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指標的陰影

指標,大概是中華文明幾千年來始終貫徹的一個思路。無論是奴隸制、封建制、再回到奴隸制,指標卻一直不變,位高權重者總是把下達各種指標當做一個權威的體現。

中國曆來是一個農業國家,既然是農業國家,國家收入的最直接渠道就是交租,朝廷先下達指標,每年上交多少多少稅,然後是州,自然在其中多徵收一部分作為辦公費用、招待費用、娛樂費用等等等等,到了縣,自然又是多徵收出一部分,到了鄉,也不例外。於是層層攤派,指標層層加碼。

以下內容摘自吳思先生所著《潛規則》一書:據四川《眉山縣誌》記載,清光緒初年,眉山縣戶房(財政局)每次收稅,都直截了當地在砝碼外另加一銅塊,叫做戥頭。鄉民每年都被侵蝕多收,心裏痛苦,卻沒有辦法。

關於此事的另外一種記載是:眉山縣戶科(財政局)積弊甚重,老百姓交納皇糧正稅之外,每戶還要派一錢八分銀子,這叫戥頭。官員和胥吏把這筆錢據為己有,上下相蒙二十年不改。

一錢八分銀子並非要命的大數字,按照對大米的購買力摺合成人民幣,相當於80多塊錢。按照現在的貴金屬行情計算,還不到20塊錢。我們折中一下,姑且算它50塊錢。數字雖小,架不住人口多,時間長。眉山縣地處四川盆地,天府之國,一個縣總有三五萬戶,如此收上二十年,這就是三五千萬人民幣的巨額數目了。

眉山縣有個庠生,也就是州縣學校的讀書人,名叫李燧。《眉山縣誌》上說他“急公尚任俠”,是個很仗義的人。這50塊錢的亂收費不知怎麼就把李燧惹火了,他義憤填膺,“破產走五千里”,到上級機關去告狀。既然鬧到了上訪的地步,我們就可以很有理由地推測,他在眉山縣一定也鬧過,但是沒有成果,縣領導一定不肯管。縣領導要掐斷部下三五千萬人民幣的財源,說不定其中還包括領導本人的若干萬,想必是很難下手的。這是一個很要命的重大決策。

李燧的上訪並不順利,他把更高一級的領導惹怒了,被誣陷為斂錢,革除了他的生員資格。生員資格也是很值錢的,清人吳敬梓寫的《儒林外史》第三回說,窮得丁當響的私塾先生周進,在眾商人的幫助下花錢納了個監生,可以像生員一樣到省城的貢院里參加鄉試,花費了二百兩銀子。折中算來,這筆銀子價值四五萬人民幣。如此估價生員身份並沒有選擇高標準。《儒林外史》第十九回還說,買一個秀才的名頭(即生員身份)要花一千兩銀子。請槍手代考作弊,也要花費五百兩。我的計算已經打過四折了。

李燧為什麼這麼倒霉,其中內幕只能推測。他要斷人家的大財源,不可能不遭到反擊。官吏們熟悉法律條文,又有權解釋這些條文,再加上千絲萬縷的關係,彼此同情,反擊一定是既合法又有力的。遙想當年,李燧上訪難免得到一些老百姓的支持,大家湊了一些錢。這既是非法集資,又是聚眾鬧事,還可以算擾亂社會秩序,甚至有危害國家安全的嫌疑。結果,李燧丟掉生員資格後,因斂錢的罪名被投入監獄。在他漫長的坐牢生涯中,幾次差點被殺掉。

李燧入獄後,當地老百姓更加痛苦無告,也沒人敢再告了。眉山的官吏們嚴防死守,殺雞嚇猴,保住了財源。

十二年後,省里新來了一個主管司法和監察的副省長,他聽說了這個情況,很同情李燧,可憐他為了公眾的利益受此冤枉,放他回了家,還贈給他一首詩。——破了產,丟了生員的資格,走了五千里,關了十二年,得了一首詩。這就是李先生本人的得失對比。至於那個戥頭,據說在光緒十二年(1886年)那一年,眉山縣令毛隆恩覺得不好,主動給革除了。從時間上看,這與釋放李燧大約同時,不過功勞卻記在了新領導的賬上。我寧願相信是李燧發揮了作用,不然這牢也坐得太窩囊了。

由上文可以看出,國家行政機關對於指標的落實那是一絲不苟,可以任意動用國家武力來維護指標的落實,這是古代,那麼現代呢?

