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看了房價 他們考慮離開溫哥華

Iain Reeve與妻子Cassandra Sclauzero在溫哥華從一個出租屋搬到另一個出租屋。他們終於收購了,他們離開了這裡,前往渥太華,並立刻在那裡買下了兩棟房子,一個自己住,一個留給父母住。

兩人現年30歲,他們想要在溫哥華生活,他們是專業人士,但他們無法負擔起城市內的高房價。

Reeve稱:“我們想要有自己的家,想要有安定的生活,想要有平和的心態與靈活度。而租房卻並不穩定,我們的職業生涯都很順利,有了很好的工作,我們也喜歡這裡。”

但是在三年內,他們反覆被房東趕走。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因為人們在炒房,這裡有反覆的買賣。

對於Reeve來說,他在溫哥華長大,並在這裡上了大學。“我的父母也住溫哥華,他們也沒有自己的住房。他們是工薪階層,也沒有那麼多錢可以用於退休。我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我們卻始終無法買到房子。”

Reeve表示,自己認識一部分人,在看到房價後在考慮離開溫哥華。“生活已經很艱難了,而住房不穩定讓生活更加艱難。”

根據統計數據顯示,由於房價的問題,溫哥華與BC省正在損失大量的有技能勞工。這些人正在向全國其他的地方流動。

CMHC發言人Leonard Catling表示,其中主要的原因是21到25歲的人們來到溫哥華,主要是為了上大學,當他們再老一些的時候,他們就會搬走。

得益於國外移民的遷入,在去年12月,BC省人口終於超過了500萬。

然而,在人口連續增長21個季度後,BC省在2018年第三季度開始,有1200人前往了其他省份定居。

來自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Andy Yan表示,溫哥華能夠在人們職業生涯初期吸引人們,但是很難讓他們留下。即使他們的工資很高,他們也無法負擔得起這裡的多數住房,只能夠住在Condo當中。而這些人將會有選擇的機會,其他省份的工資與住房價格的比率明顯優於這裡。

BC省財長Carole James表示,毫無疑問,溫哥華正在面臨人才外流的困境。“這的確是一一場危機。這不僅僅是在溫哥華,在BC省也面臨這樣的問題。”

在去年的預算演講當中,James就提到了年輕的專業人士正在逃離的問題。35到45歲的人們通常處於事業的頂峰期,他們會開始考慮自己第一個或者第二個孩子,但是他們還需要考慮到住房能否滿足他們的需求。

“如果37歲還需要和室友住在一起,那種感覺就不是很好了。”

根據大溫哥華地區地產協會的數據,目前獨立屋的均價大約在100萬左右,公寓的均價為66萬,半獨立屋的均價約為81萬。

而在逐漸提高的貸款利率,以及新的貸款壓力測試下,買房變得愈發困難。雖然房價正在處於下降趨勢,但是在大溫哥華地區,生活依舊十分讓人難以負擔。

在人潮當中,也有返回溫哥華的人們,Kevin Olenick認為,在溫哥華有其他地方沒有的機會。當然,他承認在這裡的生活具有挑戰性。“如果你有家庭,你不會願意住在這裡,在這裡很難購買住房。”Olenick目前正在租房,他認為,意圖組建家庭的人,離開這裡十分正常。

BC省住房部發言人Melanie Kilpatrick稱,政府將會繼續推出政策冷卻樓市。並且限制房租漲幅最高不得超過2.5%。但是統計數據表明,溫哥華地區的房價依舊是加拿大最高的,而家庭收入中位數確實最低。在全國範圍內,溫哥華依舊是最不能負擔的城市。

而這一困局最大的問題是,隨着人才的外流,溫哥華的產業將愈發不具備競爭力,這會導致人們的收入無法提高。在人們逃離的大背景下,應該如何繼續發展經濟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加國無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