麼,劉達被揪出來了?”

“終於揪出來了!這個老右傾機會主義分子!”

人流洶湧擠滿大禮堂,批判劉達誓師大會即時召開。幾位先知先覺者似乎早有準備,即席慷慨激揚地發言。

忽然,揚聲器切斷了,隨後傳出一位女士的蒼涼顫抖的聲音:“同學們!我是王瑜,現在我宣布起義,和劉達劃清界限,揭發劉達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接着又是一位男士按窨啞沉痛的聲音:“同學們!我是錢志道,我也宣布起義……”

原來學校辦公室主任王瑜和副校長錢志道登上了大禮堂頂層的電影放映室,那裡也是校廣播站,二位領導公開表態棄暗投明了。

整個禮堂一下子寂靜下來,忽然一位同學打破沉默高呼:“歡迎起義!反戈一擊有功!”整個禮堂頓時呼應:“歡迎起義!”接着是長時間的雷鳴般的掌聲。

王瑜、錢志道好像是表演成功的演員,對着熱情的掌聲不得不出面謝幕。他們打開放映室的窗口,探出半拉身子,對着下面的群眾又是揮手,又是鼓掌,如同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檢閱革命群眾。上下熱烈互動1分鐘許。

忽然,又一個同學跳上舞台,大聲喝道:“同學們!我們不要被他們的假起義蒙蔽了!他們兩個都是執行劉達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的幹將,現在他們是明批暗保,想矇混過關!”

禮堂里的氣氛陡變,剛才還在鼓掌的手一下子凍僵了。人們似乎恍然大悟,口號聲又起:“不許矇混過關!假起義可恥!”全禮堂的人都揚着臉對着王瑜、錢志道揮舞拳頭,好像要隔空砸向他們的腦袋。

剛才還被革命群眾的諒解感動得一塌糊塗的主任和副校長,又一下子嚇傻了,兩人趕緊縮回身子,砰砰關上窗子,至於他們怎樣踉踉蹌蹌逃出放映室,我沒看到這個細節,就不做描述了。

批判會剛結束,近代物理系的總支書記孫文凱高喊:“4系的同學到201階梯教室集合!”孫文凱書記儀錶堂堂,一身毛料制服筆挺,指揮若定象一位站在駕駛台的船長,他被認為是劉達書記的紅人。現在他急如星火召開全系師生會,宣布批判劉達。

孫文凱在講台上剛開腔,突然從台下竄上幾位同學,一位舉起刷子嗤一下在他的制服前襟刷了漿糊,隨後在他身上貼上大字報。孫文凱被這突如其來變故震懾,他不能破壞毛澤東讚許的革命大字報,那是對抗文化革命運動。他只好象一根柱子一樣直挺挺地呆立着,角色一下子轉變為被批判對象。

“把譚伯廉也押上來!”

譚伯廉,曾參與設計中國第一台液氫汽泡室,後提拔為系副總支書記,被認為是孫文凱的親信。

瘦小的譚伯廉怯生生地走上講台,斜刺里衝上一位叫王昌燧的同學大喝一聲:“跪下!”

隨即飛起一腳踢到譚付總支的膝窩,他不由自主地身子一晃,矮了一截。這時全階梯教室的人高喊:“要文斗!不要武鬥!”矛頭轉而指向王昌燧同學。王昌燧看到眾怒不可犯,旋即隨風轉向,大聲表白:“同學們,同學們!請原諒我。我的無產階級感情太深厚了!”一句話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譚伯廉在“要文斗,不要武鬥!”的口號鼓舞下,身子又一晃,站了起來。不過腦袋始終耷拉着。

王昌燧同學確有一股子暴力傾向。後來因為涉及打死數學教師周進聰案而被判刑多年,出獄後錯過畢業分配,臨時在科技大學做個圖書管理員,十分低調。但是他沒有自暴自棄,潛心鑽研科技考古學,並且成為這一行有名的專家教授。

如果王昌燧同學看到我的文字,回憶當年所為情不自禁也生了一身雞皮疙瘩,那麼他就真的自我升華了。

關於打倒劉達的起因,始終是一件拆爛污的事。據說一位駐校工作組人員先說了打倒劉達,人們以為他一定奉了上層指示,也就一擁而上,把劉達糊裡糊塗打倒了。

三、“我們等到東方紅”

