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2019年美中博弈下的台灣問題

1995-1996台海危機期間,共軍向台灣基隆和高雄外海試射東風-15彈道導彈。台灣飛彈指揮部指揮官谷風泰講:台灣的天弓防空系統其實都有偵測到

1995-1996台海危機期間,解放軍在台海舉行7波演習。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圖中)在現場督戰

2018年從3月到12月底,美國國會接連通過《台灣旅行法》、《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和《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並由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

)正式簽署生效。這3部法律,將明顯提升美國和台灣之間的高層人員交流,以及在軍事安全領域的合作。很多人為此關心,這3部法律若在2019年期間進入實質性的進展階段,如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或美台軍售在程序和內容上有了新的突破,或美台雙方出現初步的軍事合作,包括進行基本軍事操演等等,中共當局會由此引發新一輪的台海危機嗎?這個危機會達到北京的預期效果嗎?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認為有必要回顧1995-1996年台海導彈危機的這段歷史。因為歷史總會帶給我們啲參照和啟示。當時危機的背景係,1995年5月美國眾議院以396票對0票、參議院以97票對1票的壓倒性表決,通過允許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訪美議案。結果美中關係跌入谷底。美國係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行政權在總統、立法權在國會參眾兩院,司法權以最高法院為代表,三權彼此制衡,防止權力集中與濫用。美國總統可以有否決權,但參眾兩院若有各三分之二票數反對總統的否決,那麼總統的否決就無效了。美國國會壓倒性表決同意李登輝訪美,具有高度民意支持,柯林頓政府知道會波及美中關係,但也只能照單執行。這係美國民主的常態,唔係某個人或某個政黨講了算,而係以民意為依歸,在權力制衡下所產生的結果。

但北京當局不咁看。在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出訪紀實》這本書有寫到:「這件事不僅使美國的”親台反華勢力”更加猖狂,也係對李登輝及”台獨”勢力的一種公開鼓勵和支持。」為此,中共當局訴諸於武力,在台海地區展開一系列演習,從而引爆95/96台海危機。李登輝1995年6月7日至12日訪美,2周後台灣國防部就研析可能的後果,隨即通令三軍警戒,加強各外島戰備,同時要求各部隊面對共軍演習時,唔好過度反應,避免擦槍走火。我從檔案中看到,台灣國防部當時依據”獨立作戰”精神,擬定11套作戰方案。所謂方案,就係劇本,做好11種共軍犯台想定,包括攻佔台灣外離島。

講到呢度,聽眾也許會問,為咩係”獨立作戰”?特別係美國當時派了「獨立號」和「尼米茲號」等2艘航母戰鬥群趕到台海附近海域。內情係這樣的,當時美台之間沒有邦交,自然沒有聯防關係。台灣係想和美國航母建立一點聯繫,如航母來台海附近時台灣可以提供引導,這樣就有一點通聯和協同關係。但美方拒絕了。美方告知台灣,美艦一向以”全球無害通過”為由,航母行動事前不會知會相關國家。因此,台灣必須立足於”獨立作戰”,當年11套作戰方案並未考慮美軍角色。但今後會不會改變?將取決於美國對美中關係的總體戰略判斷而定,這以後也可以慢慢談。

95/96台海危機從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橫跨8個多月,歷經三個階段:「東海演習」、「文攻武嚇」、「模擬攻台」。前後7波演習,從「東風-15」導彈試射到制空制海、兩棲登陸、空降、機降與山地作戰演練等。可以講,把所有攻台課目都演練一遍。以下係當年中國央視在新聞聯播的報導,演習時間係1996年3月18日至25日······。聽完這篇報導,解放軍真如報導所講的”有能力”犯台嗎?根據中華民國軍方觀察,共軍演習的戰術動作單一,渡海輸具能力有限,與其講係展示犯台能力,不如講係檢驗並總結共軍從1993年以來實施軍事訓練體制改革的成果,央視的報導也證明了這點······。

坦白講,95/96台海危機開頭幾個月,中華民國軍方尚未掌握共軍的意圖和動向,直到1995年12月上旬,才看清對岸的演習更多係在政治”心理戰”的層面,企圖影響1995年12月初的台灣立法委員選舉,以及1996年3月台灣首次民選總統大選。果然,共軍演習在1996年3月25日結束,就係在台灣總統大選3月23日結束後的第2天。結果呢,李登輝以54%超過半數的選票當選為中華民國首任民選總統。這講明中共當局對台灣動用武力威嚇手段,不但失效,甚至收到反效果。至今仍然如此。

現在來看2019年,情況比95/96台灣危機更為複雜而具風險。當年美中關係交惡,但並未出現今天美中兩個大國的博弈和碰撞,尤其當前發生美中貿易戰,有可能向其他領域蔓延,使得中國的總體戰略態勢,不論內部或外部都受到極大壓力。即便中國國力今非昔比,我個人判斷,習近平不會貿然和美國正面衝突,尤其係軍事衝突。有2個原因,正如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上所講的:中國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中國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國仍係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這才係中國的基本國情和最大實際。我們來聽聽習近平在十九大上的報告······。

在此條件下,您認為中國會選擇和美國正面衝突嗎?尤其係軍事衝突;您認為中國會不顧歷史上難得的戰略機遇期嗎?尤其係面對內部的穩定與發展。我認為不會。相信聽眾也有自己的答案。我係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

亓樂義(本節目主持人為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