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投資理財 > 正文

別吃人蔘?紅樓夢中的大夫揭開賈家的遮羞布

修蓋大觀園後,賈家之前所有的富貴氣象依然不曾改變,依舊強撐着維持表面的風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賈家窮的很突然,因為修蓋大觀園,原本一個家道殷實的公門大族,幾年功夫就一敗塗地。連賈母日常吃的米都要可着頭做帽子,都不能多餘一點出來,這種計划著過日子,可見賈家已經緊張成何等地步。但就這樣,賈家之前所有的富貴氣象依然不曾改變,依舊強撐着維持表面的風光。即便配藥的二兩人蔘,也都要上好的。

七十七回一開始,王夫人就翻箱倒櫃找人蔘配藥。翻出來的一點因為品質不過關,被王夫人嫌棄。上好的又沒有,急的王夫人沒有辦法,只能咬牙說:這可沒辦法了,只能去買二兩。

二兩人蔘讓王夫人如此糾結,皆因價值不菲。之前說過,乾隆年間,揚州的參價即便最差的五等人蔘也要一兩人蔘七十兩白銀左右(當地官員給乾隆的聖旨明確講明)。那麼,王夫人所用上等人蔘絕不止五等,可知這二兩人蔘能貴到什麼程度,不怪王夫人左右糾結。

王夫人沒錢還用上等人蔘,這是典型的富貴習氣。她遍尋不着沒辦法去賈母那裡討了一些早年剩下的人蔘給大夫,大夫說已經糟朽了,隨後又加了一句話帶回來:倒不拘粗細,好歹再換些新的倒好。

言外之意就是不用特別好的,但起碼要新的。醫生這話等於狠狠的抽在王夫人的臉上。王夫人作為管家娘子,榮國府落敗她是有一定責任的。起碼大觀園抽幹了賈家,她看不到修大觀園的害處,卻一定知道自己家話花費這麼多有沒有能力承擔。但她並沒有過規勸行為。之後榮國府越來越窮,她做的要麼是騙賈母圓自己面子,要麼是騙賈政,左右就是不讓長輩和丈夫自己家窮的要揭不開鍋了。

可事實能遮掩的住么?

賈家窮的很突然,因為修蓋大觀園,原本一個家道殷實的公門大族,幾年功夫就一敗塗地。連賈母日常吃的米都要可着頭做帽子。(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賈母吃飯的米是特供的。這個米賈家田裡產量也不多,平時應該都是外買的。一個老太太一年能吃多少?可就是這個米已經到了每頓可着賈母飯量做,多一點也不能了。這是什麼情況?

賈家徹底節衣縮食,艱難度日了。如此嚴峻,為什麼還不說出來大家想辦法?鴛鴦說可着頭做帽子,王夫人忙回道:這一二年旱澇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數交的。這幾樣細米更艱難了,所以都可着吃的多少關去,生恐一時短了,買的不順口。

何為當家娘子?男主外,女主內。夫妻相互扶助才是家庭興旺的根本。可王夫人在內當家是失敗的。更別提賈家對外政策的一敗塗地。很多人動輒說賈家敗落是男人無能,何必歸罪一個女人。但別忘了,女主內,女人也是有很大責任和權利的。王熙鳳罵尤氏:自古說:妻賢夫禍少,表壯不如里壯。說的就是妻子的責任。如果王夫人真的盡到妻子的責任,賈家也不見得會這麼快一敗塗地。起碼榮國府內部可以整頓,改革,節省,開源節流的地方太多。王夫人一概視而不見。

從二兩人蔘到賈母吃飯的米可以看出。王夫人這個真正當家人,家裡已經窮了,但她的富貴思維還沒有轉變。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也是真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資理財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