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郝媛媛:強婆婆的好媳婦

熟悉我婆婆的人都知道,婆婆脾氣強,不好惹。吵架時她常愛說:“我不怕你,就是頭掉了,我用頸子拱,也要拱贏你!”

但就是這樣一個婆婆,她卻走到哪裡都說我好,是個難得的好媳婦。我心裏明白,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也做不到。現在我做到了,那也是李洪志師父教我那樣做的。

修煉大法前,我每次受了婆婆的氣,就爭辯,爭辯不過,就自己生悶氣,心裏堵的慌,很難受,家裡也經常籠罩在壓抑的氣氛之中。因為婆婆發脾氣時,那真是口不擇言,怎麼重怎麼說,從來不考慮別人受不受得了,對誰都一樣,對我也不例外。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平時吃住都在一起,遇到這種情況就更多一些。

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大法,知道了要“忍”,不能與婆婆一般見識,更不能與婆婆對罵。因為師父說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法理是這樣,但每次都是在被婆婆責罵了,心裏委屈了,難受了,過後才想起來師父的這段話。

怎麼才能做得到修煉人的忍呢?一開始我很苦惱。後來通過不斷學法中我明白了,修煉人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要修自己。再與婆婆發生矛盾之後,我就不吱聲了,找自己是不是也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經過了一次次矛盾掙扎和一次次學法修心的過程,我明白了,我與婆婆之間肯定有很深的恩怨淵源,說不定我在以前也這樣對待過她、責罵過她,這輩子她才這樣子對待我的。想明白了這些,我感覺心胸豁然開朗,婆婆再怎麼說幾乎都刺激不到我的心了,婆婆也感受到了我的變化,開始到處說我好了。

去年婆婆生日那天,壽宴後,我開車送婆婆的幾個朋友回家。其中一個忍不住問我:你婆婆剛才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那樣說你,你怎麼不生氣,還笑嘻嘻的去給她張羅?我一臉茫然:她怎麼說我了?那朋友嘆了口氣說:算了,我都不好意思說給你聽了,但如果是我這樣說我媳婦,她起碼一個月不搭理我了……怪不得你婆婆老說你好!

我一聽,心裏動了一念:以我婆婆那張嘴,平日里也肯定對她們說了一些傷害她們的話,我是修煉人我都是經過了多少次的修心過程才能放得下,她的朋友不是修煉人,可能她們的心裏會難受,不如我順便給她們解解心結吧。於是,就說:你們不知道,其實我婆婆的心地很好,只是那脾氣特別躁,急起來說話不會經腦子,比較傷人心,但也就是一陣子的事,她說完了,也就完了,她不會真跟你計較。這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不會跟她計較她今天怎麼說我、昨天怎麼說我,我只需聽明白她想讓我做什麼、怎麼做就行了。在這裡,我也想請你們大家在她發脾氣時,多擔待她一些,不要跟她計較;若見到她與別的朋友急時,還請你們幫忙勸勸她,跟那些朋友解釋一下;若你們在她心情好時,能幫我勸勸她,告訴她不要那樣說話就更好了,你們是她朋友,她會聽你們的話的。

那幾個朋友聽了,都說:你說的真好!以後我們知道了,也不會跟她計較,有機會也會勸勸她。

自從那天以後不長時間,我發現婆婆脾氣開始改了,說話的語氣也變了。有一次她正在氣急敗壞的罵我說:你真蠢!你真蠢!罵到第二句,她望着我平和的臉,聽見我柔和的問她:那該怎麼做呢?她忽然醒悟了一樣,臉一下子也舒展開來了,低聲說:算了,我來做吧!那一刻,像有什麼東西在我和婆婆之間一下子破碎了。我悟到,我與婆婆之間的恩恩怨怨徹底化解了。

後來有一次,婆婆在丈夫面前稱讚我,還讓丈夫好好珍惜我。我說:“我原來沒有這麼好,現在是因為我修大法了,才變的這麼好的。”丈夫瞪了我一眼,想阻止我往下說,我就問婆婆:“事實是這樣啊,婆婆,你說是不是?”婆婆調皮的回答說:“就是,瞪什麼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