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子凌晨2點入住民宿 開口一句話把前台嚇到!

1月5日,錢江晚報接到報料,位於杭州青芝塢的杭州曉園往事客棧投訴,有位顧客來前台想用專業點評換免費住宿,遭到拒絕後竟從網上下單入住,退房時要挾前台不退房費就給差評。

錢江晚報記者立即進行了核實。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

民宿投訴:客人凌晨2點入住12點退房

要求私下返還房費,不給就差評

事情要從1月4日半夜12點說起,像往常一樣,杭州曉園往事客棧的前台韓小姐接到了一個來自“去哪兒”的訂單,客戶訂一晚單人房,房費80元,1月5日下午2點之前離店。

1月5日凌晨2點,客人入住了,是一位1米6左右的普通女孩子,穿着羽絨服,整個人有點文藝的感覺。

到了1月5日中午12點,對於杭州曉園往事客棧的前台韓小姐來說,“是個現在想起來都十分生氣的時刻。”

那位客人看着年紀輕輕,一開口就說自己是試睡員,可以寫好評,代價是要免去這一晚的房費。韓小姐表示試睡員基本上是酒店參加網站的試睡員推廣活動,有試睡員賬號的用戶通過網站申請試睡名額,然後入住進行中肯點評,網站退還房費。“基本上都是酒店和網站溝通,我們現在也沒有試睡的活動。哪有平常的日子,自己住了一晚上非要說試睡,讓店家退錢的道理。”韓小姐說。

韓小姐和那位姑娘發生了爭執,“姑娘1998年生人,安徽人,說話一套一套的。姑娘說這裡那裡有瑕疵,拿着手機說你看我都編輯好了,一定會給你們好評的,你把錢退還給我。”韓小姐第一次遇到這樣的要求,爭執過程中是又氣又懵,到最後,“我給去哪兒打電話,直接取消了她的訂單,退了她80塊,這樣她就沒有要挾的把柄了。”韓小姐說。

而且,退房時,韓小姐發現這位姑娘她曾經見過,前幾天就來過,提出可以寫專業點評換免費入住。當時韓小姐就已經明確拒絕了她的要求。

韓小姐說:“試睡員雖然是個新興的行業,可是也不能明確說過不可以了,還直接下了訂單強行要試睡點評,這樣酒店還賺不賺錢啦!”

2

不少民宿表示曾遭遇過女孩要求試睡免房費

至少6家民宿被造訪過三四次

遭遇這樣強買強賣的事情,韓小姐心緒難平,她在青芝塢民宿群里發文,講述被無理要求退房費的事情。沒想到,這個有着217家民宿的微信群內,不少店家都說遇到過這個女孩,同樣是要求以專業點評換免費入住,都遭到了拒絕。

見過這個女孩兩三次的就有6家。

同樣位於杭州青芝塢的杭州甲乙丙丁時尚酒店也在前幾天與女孩相遇。工作人員周先生說,這個女孩子已經來過兩次。第一次,女孩一來,先讓周先生帶她轉了轉酒店的房間,大的、小的、貴的、便宜的,數數有十幾間。挑了一個最貴的,說要用專業點評換免費入住。

這家酒店剛剛裝修,原本周先生覺得如果入住一晚,進行中肯的評價,對於擴大酒店的影響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結果,她一轉口說要住三個晚上,我感覺不對,我就說再考慮一下。她又說要當晚入住,我就打發她走了。”後面這個女孩再來,周先生就敷衍打發她走了。

杭州青庭國際青年旅舍的工作人員李小姐也碰到過女孩三次。第一次是2018年12月底,一來就以顧客的身份要求看房型。第二次的時候說自己是試睡員,要求免費試睡一下,第三次也是同樣的要求。“我們老闆沒什麼興趣,所以後來都打發她走了。”

