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國歌法正式上馬 外交官子女、國際學校亦難倖免

2019年1月9日,政制及大陸事務局長聶德權(中)表示,整體條例草案精神係尊重,相信對普遍市民日常生活影響不大。(李弘音攝)

2019年1月9日,公民黨表明反對草案,對條例限制市民的表達自由表示憂慮。(公民黨圖片)

香港政府將於本月底,向立法會提交《國歌條例草案》進行首讀,預料今年夏天通過。條例列明奏唱國歌的場合,如重大體育賽事、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亦要奏唱國歌。草案並建議教育局要向中小學,及國際學校發出指示,在港外交官的子女、國際學校的外籍學生,恐難倖免,亦要學習唱中共的國歌與它的歷史。(李弘音報道)

《國歌條例草案》將於本月23日提交至立法會首讀,條例中列明任何人公開及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屬犯法,最高可判監三年、罰款五萬元。

政制及大陸事務局長聶德權周三(9日)在記者會表示,整體草案精神係尊重,相信對普遍市民日常生活影響不大,條例係要對意圖侮辱國歌、公開和故意作出侮辱國歌行為的人士,作阻嚇作用。他又指條例並無追溯力,要待條例通過,才正式生效。被問到議員就職宣誓時,議員會否因為奏國歌時缺席而喪失議員資格,聶德權指宣誓係否有效由監誓人決定。

聶德權講:要由監誓人本身去判斷,到底係否違反宣誓要求,要看實際的行為和情況,例如候任議員沒有出席奏唱國歌的環節,為甚麼沒有出席?如果事前講明,要以不出席奏唱國歌,以表達我某些政治想法或理念,考慮又會很不同。

此外,他又以足球比賽噓國歌事件為例,由於侮辱國歌的行為,可能涉及大批身份不明人士或涉及使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為確保條例有效執行,草案亦會延長檢控時限,至警務處處長發現或知悉有關罪行的日期之後1年,或觸犯有關罪行日期之後的2年內,以時間較早者為準。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回應本台詢問時指,公民黨反對條例。他認為條例存在很多不清晰的地方,例如議員不出席播國歌的部份,然後宣誓,又係否構成侮辱國歌行為。他強調條例係由政府推出,政府有責任解釋清楚。他續指檢控時限延長,即係把秋後算帳期加長。

譚文豪講:唔好忘記,這條法例係政府拿出來的,他係有責任而又要解答到不同場景,究竟係如何發生或行為係怎樣,有沒有觸犯法例。今天的記者會,(政府)係完全不敢正面面對剛才所講的場景問題。你(政府)這一刻也講不出,便立下法例,其實整個行為也非常粗疏。

公民黨另一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批評,現時仍未有條文清晰界定何謂貶損國歌、亦難為貶損作出明確定義,他擔心立法後將進一步收窄香港言論和創作空間,影響表達自由。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就質疑,延長檢控期限,反映當局志在一網打盡。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就認為,政府加強管制及檢控闊度,會讓市民大眾認為這係嚴峻的刑法。而且條文亦會令市民大眾容易誤墮法網。

香港眾志亦發聲明要求終止《國歌法》立法程序,他們認為條例係逼使民眾屈從國家象徵物,國家理應尊重人民,而非相反。他們又指條例中「侮辱」的定義模糊,將為執法者提供了缺乏監督的拘控權力。對於條例要求學生學習「國歌的歷史及精神」,他們認為有關條文具體地指明規管教育的內容,反映北京政府直接操控香港教育,先例一開,將後患無窮。

不過,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就對本台指出,非常歡迎《國歌條例草案》立法,讓市民大眾明白唔好做蓄意貶損國歌的行為。他指在普通法制度下,一定要有明顯意圖及犯罪行為,才係觸犯法例。

周浩鼎講:雖然每一單個案都要看情況,不過有啲好明顯的情況例如刻意地……比如講過去,大家最明顯看到,有人在球場上刻意噓國歌,這個我相信係一種侮辱及貶損。但更重要的係,我希望講清,在普通法刑事法律下也係這樣的,必須要有蓄意意圖和犯罪行為,即係我們現在講的侮辱及貶損,才算觸犯。

《國歌條例草案》條例列明奏唱國歌的場合,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等宣誓儀式。另外,特區政府舉辦的重大體育賽事,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亦要奏唱國歌。草案也建議教育局要向中小學及國際學校發出指示,讓學生學習唱國歌,教育學生國歌歷史、精神及唱國歌的應有禮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