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潘婷:無所不在的中國式抄襲

中國人情智商基因一直很高,歷史文化久遠香濃,所以真心希望別在我們這個時代平末了,哪怕出不來驚世文豪與偉大藝術,也但願在未來不會被後人戳着脊梁骨指指點點。希望我們這一代文化傳播者還能有點血性的文化尊嚴,不求超越別人,但求超越自己,有一定的藝術良知。

影視創作最初的雛形其實只有原創一種,後因傳播與利益的需要,又分出IP改編和舶來翻拍兩種,如今在中國卻堂堂正正分成了三種,中國式抄襲已登上大堂,又可笑地分為低配版、要臉版和高仿版三大‌‌“門派‌‌”。

低配版只注重蠅頭小利,哪兒好抄哪兒,哪個數據好哪個抓眼球就抄誰,培植成本低,違法成本也低,你抄我抄大家抄,四個字:賺錢就好。

第二種就稍稍爭氣一點了,終於肯花點時間和成本做一些工藝處理了,讓它看着沒那麼山寨,沒那麼無恥,沒那麼容易被揭穿。而這一類群體其實是最多的,對號入座一下的話其實誰都在抄,小到你我他的朋友圈微博貼吧,大到各行各業的廣告LOGO和文案,有多少創意真正出自自己?又有多少文字最早的出處已消失,這種現象已然成為中國的‌‌“獨特文化‌‌”了,所有人抄得心安理得,水龍頭都壞了,索性稍作加工的已算節操人士。

第三種則是高仿版,也是最高級的一種抄法了,專挑一些無比小眾鮮為人知的作品進行加工,讓它看着極具文學性,看着高深莫測。這類人往往抄了也不認為自己在抄,這類人一般都有點小聰明。但其實這樣的高級抄襲是最最最可恥的,因為可怕的永遠不是產出愚民,而是產出蠱惑愚民的高級文化騙子。

很遺憾,以上的價值觀在中國一直停留在成本與利益之間,而非價值與人類作用以上。很遺憾,雖然國家的知識產權保護一直在推進,但今天的影視圈,抄襲的土壤依然肥沃,中國式抄襲已然病入膏肓。病入膏肓到不引以為恥,反而會買熱搜去炒。病入膏肓到一頓酒就可以出一個東拼西湊的‌‌“爆款‌‌”還覺得自己很牛逼。病入膏肓到還能一邊抄一邊在論壇上探討匠心。病入膏肓到讓大部分觀眾邊罵邊看還可以下飯。病入膏肓到批判者變成狹隘、不懂事、不會做人。中國文化真的在我們這一代人手裡病了嗎?是的,而且我們還病得享受、麻木、自欺欺人。所以關於中國式抄襲,我骨子裡是極其自卑的,自卑到以至於如此‌‌“憂國憂民‌‌”、‌‌“多管閑事‌‌”。

再說一下翻拍和改編,這些年或許我們唯一的進步就是知道買一下版權了,其實也不是知道要臉了,而是懶,又怕糾紛又怕寫不出來。但在我所有的認知邏輯里,從來把改編和翻拍歸類為純粹的利益行為,不是藝術行為,哪怕改編翻拍再經典的作品,敬畏心一定弱於利益驅動,任何的改編和翻拍都只是一樁生意。也因此少有改編或翻拍作品超越原版的,初心的變質、創作熱情的層層減弱,何來顛覆又何談超越?但改編和翻拍模式依然是影視行業急需的兩類產品(不是作品),因為原創匠人實在太少也太不易,但我依然想堅持自己的同時大聲呼籲一下整個同行,哪怕原創作品瑕疵再多,再早產不適,再得不到資本的首先青睞,也請這一小波人堅持下去,倔強地打造屬於中國的原創和藝術方向任重道遠,但不應該拋棄,不應該放棄。

萬物進化需要新的開天闢地,任何領域需要創新建立更好的文明,所有工藝的發展需要開派與再造。中國人情智商基因一直很高,歷史文化久遠香濃,所以真心希望別在我們這個時代平末了,哪怕出不來驚世文豪與偉大藝術,也但願在未來不會被後人戳着脊梁骨指指點點。希望我們這一代文化傳播者還能有點血性的文化尊嚴,不求超越別人,但求超越自己,有一定的藝術良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