還有多家青芝塢民宿老闆表示看到過她,內容基本上都是試睡和免費入住。

3

女孩自稱是私人試睡員,與店家達成協議

店家說:請試睡員,為何不睡500元房卻睡80元房

通過微信,錢江晚報記者聯繫到了女孩阿欣(化名)。她聽聞記者採訪,初時十分驚訝。她表示自己與杭州曉園往事客棧之前有達成協議,是店家同意試睡的。“試睡點評的形式,我和他講過,去拍照片,他也同意。我拍了很多好照片,相冊都有。”

那為何最後沒有付房費,而變成了取消訂單?阿欣的解釋是拍到了一張有點瑕疵的照片,店家說不需要點評了,說給退單,自己反覆問需不需要上傳點評,店家說不用了,最後才取消了訂單。

關於是否有不退房費就給差評,阿欣表示是根本沒有的事情。阿欣發了一堆酒店的照片,包括床、沙發、沐浴露、馬桶。並且給了一張截圖,上面小圖標是試睡員。

圖:阿欣拍的酒店照片

錢江晚報記者將阿欣的回復轉給了杭州曉園往事客棧,店家提出了質疑:“凌晨兩點入住,和誰溝通過試睡的事情?我們店有500元的房間,為什麼不給試睡員住好的房間,而讓她住一個80元的小房間。”店家明確說,如果酒店在網上發佈試睡任務的話,酒店會明確哪種房型需要試睡。

對於店家的質疑,截至錢報記者發稿時,阿欣沒有再正面回復,也沒有提供試睡協議。

律師說法:

試睡員不是自己想睡就睡

如果沒有與店家的協議

以評價為籌碼要求退房費涉嫌敲詐勒索

姑娘說自己是試睡員,店家說我們從來沒有邀請過你。而至記者發稿時姑娘也無法提供她所稱的與店家之間的試睡協議。民宿群中有店家發起提醒,有人開始討伐。

姑娘的行為其實在法律上也有很大風險,如果以差評為要挾要求退房費,其行為性質接近於近年來大力打擊的網絡差評師。

而店家能否輕易發起試睡,以免費試睡來換取好評,2019年1月1日起新實施的《電子商務法》中也有相關規定。

浙江東鷹律師事務所倪越卿律師為錢江晚報提供了專業法律分析——

試睡員作為一種新興事物,目前並沒有專門的法律法規對其法律關係進行調整,但無論店家或試睡員,仍需要遵守《合同法》、《民法總則》等法律法規的原則性規定。

《合同法》第十四條規定:“[要約]要約是希望和他人訂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該意思表示應當符合下列規定:

(一)內容具體確定;

(二)表明經受要約人承諾,要約人即受該意思表示約束。”

酒店參加的試睡點評活動,是指擁有試睡員賬號的用戶通過網站申請試睡名額,然後入住酒店進行點評,網站退還房費。實際上,酒店通過參加活動,在網站上向不特定的試睡員發出要約,試睡員通過網站申請試睡名額,獲准後入住酒店,點評後網站退還房費,系與酒店、網站三方之間就試睡入住達成了相應合同,該合同不同於一般酒店合同之處在於點評後退還房費。試睡員的身份和賬號,在酒店未參加活動、試睡員本身未報名的前提下,並不產生特別的法律效力。

本次事件中,店家稱其目前並未參加網站的試睡活動,試睡員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報名參加了試睡員活動,酒店、網站三方之間並未就試睡入住達成相應合同,應當認為,根據各方真實意思表示達成的,是一般酒店入住合同,酒店應當提供房間,試睡員也應當支付房費。

若試睡員主張其與酒店之間簽訂過試睡協議,則應提交相應的證據予以證明。需要提醒酒店的是,根據2019年1月1日起實施的《電子商務法》第十七條的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全面、真實、準確、及時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務信息,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酒店作為電子商務平台內的經營者,也應當遵守該條款的規定,與試睡員之間簽訂的試睡協議中的條款是否合法有效,有待進一步考量。

如果該名試睡員在要求退還房費的過程中,以不退還就給予差評為由對酒店進行威脅,使酒店及其工作人員在恐懼名譽受到影響心理下退還房費,一旦金額較大,可能構成《刑法》中的敲詐勒索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