1999年8月,江西豐城一位周姓農民,自費收集整理了當時中央和江西省委的關於減輕農民負擔的文件並廣為散發,鼓動農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繳,被鄉政府帶走送到“學習班”,兩天後非正常死亡。家屬50多人到鄉政府“鬧事”,被鄉政府以蠻橫的態度驅散。鄉政府惡劣的行徑激怒了淳樸的農民,總共四個鄉鎮數萬農民開始自發的帶着農具沖向該鄉,包圍並搗毀了鄉政府。鄉長和一名鄉幹部被從二樓扔下,憤怒的農民當場在鄉政府刨了一個大坑將此二人活埋。鄉派出所長和一名警察被當場打死,派出所長的屍體被吊在樹上示眾。鄉黨委書記乘鄉中學一教師的摩托僥倖逃脫跑到縣城。

31日,國務院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鄉鎮一級的兩個正職全部參加,這是非常罕見的。會上通報了多起因農民負擔死人而引發的重大群體事件。時任的總理和分管農業的副總理作重要講話。會議強調了全國立即停止以強制手段徵收上繳。

2000年,江西省試點取消農業稅。2003年,全國取消農業稅。

經過90年代的人如果在農村呆過,是非常清楚那時候農民生活是怎樣的悲苦、負擔是怎樣的不合理,而上級的死命令又是如何把農村基層幹部變成心狠手辣的暴徒!當時農村基層幹部為了完成任務,扒房牽牛、搬谷拉豬是無所不為。有一個在基層農村幹部中廣為流傳的順口溜是“上吊不解繩,喝葯不接瓶,投河不拉人。要是敢打人,就抓你的人。”在豐城事件以前,農民的反抗多數是孤立的個別的。老實的農民選擇自殺的居多,也有個別衝動的會選擇殺人,但是從來沒有像豐城事件那樣大規模的暴力行動。

從這兩件事可以看出,幾千年來,農民其實是生活在最底層,充當著冤大頭的角色。說冤,是因為不但承擔這繁重的納稅、徭役以外,還要多付出更多的勞動去應付額外的剝削,並且毫無反抗的能力,因為反抗的代價實在太大。跑幾千里告狀,說不定連家門口都出不了就被維穩辦的穩住了,輕則挨打丟工作進監獄,重則糊裡糊塗喪命。

這是大的指標,小的指標呢?我們身邊隨處可見。

某地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滅鼠運動,如何來驗證運動的結果?那就是下達一個指標:每人上交3條老鼠尾巴,來證明自己投入到這場滅鼠的人民戰爭中。一時間老鼠尾巴成了緊俏商品,家裡沒有老鼠的也得養上幾隻老鼠,割下尾巴來完成任務。滅鼠反而成了養鼠,我想這是當初下指標的人萬萬沒想到的吧。

領導的眼神總是盯在那一長串數字上,上繳了多少老鼠尾巴,下達了多少指標,證明自己滅掉了多少老鼠,卻忘記了一個根本:你上繳的老鼠尾巴越多,說明你這裡的老鼠越多。同樣的道理,宣揚自己打掉了多少貪官,洋洋得意把這一不斷擴大的數字當做不斷增長的成績來炫耀,卻忘記了產生貪官的這個官場才是問題的根本。

