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權健「被查」 可保健品還在禍害中國老人

一個保健品倒下了,千千萬萬個保健品站起來了。

1994年,吳炳新父子用30萬元資金,在濟南註冊了三株口服液。

初始時的產品定位是:三株活菌,乳酸菌+雙歧桿菌+XXX菌,對腸道菌群紊亂有顯著效果。

三株成立第一年,銷售額便達1.25億元。於是鋪天蓋地宣傳開始,吳氏父子借鑒了革命思想:農村包圍城市。

標語不放過農村每堵牆,包括茅廁;電台廣告不放過每個時段,全天24小時轟炸。

從1994到1996,短短3年間,30萬到80億的銷售奇蹟,直至今日無人超越。

產品功效被吹得天花亂墜。學習不好能提高記憶力,腰間盤突出的可以緩解痛苦…

本來是一個對清潔腸道有一定功效的保健品,被誇大成了能包治百病的萬能葯。在一些傳單中,三株口服液都已經能治癌症和白血病了。

但成也宣傳、敗也宣傳。

1996年6月,常德的一個老漢,相信了三株包治百病的宣傳,買了10瓶三株口服液想治療自己的尿頻。結果喝了8瓶,出現了高蛋白過敏,最後醫治無效死亡。

消息被封鎖一年多。直到97年底,法院判決三株敗訴。判決迅速引燃輿論。‌‌“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條老漢‌‌”的報道一夜間遍布全國。

自那之後,三株銷聲匿跡。

業內有人感慨說:‌‌“錢來的太容易了‌‌”。

三株倒了,可三株開拓的‌‌“製造概念+廣告洗腦+心理營銷‌‌”保健品營銷套路,今天依舊大紅大紫。

一個保健品倒下了

千萬個保健品站起來了

90年代,是中國保健品野蠻生長時期。除了三株,我們信過、買過的保健品還有很多。

‌‌“生命一號,補充大腦營養,提高記憶力。‌‌”

不知什麼時候,生命一號成為了挽回現代兒童智商的最後一道屏障。

中華鱉精,號稱從鱉中提取大量營養物,能益智健腦,補腎強身。在馬家軍代言下,消費者深信不疑。

馬家軍跌下神壇後,中華鱉精也消隱無聲。

紅桃k,號稱可以快速補血。一夜之間,中華大地上全是需要補血的中國人。

1998年,史玉柱帶着‌‌“腦白金‌‌”重出江湖,‌‌“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到今天還在洗腦。

年少吃生命一號,中年人來點腎寶,老了就換上腦白金。

從90年代到今天,各種人生痛點保健品,在中國的土壤下生根發芽,一波波起來,又一波波消失。

主打幫助更年期的太太口服液。

‌‌“誰用誰知道‌‌”的蟻力神。

本山大叔轟轟烈烈宣傳,東北無數家百姓,開始了養螞蟻的副業。

2007年,蟻力神因涉嫌虛假宣傳、詐騙養殖戶被拉下神壇,公司破產。

但保健品行業前進的步伐,卻沒因這小挫折受影響。我國的保健品銷售產值,依舊在不斷上升,2012年突破千億大關。

2013年,權健拿到了直銷牌照。在創新實幹精神的推進下,保健品開啟了直銷新玩法。

‌‌“北有權健,南有無限極‌‌”格局慢慢確立。

2015年,我國保健品產值突破2000億關口。2017年這一數字又翻了一番,達到4000億元。

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特殊食品消費市場。

保健品行業到底有多暴利?

俗話說,無利不起早。保健品是巨額暴利。

在利潤面前,說點謊話又算什麼呢?

高利潤、低研發、寬監管下,大量廠商持續入局。

無論是假冒的‌‌“偽劣保健品‌‌”,還是合規的‌‌“擦邊保健品‌‌”,亦或是大牌子的‌‌“知名保健品‌‌”,利潤都極高。

據央視報道,不久前警方查獲了一樁12億元的保健品大案。犯罪嫌疑人在1間小作坊中,生產出了32種保健品。

這些所謂保健品,全部用的假批准文號。除了外包裝不同,成分完全一樣。

而這些葯的成本,不足5元一盒。經過層層銷售加價,最終電商平台售價是125元。

曾有保健品的內部銷售,金盆洗手後,曝光了代理品牌的銷售內幕。他們代理的產品,成本和最終售價,相差在10倍以上。

在河北省石家莊,多家保健品批發點,集中在一個物流園中。

全國很多代理商,從這裡進貨。記者暗訪了這些保健品的‌‌“拿貨價‌‌”。

據詢問,這些保健品批發價,最低幾十元,最高一百出頭,沒有超過200塊的。

而生產商說的市場指導價,讓記者大跌眼鏡。

最後的售價,都會在出廠價基礎上,翻十幾倍,甚至幾十倍。

面對有‌‌“食品流通許可證‌‌”的合法商家,執法人員也很無奈——

‌‌“願意賣多少錢賣多少錢,就值十塊錢的破膠囊賣五千我們也沒辦法。只要人家沒當場賣,總不能不讓人家宣傳。‌‌”

中國的保健品想盈利,往往不看成分,而看廣告。

在廣告和銷售人員的誇大下,許多消費者的認知中,保健品慢慢等同於了藥品,甚至可以替代藥品

商家刻意混淆保健品與藥品的界限,很可能誤導消費者放棄醫院治療,轉投保健品。這帶來延誤病情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更危險的,是那些‌‌“立竿見影‌‌”的保健品。

