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黑工廠、器官供應庫:新疆再教育營真面目

日前,中共開放外媒在官方帶領下參觀當局口中的‌‌‌‌「職業教育和就業培訓中心‌‌‌‌」,但仍不減外界對新疆再教育營的質疑。再教育營被指控存在酷刑虐待、強迫洗腦以服從中國共產黨、強迫勞動,甚至成了器官供應庫。

日前,中共開放外媒在官方帶領下參觀當局口中的‌‌‌‌“職業教育和就業培訓中心‌‌‌‌”,但仍不減外界對新疆再教育營的質疑。再教育營被指控存在酷刑虐待、強迫洗腦以服從中國共產黨、強迫勞動,甚至成了器官供應庫。

奴役在押者的黑工廠

專向美國大學供應學生運動服的貝德吉運動服裝公司(Badger Sportswear)日前宣布,切斷與新疆和田泰達服裝公司的生意往來。和田泰達公司去年12月被美聯社發現僱用新疆再教育營的拘禁者製作運動服,還出現在央視為再教育營塗脂抹粉的報導中,稱該服裝廠聘請從再教育營‌‌‌‌“畢業‌‌‌‌”的‌‌‌‌“學員‌‌‌‌”。

位於北卡羅來納州的貝德吉運動服裝公司9日在官網聲明,有監於與和田泰達服裝公司往來引起的爭議,該公司將不再與和田泰達有生意往來,也不再從當地進口任何運動服商品。同時,將不再從庫存中發送和田泰達服裝公司的任何產品。

紐約時報》去年12月的報導也指出,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新疆再教育營內,正出現一個強迫勞動體系,遭拘押的穆斯林被強迫提供無償或低價的勞動,產品可能銷往海外。

報導還提到,被強迫勞動者稱為‌‌‌‌“黑工廠‌‌‌‌”的公司越來越多,商業登記記錄顯示,2018年至少有幾家公司於再教育營所在的地址內成立。

新疆當局稱,‌‌‌‌“職訓中心‌‌‌‌”是協助貧困維吾爾人學習就業技能,幫助脫貧。但在貧富嚴重不均的中國,為何只有新疆享有此‌‌‌‌“特殊待遇‌‌‌‌”?

《紐約時報》日前報導,據新疆流亡者彙集的一份名單,有100多名維吾爾族知識分子和專業精英遭中共拘留於再教育營,而這些學者被關進再教育營的事實,已戳破中共當局所謂‌‌‌‌“職訓‌‌‌‌”的謊言。報導稱,關押知識分子凸顯中國政府試圖消滅維族的文化認同,及消除保護這些傳統文化的能力。

強摘器官的幌子

新疆再教育營還有一個令人憂慮的是,它極有可能存在強摘器官暴行。去年12月8日至10日,‌‌‌‌“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舉行公開聽證會,就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指控開庭取證。維吾爾裔大夫、前新疆腫瘤外科醫生安華托帝(Enver Tohti)在庭上提出他的擔憂。

目前流亡海外的安華托帝曾被要求在烏魯木齊刑場活摘一個犯人的器官。他在庭上指出,中共2016年6月宣布為所有新疆居民提供免費健康檢查,體檢項目包括採集所有維吾爾人的生物識別數據,這令他更加懷疑政府目的是為器官交易建立一個全國數據庫。他說,‌‌‌‌“據中國媒體報道,採集的樣本數量已超過1700萬‌‌‌‌”。

安華托帝擔心新疆再教育營是強摘器官交易的幌子,因為已有許多人就這樣失蹤了,只有被查出確實有病,成了政府累贅的人才被釋放。他描述2017年10月他去台北時,有名台灣男子對他透露一件可怕的事。那人的兄弟曾前往天津接受腎臟移植手術。‌‌‌‌“由於他兄弟了解法輪功的情況,所以他要求外科醫生不要使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的外科醫生請他放心:現在,所有器官都來自新疆!‌‌‌‌”

中共強摘器官暴行近年來受到國際廣泛關注與譴責,統計調查發現,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在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呈爆炸式成長。同樣有出席這場聽證會的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美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他們兩人與加拿大前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一同調查研究後估計,遭摘取器官後被殺害的法輪功良心犯多達65,000人。同時,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維吾爾人也曝露在這樣的危機下。

在聽取大量證據後,獨立人民法庭異常的宣布一項臨時判決:‌‌‌‌“我們一致堅信不疑地認定,中共從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行為已實施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涉及了大批受害者。‌‌‌‌”‌‌‌‌“毫無疑問,強制摘取器官是在大規模發生,而且是由國家組織或批准的機構和個人乾的。‌‌‌‌”

歷史重演

中共日前有條件允許一些媒體在官方帶領下參觀新疆再教育營,現場的學員對外媒聲稱自己是‌‌‌‌“自願‌‌‌‌”前來,並在外媒鏡頭前唱歌跳舞,表現出開心的樣子。但這些畫面被不斷批評是當局安排好的劇本,關押者為了自保及保護親友被迫配合演出。而這一切,是為了持續掩蓋再教育營的諸多罪惡。

目前在台灣中央研究院工作的德國人戴達衛就對此採訪安排感到十分噁心。戴達衛在個人臉書上以納粹的集中營為例,稱在1944年和1945年,納粹政權兩度邀請國際紅十字會代表團訪問位於捷克布拉格附近的泰雷津集中營。但該集中營早在參訪前,就被納粹黨衛隊進行‌‌‌‌“美化‌‌‌‌”計劃,包括種植花園、重新粉刷房屋及翻新營舍等,並舉辦許多社交和文化活動,甚至拍攝掩蓋集中營實際狀況的假紀錄片。

這些‌‌‌‌“美化‌‌‌‌”計劃成功欺騙國際紅十字會,造成該集中營在紅十字會代表的報告中留下正面評價,報告宣稱該集中營的猶太人沒有被送往滅絕營。但事實上,1942年至1945年間有近9萬人被分別送往波蘭的3處集中營處死。

因此,戴達衛表示:‌‌‌‌“對我們德國人而言,這種噁心宣傳非常眼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