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河南三門峽兄弟倆一家人的遭遇

中共酷刑演示圖:毒打。(明慧網)

河南三門峽法輪功學員陳少民、陳孝民兄弟倆,多次被非法勞教、誣判,遭受酷刑折磨。陳氏兄弟一家人相繼遭到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兄弟倆於2016年6月初被綁架,2017年7月,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遭受迫害。他們在河南新密監獄的遭遇,因中共信息封鎖,無法知曉。

陳少民曾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誣判。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前,他被非法關押在洛寧縣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銬、腳鐐,被逼在看守所院內來回走。

下面是法輪功學員陳少民被非法勞教期間遭受迫害的片斷。

在洛陽勞教所

在洛陽五股路勞教所,每天都有包夾(專門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四人包一個,不準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

有一次,陳少民與法輪功學員袁相干說了一句話,包夾就把陳少民拉進號內毆打。

一天晚上,陳少民在煉功,包夾發現後,將他扒光衣服,按在床頭,用厚厚的竹板毒打,將他的屁股打得腫紫。

在許昌勞教所

遭受“上繩”、抽臉等“轉化”迫害

2004年9月,陳少民被強制送入位於許昌市的河南省第三勞教所,當時是中午1點左右,三大隊一中隊的獄警都政濤正在值班。都政濤強迫陳少民蹲下談話,他拒絕,站在那兒向其講法輪功真相。

都政濤使眼色,叫勞教犯聶勇、李戰奇按住陳少民,但陳少民還是穩穩地站在那兒講法輪功真相。這時,一中隊的獄警閆磊、徐祖盛吃完飯過來,二話沒說,就把陳少民強拉到一中隊車間隔壁的談話室里(實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先上繩,再用皮棍渾身上下打他。

中共酷刑演示:上繩。(明慧網)

當其他人再見到陳少民時,他走路已經一瘸一拐的。

獄警都政濤再找陳少民談話時,陳少民已經蹲不下去了。都政濤強迫他雙腿跪地談話。其他警察都沒有出面制止的,反而在一旁幫腔“轉化”(逼其放棄修煉)陳少民。即使這樣,陳少民仍然耐心地講真相。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在押人員都就寢了,一中隊中隊長把陳少民找去“談心”。第二天,只見陳少民的臉上紅一塊紫一塊。聽說獄警不僅給他“上繩”了,還用皮鞋抽打他的臉,逼他“轉化”。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明慧網)

遭暴打、擊打、抽打

2004年11月23日,剛被劫持到該勞教所的陳少民,因不“轉化”,三大隊長師寶龍用腳狠狠地踩着陳少民的脖子。獄警譚軍民、徐祖勝、閏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陳少民的敏感部分,用電棍擊打其全身,用皮帶抽打他全身,致使陳少民血肉模糊,皮膚焦糊。

中共酷刑演示圖:毒打。(明慧網)

一頓暴打後,獄警師寶龍唆使兩包夾犯人穆俟東、王大磊,對陳少民繼續行惡。穆俊東用手狠狠地掰撇陳少民的大拇指,讓他跪在獄警都正濤面前,逼他說誣衊法輪功的言詞。陳少民拒絕後,又遭一陣暴打。

“背銬”逾三十次、電擊、侮辱

為強制他放棄修煉,三大隊一中隊長許水旺、許祖勝、閻磊等長期對他施酷刑,上背銬三十餘次,電擊,用拳頭大的橡膠疙瘩打傷其左腳。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明慧網)

獄警還經常指使犯人聶勇毒打、謾罵、侮辱陳少民。一次、聶勇竟毫無人性地將自己的生殖器硬塞進陳少民的嘴裏,並狂叫“再不‘轉化’,我讓你喝尿”。

陳少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受盡警察、犯人百般折磨與摧殘,左腳被打傷化膿,左耳由於被注射有毒藥物導致流膿,骨瘦如柴,常常頭暈。

2005年的11月,陳少民的非法勞教期滿,但他並沒能回到家中,而是又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加期一年多繼續迫害。

據悉,2017年以後,在河南新密監獄裏,陳少民兄弟倆也遭受了很嚴酷的迫害,至今不知詳情。

陳氏一家的遭遇

陳氏一家共兄弟四人,其中大哥陳躍民、妻子李發英、老二陳少民及老四陳孝民,都相繼修煉法輪功。

陳躍民曾是本地區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中共迫害開始後,他曾兩次被非法判刑,在監獄受盡酷刑折磨,並被打了不明藥物的毒針,回家後毒性發作,全身癱軟,四肢無力,腰部疼痛。兩年後,大約是在2010年,不幸離開人世。

中共酷刑演示圖:打毒針。(明慧網)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陳少民及四弟陳孝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年邁的父親承受不了沉重的打擊,四處奔走,打聽兒子們的下落,受盡了煎熬,在兩年後含冤離世。

大哥陳躍民的妻子李發英在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於2014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他們唯一的女兒孤零零一個人在外地打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