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這首經典的閨怨詩 為何能刻劃大唐的驕傲?

王昌齡《西宮春怨》詩意圖,選自月岡芳年《月百姿》。(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代古詩詞都不乏寫閨怨題材的,從《詩經》中的“君子於役,不知其期”到南北朝的“妾坐江之介,君戍小長安”,歷經千年,閨怨始終是古詩詞最經典的一個題材。及至詩歌最盛的唐代,閨怨詩更是不勝枚舉。

僅僅《唐詩三百首》中閨怨詩就有十多首,每一首都是千古傳唱的經典之作。如金昌緒的“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李白的“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劉方平的“寂寞空庭春欲晚”;溫庭筠的“十二樓中月自明”等等,既有名篇,也有名句。

一般閨怨詩多是以閨中少婦為主人公寫就,而所思男子則或遠遊在外、或被征役戍邊,因而閨怨詩的主題情感多集中在思人之情和對戰爭的譴責。《唐詩三百首》中的閨怨詩也大多如此。

《唐詩三百首》唯有一首閨怨詩例外,它在表達相思閨怨之情外,並沒有批判譴責戰爭之意,反而反映出了國家的強盛,以很小的題材寫出了一個時代的特徵。這首詩就是七絕聖手王昌齡所作的《閨怨》: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一般閨怨詩正篇都會以景物或細節神態的描寫襯托思婦之愁,而這首《閨怨》則大不相同,開篇便道:“閨中少婦不知愁”!不僅不愁,還“春日凝妝上翠樓”,尚有心情擰妝打扮,可見少婦很是樂觀,心情頗佳,上翠樓也似乎是為觀賞春景,而非一般閨怨詩中的眺遠望夫!,如此“閨怨”,令人匪夷所思!

而第三句終於進入“閨怨”正題,驀地一轉“忽見陌頭楊柳色”,一個“忽”可見變化之快,看似突兀,但不經意的看到這“楊柳色”勾起了少婦的聯想,於是心情直轉而下“悔教夫婿覓封侯”!結尾又表達出極大的信息量,所思之夫婿何以不在家,只因當初少婦勸夫婿從軍建功立業“覓封侯”。

同時結尾一句也說明了為何開篇少婦“不知愁”,本來凝撞上樓,賞春觀景,卻惹來一番愁怨相思,心理變化仿若一剎那之間,而這其中卻又似乎留下了無限空間令人遐想。如此表閨怨,可謂生動形象,極盡曲折含蓄之妙!

一句“悔教夫婿覓封侯”使得這首詩大不同於其他閨怨詩,一般閨怨多寫從軍傷離,讓人感受到當時戍邊之苦、戰爭之酷。而王昌齡的這首詩卻反映出唐朝國力之強盛,似乎從軍遠征,必能大勝“封侯”,以至於民間都有從軍之風。以小見大,寫出了一個令人驕傲的時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Toments 找話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