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中第五輪貿易談判五大看點

美方政府官員及專家分析,雙方分歧雖然縮小,但是北京在川習會後做出多項讓步,讓人擔心其是否再次“輕諾寡信”

周二(1月8日),美中官員表示,第五輪貿易談判進展順利,將延長到周三續談。美方政府官員及專家分析,雙方分歧雖然縮小,但是北京在川習會後做出多項讓步,讓人擔心其是否再次“輕諾寡信”。

周二,美中官員表示在經過兩天的密集談判後,解決了許多棘手問題,並且試圖提出中方如何履行承諾的具體方案。此外,雙方官員表示在中方同意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以及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方面,取得了進展。一位了解會談情況的北京官員稱這些對話“很有建設性”。

美中雙方都認為,本周的談判為下一輪談判取得了足夠的進展,可能本月稍晚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下一回合談判。

中方承諾購買美國商品要買多少?

川普(特朗普)政府部分官員要求中方購買更多的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以及對美國進一步開放服務業市場,以解決美中雙邊貿易失衡的問題。

在川習會後,美國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曾提到中方承諾購買1.2萬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

周二結束的貿易談判,最實質的進展是中方“同意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但是沒有包括金額在內的具體細節。中方要購買多少才能滿足美方對降低貿易順差的要求,仍是未來關注焦點。

周二結束的貿易談判,最實質的進展是中方“同意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Scott Olson/)

最大挑戰:如何讓中方做到不再強制技術轉讓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Wessel)認為,一個成功的協議除了具體承諾外,必須涵蓋“衡量指標及自動執行的機制”。

華爾街日報》報導,專家分析,目前美中之間仍存在分歧,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北京確實做到不再強制美企將技術轉讓給中國合伙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已請多個行業團體及智庫提出如何使北京恪守承諾的建議。

相較於要求中方購買美國商品,被川普委以對北京談判重任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則更關注結構性改革議題,例如中共對國營企業的補貼以及竊取美企知識產權的問題。據了解,他正在考慮通過多種方式確保北京遵守承諾,包括在北京開始落實承諾時才取消對中國商品徵收的2,000億美元10%懲罰性關稅,或者暫停部分懲罰性關稅,但是保留在中方未能履行承諾時重新實施的權利。

2019年,中美貿易戰預料仍將是全球矚目焦點,主導美方談判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更是鎂光燈下的主角。(Riccardo Savi/ for Concordia Summit)

《外商投資法》修正草案條文模糊

中共政府去年12月底公布《外商投資法》中英文草案、納入“不得強制轉讓技術”等規定。

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國法律專家唐納德‧克拉克(Donald Clarke)說,北京提出的《外商投資法》修正草案“不具有任何實質意義”。他說,草案的措辭含糊不清,加上中共沒有法治,地方政府是否確實執行亦存在問題。

克拉克指出,中共強制美國公司與中國合伙人分享知識產權的實務作法,通常來自地方政府的“幕後操控”,並不是根據法規要求。中共在《外商投資法》修正草案中,根本沒有處理到這個核心問題。

中方過於輕言承諾恐弄巧成拙

了解美國決策的分析人士告訴《紐約時報》,川習會後北京提出多項讓步,結合了降低關稅的實質承諾以及一些難以保證北京履行的模糊承諾。這樣的做法,無法打動川普政府中的對華鷹派,也會讓溫和的鴿派懷疑“輕諾寡信”的中方,如果提不出讓人信服的履約具體方案,是否在“故技重演”。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學者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到目前為止,北京的努力只是在“適度調整對外經濟政策,尚未達到美國和其它國家要求的自由化進程”。

專家認為,從到周二的談判進展來看,雙方似仍停留在購買美國商品及服務的進程,尚未解決核心問題,即中方的履約機制。

習近平邀金正恩訪問中國大陸貿易談判恐添變數

此外,在貿易談判進行的同時,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訪問中國大陸三天,兩人周二在北京會面。專家認為,這可能為貿易談判增添了一個複雜的變數。這項邀請雖然可能會對美方施加達成協議的壓力,但也可能收到反效果,激怒了川普政府擔心朝鮮彈道導彈和核武器計劃的國家安全鷹派人士。

1月8日,金正恩的車隊出現在北京街頭。(NICOLAS ASFOURI/AFP/)

川習會後進展速覽

去年12月川習會後,美中達成暫時停火90天及展開談判的共識,若未在今年3月1日前達成協議,美國將自3月2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提高到25%。7日是美中官員在宣布停火後首次面對面的談判。

中國經濟加速下行,上個月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破50,結束了大約兩年的擴張,進入衰退。1月6日,川普總統在白宮對媒體記者表示,他對貿易談判持樂觀態度,“我認為中方希望得到解決,因為他們的經濟表現不佳,這給了他們很大的談判動力。”

在經濟疲軟的情況下,北京急於解決與美國的貿易爭端,正在加緊努力,以滿足美國的貿易需求。中方在川習會後釋出一系列開放信息,包括重新購買美國大豆、玉米及液化天然氣、入世後首次開放美國大米進口、停徵美國制汽車報復性關稅3個月、調降700項商品的關稅、18個月來首次批准進口轉基因作物,公布最新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以及逐年放寬對外商所有權的限制。

中共政府去年12月底公布《外商投資法》中英文草案、納入“不得強制轉讓技術”等規定,並開始公開徵求意見;同時,國務院宣布將支持“競爭中立”原則,同等對待國有企業及其它中企與外商。中共新成立的“知識產權法庭”2019年1月1日正式掛牌,並於當天開始受理有關侵害智慧財產權的上訴案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