文化革命初期,人們瘋了似地“破除四舊”,想破腦袋要做一些比革命還革命的事。中學紅衛兵提出交通規則非破不可:革命化的交通規則應該靠“左”側向前行;紅色信號燈應該表示通過。因為“左”代表了“左派”,“紅色”是革命的顏色。怎麼可以讓人們行走靠“右”、見到革命的顏色紅色就畏縮不前了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學生不象中學生那樣幼稚,一些人考慮把自己的名字革命化。有一位同學去掉自己的姓氏,破除用單字或雙字取名的陳規陋習,宣布自己新名字叫“興無滅資”。更名聲明旁邊馬上貼了《與興無滅資同志商榷》的大字報表示接受這個新生事物——儘管在其他方面還有商榷之處。

另有一伙人在琢磨革命意義更大的事情:要改掉“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校名。這個校名冗長羅嗦,強調業務,不突出政治。左派們斟酌良久,新校名定為“東方紅大學”。他們不敢勞動毛主席他老人家親筆題字,就自己從毛澤東手跡里選了“東方紅大學”五個字,或放大或縮小,製作了校徽校旗。有兩個同學在樓下窗口滿懷豪情地推銷“東方紅大學”的信封。

很快傳來壞消息,清華大學也要把他們名字改為“東方紅大學”,而且理由更為充分:“清華大學”是利用美國退還的庚子賠款辦起來的學校,只要一看到“清華”這兩個字,革命群眾就想到了八國聯軍,想到了美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文化侵略——不改怎麼得了!

科技大學的革命群眾對於清華以大欺小、壟斷革命的做法表示了革命義憤。忽然有人提議:到國務院請願去,找周總理去!於是一伙人舉着“東方紅大學”的校旗雄赳赳出發,請願者擠了滿滿一車。

同學們氣焰萬丈地圍坐在國務院門口,從黃昏到深夜,一遍又一遍高唱“東方紅”歌曲,(好像這順理成章地成了新校歌)滿懷希望地等待周總理接見。總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再三說總理工作很忙,一直到明日凌晨,他都有工作安排。

突然請願隊伍里有人喊:“那我們就一直等到‘東方紅’!”

多麼具有革命智慧的回答呀!於是眾人齊聲抑揚頓挫地呼喊:

“我們——等到——‘東方紅’!”

“我們——等到——‘東方紅’!”

……

東方紅了,東方白了。最後連西方也透亮了。折騰了一夜,還是沒有得到周總理的接見。請願者只好很不情願地無功而返。幾個月後,大家就淡忘了這件事,好像海潮退過,不見水漬,連泡沫也風乾了,只留下沙灘一片白茫茫。

四、無產階級司令部的黑暗

先聲明,我這裡說無產階級司令部黑暗,並不意味着資產階級司令部就光明了。只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資產階級司令部的失去了權力,也失去作惡機會。相對於無產階級司令部,他們的“現行黑暗”勾當反而少一些。

毛澤東預料用中規中矩的黨內鬥爭手段除掉劉少奇並沒有勝算的把握,就出野招唆使無知的青年學生為他火中取栗。他培植了多年的個人崇拜,到了收穫的季節。

他的“炮打司令部”大字報明確發出了向劉少奇、鄧小平資產階級司令部開火命令。毋庸置疑,無產階級司令部是極其光明正大的,而資產階級司令部則“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實行白色恐怖——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

一股配合倒劉的流言蜚語在傳播,說劉少奇全是靠溜須拍馬爬上共和國主席高位的,所以私下有個綽號叫“溜溝子”。少奇同志本來是共產黨員道德修養的模範,毛澤東曾美言“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現在一下子變成靠舔毛澤東的屁股溝子得寵的卑劣小人。共產黨的榜樣人物,竟象紙糊的一樣,一捅一個大窟窿,破爛不堪。

這則流言蜚語固然對劉少奇殺傷力很大,但也傷及了毛澤東。合乎邏輯的推理是:一個讓溜須拍馬者步步高升的政黨不會是一個公正廉潔的政黨;一個被溜舔的舒服了就給屬下陞官,不舒服了就把屬下撤職治罪的統治者,一定是一個昏庸、暴虐的獨裁者。

然而,合乎邏輯的推理在那個時代是致命的。任何對毛澤東的偉大性、光輝性的微言,都會被冠於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惡毒攻擊偉大領袖的罪名。同樣,對於劉少奇叛徒、內奸、工賊的定性也是不可置疑的,

否則就是為劉少奇鳴冤叫屈,為劉賊翻案。憑以上思想言論罪,都可以判處死刑。毛澤東及其幫派冤殺了多少堅持正常思維的人!

