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楊寧:世行行長突辭職 中共擴張受挫

幾日前,世界銀行行長金鏞突然宣布辭職,並於2月1日正式卸任,而其2017年7月才開始的第二任期還差3年多屆滿就離任,顯然背後是有原因的。有媒體分析指,主因是其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理念上存在分歧。傳統上,世行行長是由世行第一大股東的美國政府提名,如金鏞就是在2012年由時任總統的奧巴馬提名的。無疑,如果總統與世行行長之間存在分歧,對於世行發展是有影響的。

那麼,川普與金鏞的主要分歧在哪裡?首先,世界銀行是1944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為重建戰後世界、減少貧困而成立的,主要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世行為中國提供了相當多的貸款,可以說,中國經濟受益於世行的貸款。

川普上台後,為了扭轉美中貿易的不平衡,抗衡中共在世界的擴張,對西方的滲透,不僅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美國的頭號敵人,在多方面阻擊中共的不軌行為,而且自2018年開始對中共發動了貿易戰,通過不斷加征關稅迫使北京進行結構性的改變。中共從開始的“奉陪到底”的叫囂到G20峰會的妥協,再到目前談判的大幅讓步,都在表明北京已經意識到了以往的伎倆不再管用。這次談判只有兩個選擇,或者接受美國的條件,或者拖延時間陽奉陰違,以保政權。

除了通過加征關稅等手段,對於川普政府而言,減少對中共的援助,即減少世行對北京的貸款,防止其利用貸款在全球擴張,也勢在必行。他們擔心,世行和多邊開發銀行正在協助中共通過包括“一帶一路”在內的計劃,向全球各地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

去年底,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大衛·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在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就中共對多邊開發銀行的影響發出警告,稱中共在這方面的努力已取得了實質進展,情況“令人擔憂”。他舉例說,世行預定2019年完成的一份報告,接受了中共的資助,這份報告的內容是“幫助促進和塑造一帶一路倡議”,行長金墉還補充了中共的基礎設施技術。

毫無疑問,世行幫助中共在海外投資基礎設施的貸款,引起了美歐、日本的高度關注,美國稱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是其進行的“債務陷阱”外交。多個報告披露,已經有至少13個國家因這一計劃陷入了債務危機。

也因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個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發表講話時表示,美國正在推動世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停止向中共等提供資金。

另一個彰顯中共的野心是,去年4月,世行通過了130億美元的增資計劃。增資之後,中國在世界銀行的投票權較之前上升了1.26個百分點,份額達到5.71%,位次上升至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日本。這也意味着北京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川普政府的戰略與一直重在與北京合作的金鏞顯然是不相符合的,而金鏞在上任前後與北京的密切關係,應該也是無法貫徹川普的意圖的。

資料顯示,2012年3月,在其上任前,時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王岐山在浙江紹興會見了當時還是美國達特茅斯學院院長的金墉,雙方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了看法。同年12月,在其上任後,即訪問北京,與時任副總理的李克強會面,雙方就深化中國與世行合作等交換了意見。金墉表示世行願意在中國的城鎮化過程方面加強與中國的合作。

而在去年11月3日至4日,金墉還率世界銀行考察團在貴州考察,在貴陽考察了農村電商、養老產業及大數據的發展情況,並給予高度評價。他稱,貴州的發展成就令人鼓舞,貴州的發展經驗對世界有啟發,“這是值得推廣和借鑒的例子。”5日,他在“進博會”上,再次稱“貴州的案例有着巨大的啟發性”。

對中共有着如此印象的金墉,突然辭職也就在所難免,無論其是被迫還是主動。而在其辭職後,川普將很可能提名一名鷹派人士繼任世行行長,不僅減少或終止世行對中國的貸款,而且排除“幫助促進和塑造一帶一路倡議”。這也意味着,中共藉由“一帶一路”的擴張計劃再度遭到挫折,國內經濟本已不堪的中共又添新的煩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