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市委書記床上培養出女副市長 雙雙倒台

中共武威前市委書記火榮貴和副市長姜保紅(網絡圖片)

中共官場流行“床上培養女幹部”,甘肅省武威市前市委書記火榮貴日前和其一手提拔的前女副市長姜保紅同日被“雙開”(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兩人均涉搞權色交易。

據中共甘肅省紀監委1月10日消息稱,武威前市委書記火榮貴“違紀違法”案審查調查終結。火榮貴被開除黨籍、公職,其違紀所得被沒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審查起訴。

官方對火榮貴的通報指火榮貴搞陽奉陰違,自行其是;搞團團伙伙,對抗審查調查;辱罵毆打官員和身邊工作人員,隨意、頻繁、大量調整官員;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搞權色交易等。

現年57歲的火榮貴,曾歷任甘肅省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武威市委書記。2017年4月,火榮貴被免去武威市委書記,後調任甘肅省政協,至2018年7月13日落馬。

在1月10日同一天,武威市前副市長姜保紅,被通報涉搞政治攀附,參與團團伙伙,搞權色交易等罪名。

姜保紅是一名1974年4月出生的女官員,黑龍江呼蘭人,是名法學博士。1997年從甘肅政法學院畢業之後,姜保紅就在蘭州市政法系統任職,2012年1月調任武威市招商局黨組書記、局長。

在火榮貴任武威市一把手期間,姜保紅的仕途幾乎每年進步一個台階,其中到武威任職3個月之後就任市政府副秘書長(兼),次年10月又轉任市發改委主任,還曾一度兼任天祝藏族自治縣縣委副書記。後升任武威市副市長。

外界關注到,武威市前女副市長姜保紅因搞權色交易、受賄等案情被“雙開”極為罕見。在淫亂風氣盛行的中共官場,過去不少官員涉權色交易落馬,但均以男性為主。

有關火榮貴搞權色交易和“床上培養女幹部”,網絡曾爆出《甘肅武威美女縣委書記火箭式升遷》的帖子,火榮貴提拔清華校花蔡程程,其28歲就被提拔為正縣級縣委副書記。

“床上培養女幹部”案例雷人江澤民最在行

江澤民主政時期色情治國,帶頭淫亂,“床上培養女幹部”的風氣,被指始於江澤民。江被指有四大情婦:宋祖英、李瑞英、黃麗滿、陳至立,全都憑藉江獲得重用。

江最愛的情婦宋祖英官至海軍政治部文工團團長,享受正軍級待遇。

江另一情婦陳至立,先後被江提拔為上海市委宣傳部長、教育部長、國務委員、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官至副國級。

曾任江澤民秘書的黃麗滿,在江上台後,先後被江提拔為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秘書長、廣東省委副書記併兼任深圳市委書記、廣東省人大主任,官至正省級。

四大情婦之末李瑞英則只任中共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副主任。

有網民曾整理中共官場一些頗為“雷人”的“床上培養女幹部”案例: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長趙增軍在擔任績溪縣縣長時,對一位20歲的美貌情人的許諾:“小乖乖,你年輕有文化,我要把你從床上培養到主席台上,讓你當鄉里的一把手,當縣婦聯主席。”趙增軍說到做到,這個女孩子很快便當上了鄉黨委副書記,不久就當上了鄉黨委書記兼人大主任、縣婦聯主任。當趙增軍升任宣城市副市長後,這個女孩又被調到市人大當官。

徐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陸正方任上以善於培養女幹部著稱。據說,陸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幹部的快慢以及級別高低,完全根據女性床上表現。他據此培養提拔了百餘名女幹部。

杭州市濱江區區委書記尚國勝對買官者說,男人就得“提錢進步”,女人就得“日”後提拔,除了這,在眼下,誰要能當上官,就不屬人類,誰不服氣的話,不花錢當個小科長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爺!話雖直白雷人,卻說得深刻。

湖北省荊門市市委原書記焦俊賢,也是“在床上培養幹部”的能手。他的情婦陳麗原是“三陪女”。為了“培養”她,“焦書記”指令宣傳部長和組織部長,為這位“床上培養”的“幹部苗子”,偽造了假檔案:正式黨員、正科級幹部、大學本科學歷,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該市開發區文化、廣播電視、新聞出版三個局的副局長寶座!

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和把生於河北省館陶縣農村姑娘柳海平,從保姆發展成情人,然後培養成濟南市國土資源局機關黨委幹部,兼任局機關團總支副書記。段義和從床上培養女幹部最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時,還把其情婦的父母由無業人員“照顧”為濟南市的國家幹部,並辦理了退休手續,情婦的妹妹也成了濟南市某機關的公務員。

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尚軍,由一名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運地成為公安系統的“一朵花”,憑藉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際”能力,她在“以色謀權”傍上兩位省級高官後,演繹了現代版“二鳳戲凰”高級妓女故事。在兩位省級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風得意,從阜陽市中級法院副院長、院長,阜陽市副市長,阜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直至阜陽市委副書記,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一路扶搖直上,在不到6年的時間裏從副科級到副廳級的升遷,因此外界給予其“直升機廳長”的綽號。

身份、年齡、履歷、檔案均涉嫌造假,被稱作“一身是假”的王亞麗,從一名普通的農村女子,一步步升遷至石家莊市團市委副書記,也是官員們從床上培養起來的。王亞麗先是認下了大款乾爹王破盤,成功征服乾爹貼上了石家莊市交通局長王志峰,王局長從床上把她培養成市交通局科長。王局長外逃以後,石家莊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振江接下了繼續培養的重任。此後,張的每一次升遷,總會伴着王亞麗的升遷。2001年8月,張振江任石家莊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當年10月王亞麗調任正處級單位西柏坡紀念館館長助理,級別正科;次年8月,王亞麗作為被培養的後備幹部下派至鹿泉市經濟開發區任科技副主任。2003年2月,張振江任石家莊市委副書記,當年9月,王亞麗在鹿泉一年掛職期滿,出任鹿泉市經濟開發區黨委書記。2007年3月,張振江出任石家莊市人大副主任,而當年4月王亞麗則當選為石家莊團市委副書記。

被判刑14年半的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被曝涉權色交易,獲其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均先要和他發生關係。仇和曾在江蘇最早公開搞“五毛黨”,被網友稱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據稱,仇和在向中紀委交代問題時,親筆寫下他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與他睡覺得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的名字,這23個女幹部現在有一個統一外號:仇寶寶。通常都是他在辦公室找女幹部談話,談完話後,就到辦公室裡間的卧室睡覺。睡過覺的女幹部都得到提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