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秀才識破邪術 擺脫低層定數

定數中有不同層次的疊加,那些低層不好的因素是可以破除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天地之間都有定數,但其中也有不同層次之分別,有些是與低層因素相關的,這種時候如果能識別它,就能由此予以擺脫。下面的這個秀才便是最終能識破邪術,結果從這些因素中擺脫了出來。

過去浙江海昌有個秀才,他從肅愍廟中回來後,就作了一個夢,夢見於肅愍(于謙,浙江人,明朝大臣)打開正門歡迎他進來做客,陳秀才徘徊着不敢進去。於肅愍說:“你以後就會成為我的門生了,應該從正門進來。”陳秀才進去後剛坐下,就有個僕人過來說:“湯溪縣的城隍爺求見。”隨後就看到一個戴着峨冠的神仙飄然而來。

於肅愍讓陳秀才和城隍不必拘禮,對陳秀才說道:“他是我手下的,你是我的門生,你應該坐在上邊。”陳秀才很惶恐的坐下後,看到城隍爺和於肅愍在低聲說著什麼,幾乎聽不到,只聽見幾句:“死在廣西,中在湯溪,南山頑石,一活萬年”十六個字,說完,城隍爺就告退要走了。

於肅愍讓陳秀才出去送一送他,到門口的時候,城隍爺問陳秀才:“我剛才和於大人所說的,你都聽到了?”陳秀才說:“就聽到十六個字。”城隍爺說:“記下來,日後自然就會應驗。”回到於大人那裡,也是這樣跟他講。陳秀才一下子就驚醒過來,把夢到的事情告訴別人,但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陳家比較窮,但是他有一個表弟姓李,被任命為廣西某地的通判,他想帶陳秀才一起去,陳秀才連忙拒絕說:“不行不行!夢裡面神仙說我‘死在廣西’,要是和你一起去了,恐怕會送命的!”這位通判大人說:“神仙說‘始在廣西’,是始終的‘始’,不是死生的‘死’。如果說死在廣西了,又怎麼能‘中在湯溪’呢?”陳秀才也覺得說的有道理,所以就和他一起去了廣西。

去了廣西後,陳秀才就住在通判府里。府中有一個中間西邊廂房別院,一直以來都緊緊鎖着,沒有人進去過,陳秀才將門打開,看到庭院有假山水潭,覺得不錯,就把被窩鋪蓋都搬進去住了。住了一個月,也沒發生什麼事情。

到了八月十五的時候,陳秀才喝醉了酒,吟道:“月明如水照樓台。”聽到空中有人拍掌笑着說:“‘月明如水浸樓台’,換‘照’字就不好了。”陳秀才嚇了一大跳,連忙往上看去,只見一個老頭子,帶着白藤編製的帽子,穿着葛衣,坐在梧桐樹的樹枝上。

陳秀才看到後嚇得趕緊往卧房跑。而那老頭兒竟輕飄飄落在地上,用手扶住陳秀才說:“別怕,人世間有我這樣風流俊雅的鬼嗎?”陳秀才說:“那麼您是什麼神仙呢?”老頭兒說:“少廢話,我先和你對對詩詞吧。”陳秀才看到他眉目之間有種古樸的感覺,和平常人也沒有什麼兩樣,就漸漸不害怕了。

二人一起進到室內,互相對起詩來。那個老頭兒所寫的字,都像蝌蚪一樣,很多都無法辨認。陳秀才就問這是什麼字,老頭子說:“我年輕的時候,大家都在用這樣的筆體,現在很想用楷書來寫,不過寫那樣的字時間太長,一時半會還改不過來。”

其實那個老頭兒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生命,他所說的年輕的時候,實際上就是在女媧補天以前的時候。從此,那個老頭兒每天晚上就來和陳秀才見面,一起閑聊,兩人的感情便得非常好。

由於通判大人家的僕人經常看到陳秀才對着空中喝酒說話,覺得陳秀才有點兒不正常,就吧這些情況急忙告訴通判大人。通判聽了也覺得陳秀才精神有點兒恍惚,就對陳秀才說:“你沾染了邪氣了,恐怕‘死在廣西’這話要靈驗了!”陳秀才一下子恍然大悟,和通判商量後決定回家鄉去避一避。

陳秀才剛剛上船,就看到那個老頭兒已經在船的床上等他了,當然,只有陳秀才能看到,別人是看不到的。等船路過江西時老頭兒說:“明天就要到浙江境內了,我和你的緣分也要盡了,現在不得不把真情告訴你:我修煉道術已有一萬年了,但還沒有修成正果,因為缺少三千斤的檀香,用來雕刻一尊九天玄女的雕像。今天向你討要這些東西,否則我就借你的心肝脾肺腎來用用!”

陳秀才聽了吃驚的問道:“先生你修煉的是什麼道?”,老頭說:“斤車大道!”,陳秀才馬上意識到“斤”“車”二字,合在一起就是“斬”字啊!忙害怕的說:“讓我回家商量一下吧?”

陳秀才回到了海昌後,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親友。有個親友對他說:“肅愍所說的‘南山頑石’,會不會就是這個怪物?”於是等老頭來到了這裡後,陳秀才說:“老先生可是家住南山?”老頭頓時臉上變色,罵道:“這不是你能知道的,一定有壞蛋教你的。”陳秀才把這番話告訴了自己的朋友,朋友說:“這樣的話,就拉他去肅愍的廟就可以了。”

於是,等老頭兒再來的時候,陳秀才就拉他去肅愍的廟,老頭兒大驚失色地就要跑回去,於是陳秀才用力抱住他,強行拉他進去。只見老頭兒長嘯一聲,就飛上天去了,從此以後,這怪物再也沒有回來。

後來,陳秀才冒充湯溪縣籍貫,考上了進士,而考試的考官,就是狀元于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轉載]《子不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