銀行職工要求每人拉多少存款才算完成任務拿到自己本應拿到的酬勞,甚至於才能保住職位,以至於挪用、拆借等問題層出不窮。

環保局數據造假,只為了完成環保治理的指標保住頭上的烏紗。

派出所要求上交多少多少罰款證明掃黃打非取得了巨大成績,以至於釣魚執法,出現了無數的雷洋。

衛生局要求精神病患者進行量化,每個轄區上報精神病患者人數不低於轄區人口千分之二,可笑不?我覺着是可悲。

三年趕英五年超美,可算是高大上的指標,只不過這個指標不但沒有實現,反而餓死幾千萬,直到現在諱莫如深。

我們就這樣一直活在指標的陰影下,因為這個指標從未把人民當做人,在指標的眼中,人民只不過是一串數字,冰冷毫無意義。

我說的這個比喻是真實存在的。再來看看鎮反時期,1950年3月間,天津市委提出了一個補充計劃,準備在已經處決掉150人的基礎上,再處決一批人。最高領袖對此高度讚賞,馬上轉發各地,並指出:“人民說,殺反革命比下一場透雨還痛快。”

1950年1月17日,最高領袖讀到中南局轉來的湘西27軍的“鎮反”報告,發現湘西21個縣僅軍隊就處決了匪首、惡霸、特務4600餘人,並且還準備在當年由地方再處決一批。反觀人口密度較大,特務活動猖獗的華東地區總共才不過處決了2911人。領袖認為:華東地區多數都是用比較和平的方法分配土地的,匪首惡霸特務殺得太少。在平衡了各地方上報的處決人犯計劃之後,領袖計算出了一個各地應處決人犯的比例數來。2月間,根據領袖的建議,中共中央專門召開會議討論了處決人犯的比例問題,“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

據此,領袖明確指示上海和南京方面的負責人說:“上海是一個600萬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2萬餘人僅殺200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3000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應殺掉1500人左右。南京是國民黨的首都,應殺的反動分子似不止200多人,應在南京多殺。”

此類資料太多,太血腥,太反人類。明明是自己高度讚賞,卻冠以“人民”的口吻,去濫殺人民。因為在所謂最高領袖眼裡,人民就是一串數字,自己任意塗改。

這麼看來指標一無是處?也不盡然,前幾年,中國某電力建設公司中標某發達國家發電機組建設,標書規定3年完成。當時電力公司啞然失笑,三年?在國內10個月就能完工,何況三年?於是信心滿滿的開始建設。可是,現實和理想總是有差距的,開工建設後沒幾天,就被勒令停工,萬惡的資本家針對存在的問題下達了整改指標:1、工人宿舍必須是雙人間或單人間;2、每個房間內必須用環保材料裝修;3、每個房間必須有獨立衛生間;4、8小時工作制,周六周末休息,嚴禁加班,每年必須享受帶薪休假;5、如有特殊情況需要加班,報請當地工會,並足額發放報酬。

這時候中國公司傻眼了,因為他們從來沒這麼建設過工程。沒辦法,按照資本家要求來做,單單是工人宿舍,一年才通過驗收。而這一切在國內是不可想像的。領導一聲令下:10個月必須竣工,於是工人沒白沒黑的趕工期,既然求速度,質量就可想而知了,機組建設後,通過了168小時驗收,立刻停機大修,因為到處跑冒滴漏。

從資本家的指標來看,凡是以人性為出發點的指標,可以稱為好的指標,反之則是惡的指標。

更有意思的是,在一個天天喊着“為人民服務”的國度,卻從來沒有為人的指標。因為下指標的人不需要考慮人民,只考慮領導即可,為了迎合領導的口味,可以不擇手段。就算得罪了廣大人民又能怎樣?人民沒有選票,就沒有監督的權力,領導沒有了顧忌,當然可以為所欲為。

如果沒有了指標,世界將會怎樣?我不知道,因為我一直生活在指標的社會,但是我非常想試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