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有個潔癖女友係咩體驗?洗碗1小時 洗菜少半顆!

26歲的沈楊和女友生活在一起以來,他承包了洗碗、洗菜、洗衣、拖地等一系列家務,並非沈楊特別勤快,而係沈楊不敢讓女友做這些事——女友係個超級潔癖,洗幾個碗會花1小時;洗完的菜會少半顆;拖地會用掉幾瓶消毒水……

女友搬來當天就全屋消毒

沈楊與女友小安租住於江北盤溪路150號的保利香雪小區,沈楊在光電園一家網絡公司任職,與其同歲的小安則在觀音橋一家藥房返工,二人迄今交往了7個月。4個月前,小安搬來沈楊家,二人開始了同居生活。今(6)日,與記者見面時,沈楊翻出他和小安的合照,小安個子高高瘦瘦、模樣白凈,“我們現在完全係人前甜蜜,人後就有些講不出來的苦。”穿着呢子大衣、戴着眼鏡、圍巾的沈楊臉上滿係無奈。

沈楊講,他和小安交往之初,就得知因為工作、專業等原因,小安非常愛乾淨,沈楊當時不以為意,覺得女孩子愛乾淨係好事,也很正常,但在小安搬來後,沈楊才知道其愛乾淨的程度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她來的當天,帶了三瓶消毒水,花了一天的時間,把我租的這套房子的所有角落全部用抹了消毒液的抹布打掃了幾遍,勸她休息她都停不下來。”

洗碗1小時,洗完菜少半顆

沈楊清晰地記得,二人第一次在家裡吃飯,係喊的外賣,小安堅持把外賣收到的所有飯菜轉到家裡的碗碟內,食完以後,2個碗2雙筷子3個盤子,小安很勤快地收拾去洗,12點半開始洗,直到1點過還沒洗完,沈楊去廚房查看,原來,女友正在用開水煮洗過的碗筷,“她先用熱水去油,再用洗滌劑仔細清洗了幾遍,最後還要開水煮。”

沈楊頗有些廚藝,一個休息日,二人決定一起在家煮飯,小安早早的開始準備工作,但當沈楊看到小安洗好的菜後內心卻很絕望:一顆臉大的捲心菜洗完之後只有拳頭大小了,一大把小白菜洗完後也只剩下一小戳……原來,小安洗菜時只要覺得有不幹凈、蟲蛀過或係有看不順眼的部分,就會直接剝來丟掉,“那頓飯做出來,材料嚴重不足。”

沈楊講,小安的潔癖還涉及到吃上,比如,她現在堅決不允許沈楊吃燒烤,不許沈楊吃任何內臟,比如沈楊最喜歡的泡椒雞雜、火鍋燙毛肚鴨腸腰片都通通不許,“作為一枚吃貨,很難受。”

不敢再讓女友碰家務

如今,沈楊幾乎不敢再讓小安涉及家務事,他寧願自己承擔一切,“她做事起來步奏太多,效率實在太慢了。”但儘管如此,小安還係會在沈楊完成家務事項後,進行二道消毒工作。

“她咁潔癖,以後到底該咋辦哦?萬一我們以後有了娃兒,她又會怎麼帶哦?”沈楊講,自己想到未來的生活,不免有些擔憂。今日,記者電話聯繫上沈楊的堂姐沈棠棠,她講,最初聽講准弟妹的潔癖她還覺得很有趣,但了解其程度以後,她也覺得很擔憂,感覺已經影響到正常生活了。

而對於潔癖過度這個事,沈楊曾在微信上與小安討論過,小安回復稱:“我也想控制,但係不行,如果不達到我心裏的乾淨標準,我就渾身難受。”

徐浪(28歲男保險工作):我前女友我感覺就很潔癖,她家進門有瓶消毒水,去她家就要全身噴一遍,還有她特別喜歡洗手,動不動就講,我去洗個手。

吳莎莎(22歲女大學生):我感覺我媽就特別潔癖,她每天拖3次地,家裡的各個角落都必須達到她心目中一塵不染的標準。

謝海清(25歲女前台職員)我們公司有個女同事,最討厭摸錢,包里裝着一個手套,別人遞錢給她,她就戴手套接……好在現在手機支付越來越普及,拯救了她。

嚴重的潔癖要及時就醫

倫敦大學學院心理學博士陳志林講,潔癖係強迫症的一種,即把正常衛生範圍內的事物認為係骯髒的,強迫性地清洗、檢查及排斥“不潔”之物。較輕的潔癖只係一種習慣,而嚴重的潔癖,比如已而且明顯的影響到生活或者工作的,則屬於心理疾病,患者能夠意識到這些都係不應該出現或毫無意義的,但係又從內心湧現出強烈的焦慮和恐懼,非要採取某些行為來安慰自己,這種情況應該求助於心理醫生,可以通過脫敏療法、認知療法來糾正。

睇吓你的潔癖程度

1、在家裡一定會換上家居服、拖鞋

2、經常反覆的洗手

3、熱衷於擦鞋、刷皮鞋

4、自己的東西絕不借給他人,也極少用他人的東西

5、自己擺放的東西絕對不許別人打亂

6、不願意碰公車吊環、電梯按鈕等

7、隨身背着消毒紙巾、消毒水,覺得到處都係細菌

8、一起吃飯,必須使用公筷母匙,否則寧願不吃

測試結果:若1~3個符合,屬於正常愛乾淨範疇;

若4~6個符合,則屬於愛乾淨到神經有些過敏;

若7~8個符合,請求助心理醫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重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