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經研究決定去世

前兩天收到了一份資料,是關於一個現行反革命分子的死亡調查檔案,檔案的主人是一個叫塗香棋的理髮師,因在六十年代前期參加了一個所謂的“衛軍”的反革命組織,在文革中被批判,後因不堪忍受嚴刑逼供而於1968年5月上吊自殺。為了他的死亡,組織上開始了長達十一年的調查,在這個調查檔案中,收錄了自1972年以來的歷次座談會和大隊、公社的處理結果,1972年公社黨委對其死亡的結論是畏罪自殺,其中最後的公社黨委於1979年的結論如下:

【中共江村人民公社委員會

關於塗香棋在“三查”運動中自殺問題的結論材料

塗香棋,男,現年50歲。原籍波陽縣饒埠公社人,解放前遷入我社柏林大隊儒林村居住,以理髮為職業,家庭出身貧農,本人成份農民,家庭人口7人。

塗因參加“衛軍”反動組織中“三查”運動中受審查,在審查中,採取了用逼、供、信的方式,對塗進行了嚴刑拷打,塗於是逃跑老家——波陽縣饒埠公社,在家中一棵桃樹上上吊自殺。

根據原市保衛部“關於衛軍現行反革命集團案的結論報告”稱“對一般成員,又有悔改表現的:……塗香棋……32人,不以反革命分子論處,交當地群眾進行批判。”

根據現有的材料證明,應該認定,塗參加了“衛軍”反革命組織,系一般成員,而且是有悔改表現的。經公社黨委研究決定:“塗屬於一九六八年五月三十日去世”。

1979年3月26日】

“塗屬於一九六八年五月三十日去世”,這是結論。當代人可能無法理解同樣是死亡,自殺和去世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對於死者來說還有什麼意義?在那個一切都要和政治聯繫在一起的年代,對於檔案的主人塗香棋來說,他雖然可以以死抗爭來告別這個世界,擺脫現實的苦難,但卻擺脫不了組織對他的政治評判。畏罪自殺的結論其另外的意思就是你死是你的事,是你抗拒改造,不但是死了白死而且還要罪加一等,你的家人會為此背上沉重的枷鎖。

“去世”的含義則是正常死亡,相對於“畏罪自殺”而言似乎給死者一個政治上的平反,身後的政治待遇明顯地提高。兩個結論相比較,“去世”的結論似乎是對死者更有利,但就問題本身而言這樣的結論是對死者的大不敬:不尊重事實就是不尊重死者。塗香棋因不堪忍受嚴刑拷打而自殺,是屬於迫害致死,一個“去世”的結論就掩蓋了事實,把自己的罪惡一筆抹消,這讓死者何以瞑目?

另外,在這樣一個結論背後隱藏着組織對死者高高在上的姿態,“去世”是我恩賜予你的,你如地下有知就要謝主隆恩。實際上,在1978年中共中央55號文件提出為地富反壞右“黑五類”摘帽後,就一直是這種心態,不提你過去的悲慘日子是誰造成的,只提我現在對你摘了被歧視的“帽子”,你就必須感恩戴德,你就必須要擁護我。中國社會奉行的是“死者為大”的風俗,利用死者為自己貼金,對一個對你已經絕望而走向死亡的死者而言,讓他如何瞑目?

從畏罪自殺到“去世”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從無恥到無良的過程,無恥的迫害,無良的平反。

荒唐的年代產生了許多荒唐的事件,荒唐的事件得出了荒唐的結論,這些荒唐組合在一起就組成了荒唐的世界,生活在荒唐的世界久了就不覺得荒唐了,一切就變的正常了,一個組織堂而皇之地得出這樣的結論,大家也就順理成章地接受,於是大家都相安無事,你繼續你的恩賜統治,我繼續我的感恩日子。活着的人尚確如此,對於無論是“畏罪自殺”還是“去世”的亡者,這一切更是毫無意義!

算了,不寫了!

2012-05-2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故紙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