前不久,一批標有‌‌“速效壯陽‌‌”標識的產品被查。據調查,該保健品購自某App中的店鋪——‌‌“猛男天堂‌‌”。

在被查獲時,庫房中的工作人員,還在忙着接單發貨,可見銷量之好。據說,用過之後,男人確實是能‌‌“虎虎生威‌‌”的。

神效的背後,是不合法的配方——‌‌“一般是幾捧西地那非(俗稱偉哥)粉,加上幾捧玉米粉倒在臉盆里,攪一攪,用膠囊一舀,蓋上蓋子,就做出來了。‌‌”

一些老人通過購買電視上的‌‌“降糖神葯‌‌”,血糖的數據降得飛快。

但醫生說出了真相:

‌‌“降低血糖數據,本身一點都不難。只要服用大量的格列本脲(一種強力胰島素促泌劑),就能直接看到數據下降的奇效。‌‌”

可是格列本脲有明顯副作用,會導致低血糖,以及肝腎併發症。

醫生會採取緩慢降糖的手段,讓患者避免風險。可是假藥騙子就不是了。只要血糖數據能下來,他們是不會管別的。

可以下定論,效果明顯的神葯里,一定有危險成分。

壯陽神葯中,一定有西地那非。降糖神葯里,一定有格列本脲。降壓神葯中,一定有硝本地平;平喘神葯中,一定有潑尼松。

但在廣告宣傳里,一切就都不是那麼回事了。那些立竿見影的神葯,搖身變為了‌‌“祖傳秘方、純中草藥‌‌”…

三個套路,掏光老人兜里的錢

中老年人,是保健品消費大戶。而商家30年來,也一直孜孜不倦,致力於攻克中老年人心理防線。

銷售們攻克老人的心理,主要有幾個套路:

套路一:假慷慨真嚇唬

人類本能抗拒衰老,老人們年紀越大,就越擔心自己的健康。

保健品商家是非常善於利用老人這種心理的。

他們常常先小恩小惠,吸引老人注意。發給老人們雞蛋、米面油、生活用品等。

而後在講座上,潛移默化給老人灌輸一些‌‌“嚇人‌‌”的理念:

‌‌“您現在的情況,是xxx病的早期,如果不及時治療,過不久就會進醫院了。‌‌”

‌‌“您這個情況已經很嚴重了,雖然現在還沒有體現出來,但真到它有反應了,再治就晚了。‌‌”

老人們脆弱的心理素質,哪裡經得住一遍一遍這樣嚇唬?

而後商家再告訴老人們:別擔心,您的問題我們產品能解決。老人就一步一步走向了套里。

套路二:藉助‌‌“大師‌‌”‌‌“專家‌‌”的名人效應

據中國保健協會調查,我國超過65%的老年人使用過保健品,66%的老年人因推銷、廣告而購買保健品。

老人們天然地信任報紙電視。商家抓住這種心理,請人在電視上演專家,以訪談的形式,大肆推銷保健品。

還記得那些年,電視上的‌‌“神醫‌‌”們嗎?

這位奶奶數年間,活躍在多個電視台,從北大專家到蒙古名醫傳人,身兼9種不同身份。

網友戲其為‌‌“著名表演專家,專治各種有錢沒處花‌‌”

神醫們的台本,有時候一不小心也會撞車。詞都不改,直接換個專家、換個產品,就又重新開賣。

這個套路商家玩了很多年了,可是沒辦法,老人們就是真吃這一套。

套路三:親情牌上陣,甘心做兒作女

老人們還有一個痛點,是孤獨。而銷售們就抓住了這種心理,時不時到家裡坐一坐,帶着水果聊聊天,關心一下老人。

這樣一來二去,老人就會慢慢放下防備心。這個時候,推銷任何東西,都事半功倍。

有些銷售,會認幾十個上百個‌‌“乾爹‌‌”、‌‌“乾娘‌‌”,嘴上的甜言蜜語,比對親爹媽不差。

只是他們心裏面究竟怎麼想,或許只有自己知道。

對於銷售來說,保健品有沒有效不重要。他們有無數種話術,來應對沒治好病的必然結果:

您有沒有按時吃啊?

可能是您體質不一樣。

再試兩個療程吧,中藥見效慢。

您這是身體又出問題了呀?沒關係,我們還有另一種保健品。

細究起來,這些銷售的賣法,實際上賣的是感情、是焦慮、是預期,唯獨不是老人想要的健康。

它就像畫了一個昂貴而美好的餅,人們永遠吃不到,看到了感到安慰而已。

國內的保健品,幾乎都是從廣告和銷售起家,沒有從產品起家的。塑造的形象塌了,產品也就玩兒完,換一個帽子重新登場。

曾有人說:‌‌“如果國產保健品不騙人,都對不起這輕鬆優越的行騙環境。‌‌”

因為保健品只是食品,卻被故意混淆成有藥效,然後貼上高價,推銷給不知情的消費者。

三株已經成為歷史,權健正在被口誅筆伐,但過不了幾天,一定會有新產品被推至台前,換一撥包裝,換一個謊言。

但永遠換不了的,是那些‌‌“自願上當‌‌”的老人、被耽誤治療的病情、和打了水漂的血汗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鳳凰WEEKL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