毛澤東非常享受眾人山呼萬歲的氣氛。他把個人崇拜的邪惡力量當作政治武器使用。可悲的是劉少奇、周恩來帶頭滿足毛澤東的這一嗜好,而林彪對毛的吹捧達到了無恥和白熱化:

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發展的頂峰;

對於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

毛澤東思想為廣大群眾所掌握,就會變成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

誰反對他,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

……

毛澤東失敗的經濟政策造成了全國大饑荒,林彪卻顛倒黑白、為毛開脫罪責、諉過他人。林說:“事實證明,這些困難,恰恰是由於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

這裡林彪不只是“溜溝子”,進一步把毛澤東屁股上的屎都舔乾淨了。

看來無產階級司令部不是拒絕卑鄙、發揚正氣的地方。那裡有太多的黑暗和污濁。

無產階級司令部正副司令的夫人就是兩尊黑暗女神。江青藝名藍萍,30年代在上海有一串的風流韻事。公平而言,不管江青三易其夫還是四易其夫,與人同居還是一夜風流,都無關宏旨。但是江青追求零瑕疵的美,要把自己塑造成純潔聖女式的文化大革命旗手。她授意把趙丹等一批了解藍萍底細的文藝界人士拘禁起來。有恩於藍萍的女傭秦桂貞從上海押解到北京,被秘密關押在秦城監獄7年。

所有這些迫害行動,分別通過無產階級司令部副司令林彪夫人葉群和空軍司令吳法憲完成的。

文化大革命中揭露了許多共產黨官僚欺壓民眾、生活腐化、姦淫婦女等惡劣罪行。但是只要中央文革一宣布他們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是忠於毛主席、林副主席的,他們的罪行就被一風吹了。(如許世友、邱會作等)反而揭發過他們的群眾被殘酷迫害,甚至丟掉性命。可見文化大革命也不是反對官僚主義,整頓黨的作風的。

那麼文化大革命是為了純潔革命隊伍、挖掘革命叛徒的嗎?康生75年臨終揭發江青、張春橋是叛徒,毛澤東淡淡說了一聲“知道了”就再也沒有下文,周恩來也就知趣閉嘴。陳伯達也有自首和出賣同志情節,只是在913事件之後,基於批林批陳的需要才連帶抖落出來。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的組長、副組長皆是叛徒;毛澤東的高徒張春橋是叛徒,說文化大革命是為了抓叛徒,那不是毛澤東騎着驢找驢嗎?

顯而易見,毛澤東只是要借“叛徒”之罪名,把劉少奇的案辦成鐵案,“永遠開除出黨。”至於自己手下親信也有不少人合乎“叛徒”標準。毛澤東就裝聾作啞了。

劉少奇叛徒案徹底暴露了共產黨內部鬥爭一無真理、二無真相的黑社會性質。無產階級司令部不擇手段,顛倒黑白、栽贓陷害、製造冤獄,還鄭重其事地把冤死劉少奇譜寫成“第九次黨內路線鬥爭”的偉大勝利,莊嚴地載入八屆十二中全會決議文件。由此類推,人們有充分理由懷疑共產黨撰寫的中國現代史的真實性。人們痛恨謊言,要求恢復歷史真相。共產黨撒謊以延續一黨專政,人民求真以推動社會進步。哪一種力量光明,哪一種力量黑暗,不用揭示已昭然於天下了!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只剩下一個不能言傳的理由:他要掩蓋三年大饑荒餓死三千七百萬人的歷史罪責,要把有可能在他死後追究他責任的黨內同志——也就是赫魯曉夫式人物——全面清除。所謂“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的最高奧妙就在這裡。

後輩共產黨首領只要還認為他的權力繼承於毛澤東,他們就不會操刀解剖毛澤東,就不會真誠批判文化大革命。相反,他們還會本能地模仿毛氏做派。薄熙來從毛澤東操縱文革的手段中尋找靈感,他藐視法律,實行人治,用“唱紅打黑”的群眾運動治理重慶;習近平深得毛澤東“兩杆子”定江山的訣竅。他要求媒體姓黨,輿論一律,抓緊筆杆子;他要求軍隊、公安武警效忠,抓緊槍杆子——薄、習這兩個紅二代雖然一個在獄一個在朝,但是他們都生活在毛澤東的陰影里,或多或少地繼承了毛澤東的反人民性。他們都沒有批判文化大革命的道德、勇氣、和智慧。

徹底批判文化大革命,一定是在徹底批判毛澤東之後。雖然習近平等極力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它的發生又是必然的。

2016-6-13

原標題:歷史的醜惡時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