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共受壓發力粉飾 集中營採訪越抹越黑

2018年,新疆“再教育營”引發全球輿論的關注和批評,2019年剛開年,中國政府似乎採取了一些不同以往的作為。星期三,哈薩克斯坦外交部證實,中國同意讓兩千名哈薩克人放棄中國國籍,離開新疆;上星期,中方安排12國外交官和部分外媒,在中國官員的全程陪同下,參觀新疆的所謂“職業培訓中心”;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還表示,歡迎聯合國官員訪問新疆。巨大的國際壓力是否在迫使北京做出讓步?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和穆斯林的嚴厲監控會不會緩解?伊斯蘭教中國化的方針是否可能改變?這些即將離開中國的哈薩克人,能否讓外界更了解新疆的真實情況?

嘉賓:人權組織”人道中國“共同創辦人周鋒鎖;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

周鋒鎖:壓力迫使中共放行,哈薩克人得助獲自由

人權組織“人道中國”共同創辦人周鋒鎖說,兩千哈薩克族人被獲准離開新疆而前往哈薩克斯坦定居。這些消息告訴我們,國際社會對中共打壓新疆少數民族所施加的壓力行之有效。它迫使中共不得已同意放走這些哈薩克族人,允許他們加入哈薩克斯坦這個主權國家。這種壓力也包括作為主權國家給中共施加壓力的結果—它提出這個要求本身就是至關重要的。這個事件也再次反映,過去在新疆問題上,國際社會施加的壓力太少,特別是新疆維吾爾族人沒有一個主權國家的支持,因此才在中國陷入巨大的種族、政治和宗教困境。

周鋒鎖:中共部分開放集中營,學員採訪越抹越黑

周鋒鎖說,中共邀請一些國家的官員參觀新疆的所謂再教育營,但是,這麼做的後果只能是越抹越黑。我們看到,兩名受訪學員也是話裡有話。第一人說自己“腦海里產生了極端想法”,所以被政府認定有罪而加以收押;第二人專門提到人權概念,在沒有自由的圍牆內聲稱自己“是自願前往的,也沒有人權擔憂”。在我看來,這些說法其實都在向外界傳遞信息。坐過監獄的人都知道,在中國身陷囹圄時說違心話、做違心事是常態。根本問題是,中共肯定認為這個監獄是模範監獄,而這裡也是胡錫進採訪報道過的集中營,是中共豎起的典範,被它當作向外界宣傳其“快樂”的工具。此外,我們也注意到,上次胡錫進公布的畫面中,看得出集中營被鐵柵欄圍住,現在這些柵欄不見了;上次出現了許多中年女子,被外界質疑她們是否被迫與孩子們骨肉分離;這次被挑選出來的則多數是年輕人。相信對於這些精心的表演,國際社會也不會上當。但是,中共選擇性地開放集中營讓他們挑選出來的觀眾參觀,也說明它的確受到國際社會的壓力。我認為,國際社會應該要求中共公布所有集中營的地點,並且要求媒體,特別是外媒獲得隨時造訪的機會。只有那樣,大家才能看到真相。

周鋒鎖:為新疆模式驕傲,中共厚顏國際推銷

周鋒鎖說,在中共利益收買下,許多國家,尤其是那些一帶一路上的國家政府官員很容易受到中共影響,因此會選擇漠視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清洗和壓制。而且,這些國家很多自己就是獨裁專制。它們不僅與中共共用相同的政治語系,認同用壓制解決分歧,甚至還想效仿習近平的統治作風,把經濟發展與政治進步相互切割開。此外,習近平上台後,中共不僅繼續在人權領域作惡,甚至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頻頻把扭曲的價值觀驕傲地展示在國際舞台上,並把它作為“中國模式”和“中國特色”的一部分到處推銷。我們注意到,香港也有人被挑選出來參觀新疆的集中營,並且表示新疆的做法“很有效”。我們應該關注的是,中共是否正在試圖把這樣的模式更廣泛地應用在國內其他省份。

伊利夏提:家鄉變成監獄,哈族人離鄉為生存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說,西方一年多以前曾有過報道,稱新疆的哈薩克人發起了逃亡到哈薩克斯坦的運動,但是被新疆當地官員阻止,甚至護照都被扣押,而現在他們被獲准離開。我認為,這些哈薩克人應該是作為政治難民被哈薩克斯坦所接受。這反映一個現實,就是沒有一個人會自動離開自己的家園,只有當他們無法生存、家園變成地獄或者監獄的時候,才會不得已放棄家園背井離鄉。畢竟移民到任何一個地方,生活都必須從零開始。這兩千哈薩克人儘管數量不多,但卻是國際社會重視人權和施加壓力的結果。哈薩克斯坦作為中共一帶一路的起點,有着非常重大的影響。此外,這些哈薩克斯坦人與維吾爾人一同,對於揭露東突厥斯坦集中營問題起的作用相當之大。估計,中共與哈薩克斯坦之間一定也有協議,會讓這些政治難民離開中國前往哈薩克斯坦之後,受到當地政府的限制,不會獲得接觸媒體的機會。而哈薩克斯坦恐怕會通過這個政治交易繼續配合中共對維吾爾人的打壓。

伊利夏提:哈族維族並肩兄弟,同受迫害死於非命

伊利夏提說,哈薩克族是維吾爾族的兄弟民族,曾經在過去兩次建立東突厥斯坦的過程中並肩戰鬥。要指出的是,在中國,凡是突厥大家庭的民族都受到中共政權的清洗和迫害。2009年以前,中共一直分而治之,多數時候打壓維吾爾人抬高哈薩克人,使得後者一度誤以為中共會對他們區別對待。但是2009年7·5事件以後,中共把所有突厥民族都捆綁在一起,作為敵人進行打壓。所以,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一樣都受到迫害。當然,維吾爾人的死亡人數、被抓人數都最多。

伊利夏提:邀請外國官員參觀,中共受壓發力粉飾

伊利夏提說,這次中共公布的是喀什教育培訓中心。至於新疆的整體狀況,北疆和南疆的情勢都極其惡劣。必須要指出,十二國外交人員訪問培訓中心,是中共的一場表演。這個地點就是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曾經拍攝的地方。我看到,那個女生在回答採訪時說,“腦海里產生了極端思想”,就是說,因為腦海里的想法而被中共逮捕關押;那位男生的回答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所以,如周鋒鎖先生所言,這一切的確都是表演。更重要的是,那些被選出外交官的國家都是中共在內部文件中點過名的,維吾爾人凡是前往過這些國家的,就要被抓進集中營進行改造。

換言之,這些國家在中共的定義中屬於“恐怖主義蔓延的國家”,而中共反而把這些國家的外交官選出來配合它為集中營洗白。

特別想回顧一下,蘇聯上世紀30年代“古拉格”盛行期間,一名囚犯逃到英國之後出書揭露集中營的殘酷。當時的蘇聯政府找到享譽東西方的著名作家高爾基,讓他到監獄採訪被拘押者,其中有一個小男孩講出了真相。不過,高爾基仍然在採訪稿中配合政府,粉飾出集中營的“幸福生活”。

今天的中共如出一轍,仍然在拜從前的蘇聯老大哥為師。不過,這也說明,國際社會的合力正在中共頭上起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