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兩大家族後人對比再證無神論危害

當人們在「有神」與「無神」之間猶疑、徘徊時,或許一項由美國學者A.E.Winship於1900年所做的調查研究能夠從一個側面為我們開啟一扇解惑、釋疑的大門。 這是一項有關信神與不信神的研究,已被A.E.Winship寫成《Jukes-Edwards》一書,為我們展現了兩個有、無信仰的家族在歷經200年滄桑之後,其子孫後代所呈現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存面貌。

當人們在“有神”與“無神”之間猶疑、徘徊時,或許一項由美國學者A.E.Winship於1900年所做的調查研究能夠從一個側面為我們開啟一扇解惑、釋疑的大門。

這是一項有關信神與不信神的研究,已被A.E.Winship寫成《Jukes-Edwards》一書,為我們展現了兩個有、無信仰的家族在歷經200年滄桑之後,其子孫後代所呈現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存面貌。

首先是有信仰的愛德華茲家族。由於這個家族信仰基督教,因此200年後的統計結果則顯示出,在1,394名家族成員中,100位是大學教授,14位是大學校長,60位是作家。當了律師、法官、醫生的人數分別是70、30和60。此外,家族的後代中也有專職投身宗教的人,包括300位牧師和神學家。從政者的人數不多,除了3位議員之外,還有一位副總統。

另一個家族是馬克‧尤克斯家族。被稱為“無神論”宗師的馬克‧尤克斯不信神、無信仰,且“無神論”這一思想也一直在教化、影響着後人,因而家族中罪犯頻出,犯罪形式可謂是五花八門。在903的人口數中,三分之一成了流氓(310人),排在第二位的是妓女(190人),深陷13年以上牢獄之災的有130人,此外還有100個酒徒,60名小偷,7位殺人犯。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好不容易產生了20名能夠正當生活、擁有一定財富的商人,其中也有10位是在監獄裏學會經商的。也就是說,這10位商人或者有過犯罪經歷,或者本身所做的買賣就不是光明磊落的生意。

僅因為信神或不信神,兩個家族孕育而出的後人居然會在人生歷程中呈現出如此天壤之別,或許這樣的結果會讓讀者在一時之間感到無比驚異、甚至難以置信。人們的驚異只在於從未想過看似虛無飄渺的信仰果真會在未來的時日中產生如此歷歷在目的、不可忽視的結果;而人們的難以置信也在於對科學無法證實其存在的神的信仰,居然會產生如此巨大的能量以及深遠的影響。

事實上,若從這兩個家族後人所從事的職業、所觸及的行為來反觀,我們亦可發現,那些被社會賦予了較高聲望、需要承擔極大使命與職責的工作崗位,比如律師、醫生、教授,必定是接受了自由、平等、博愛的宗教精神以及普世價值的洗禮,感知到神所賦予的責任與慈悲該如何在人間踐行的真理之後的那些人所能勝任的。顯然,這些被放置在陽光下的光輝職業所需要的是內心充滿陽光、靈魂無比聖潔的人。

同時,與此相反的是那些毫無信仰的人,他們不懂敬天畏地的道理,他們不相信冥冥之中本就存在着一種高於人的巨大力量與法則在時刻制約着人的思想和言行,不相信神、而非人自己,才是人的世界的主宰。於是,那些以己為尊、無法無天的人根本不會忌憚違背了天理、良知,違反了道義、律法之後將會導致的後果。在無所畏懼的心態下,他們自然是什麼罪惡勾當都能幹出來的。

那些在“無神論”教育下的馬克‧尤克斯家族成員如是,如今對“無神論”的信奉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中共政治集團則更加如是。他們對“無神論”之說的膜拜不僅只是表現在嘴上說說、腦子想想而已,更厲害的是他們會千方百計、竭盡所能的去干涉、騷擾、壓制,甚至用酷刑迫害、殺戮無數有信仰的人。文革中毀寺廟、砸佛像、燒經書以及在極端變態的心理下迫使僧尼還俗、背棄信仰的種種行徑,都是他們在對“無神論”表決心;多年之後,他們再次使出渾身解數,詆毀、栽贓廣傳於世間的法輪佛法,大肆抓捕關押、並以酷刑折磨、以活摘器官的方式血腥屠殺法輪功學員,其慘無人道、魔性大發的兇殘做派,便是他們在彰顯要將“無神論”進行到底的瘋狂意志以及誓死與神決裂的邪惡用心。

在這種毫無信仰、無法無天,敢與天斗、與地斗的陣仗之下,中共體制內可謂是劣跡斑斑、一片污穢。貪污腐敗自是不必說,這是所謂的錢權交易;荒淫無道更是名副其實,這是所謂的權色交易。中共官員對百姓巧取豪奪之時,雖不是盜賊、卻勝似盜賊,中共官員製造冤案、濫殺無辜之時,雖無人審判、卻早就與殺人犯無異。

而更為可悲的是,除了中共體制自身的官員之外,那些在記憶深處或許尚留存着一絲對神的敬畏與信仰、卻在歷經幾十年“無神論”的洗腦之後逐漸忘卻根本、迷失自我的中國人,也難以倖免的成為了深受“無神論”毒害與摧殘的無辜受害者。他們便如不信神的馬克‧尤克斯家族成員一樣,充當著“無神論”惡毒思想的犧牲品、上演了一幕幕背棄神佛、必遭惡報的真實場景。從如今中國社會亂象頻生、道德淪喪的險惡環境中,從人與人之間司空見慣的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犯罪率持續高漲的危機狀態中,我們就能顯而易見,由於不信神佛、毫無信仰所引起的種種良心與善念盡失、為了個人利益、不惜戕害他人的惡行,已讓中國人自己深陷人間地獄、飽嘗著萬般惡果。

當我們看到有、無信仰的家族所呈現出的截然不同的後代成長曆程,當我們看到自己與子孫後代因遭受“無神論”毒害而要面對無法躲避的厄境,或許就會想起老人們常常在嘴邊念叨的一些話:祖上不積德,必有現世報。子孫作惡、家門不幸,就是現世報。如果這些話還能夠引起一些反思,我們便更應牢記,祖上積德或者失德,必是從有、無信仰開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