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共透過領英徵招技術間諜 希望硅谷堅持原則

當然現在領英決定不在中國封鎖我的帳號,我也是很高興,因為我們知道微軟對中國政府是非常順從的。領英是現在唯一一個能在中國正常營運的跨國社群媒體,因為臉書跟推特在中國都是被封鎖的,而只有領英能做到在中國分享內容這點。而且這個對中國商業很重要,因為前陣子有一個消息便是,中國透過領英徵招技術間諜。

幾天前,領英(LinkedIn)中國封鎖了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在該平台的帳號,但隨後又取消封鎖。對此,德國之聲採訪了周鋒鎖,他表示在當今的背景下,解鎖“算是很難得的好消息”。

德國之聲:可以請您概述一下當初是如何得知您的領英帳號在中國被封鎖了嗎?

周鋒鎖:當時我收到來自領英的一封電郵。我看了一下,然後也很驚訝他們會以這樣的方式告知我的帳號在中國被屏蔽了。我收到電郵的時間是上周三(1月2日)晚上九點鐘,而同時我也正在跟一名朋友分享我微信被封鎖的事。兩件事發生的時間點非常接近,所以剛開始我就覺得這兩件事之間可能有些關聯。這讓我感到很緊張且生氣,因為這兩件事可能都是因為我在微信發佈了一則關於習近平的文,導致北京那邊做了一些動作,而最後產生這個情況。具體的過程我並不熟悉,而這也是領英的回應當中沒有提及的地方。他們沒有解釋為何我的帳號在中國被封鎖是因為一個錯誤引起的。……至於我的帳號被封鎖的過程,被封鎖後會有什麼樣的影響,這些我都不知道。如果針對這方面領英能給一些解釋的話,也是很重要的細節。但他們肯定不願意公布他們怎麼封鎖、為何封鎖一個帳號,以及還有哪些人被這樣的規定影響,但我覺得這些都很重要。

後來我想想,其實我也很高興他們發了電郵通知我,因為以往很多時候,微信用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被封鎖了。有時候可能我跟一個人談話談了十句,裏面有五句是被屏蔽的,那麼雙方沒有意識到,就有可能產生很大的錯覺。在領英告訴我後,我也開始比較警覺,並開始想這個問題。我問了國內一些用戶,他們也沒回答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事件嚇着了。既然他們現在承諾不封鎖我的帳號,所以在牆內應該可以看到我的帳號。我覺得到底我的帳號有沒有被解鎖了,這個事實蠻重要的。

以前我主要用的社交媒體是推特,因為中國異議人士由於工作問題,很少用領英。但我後來意識到,起碼對於大部分關注中國的這些專業人士來說,透過我了解中國人權的情況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原來也是想我會分享一些跟中國經濟相關的內容,但主要是從人權的角度來談相關議題。從這個意象來講,我覺得在領英分享文章對我來說很重要。

當然現在領英決定不在中國封鎖我的帳號,我也是很高興,因為我們知道微軟對中國政府是非常順從的。領英是現在唯一一個能在中國正常營運的跨國社群媒體,因為臉書跟推特在中國都是被封鎖的,而只有領英能做到在中國分享內容這點。而且這個對中國商業很重要,因為前陣子有一個消息便是,中國透過領英徵招技術間諜。所以,我相信領英對中國政府來說,在商業這個領域是息息相關的。而現在領英在我的這個案子上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將來我希望他們不要再改變他們的原則了。我相信我的案子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先例,如果領英能堅持下去,我覺得比起過去來講,對在中國有廣大用戶的社群媒體來講,是很大的進步了。當時我收到他們決定不封鎖我帳號的電郵後還很高興,因為在現在這種數字極權的時空背景下,這算是一個很難得的好消息。

德國之聲:推特上,很多關注中國議題的人士將領英封鎖您的帳號,與領英讓中國政府控制他們在中國內部的一些營運做聯想。對此您怎麼看?

周鋒鎖:中國這套經濟體系與國際社會最大的衝突,就在於中國沒有一個公司是獨立於國家的。不論是不是國有,這些公司都是完全執行國家意志的一部分。但領英作為一個美國公司,它在這件事上變成中國國家機器的一部分。這就是我所講的全球數字化後的另一面,便是一個極權國家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影響一間公司的營運,而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的。這對現在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而這也是一個很令人警覺的問題。

德國之聲:了解到之前您也曾因為抗議谷歌為中國量身打造的“蜻蜓計劃”而有所行動,您能談談相關的經歷和看法嗎?

周鋒鎖:因為我以前住在舊金山,所以我對谷歌充滿了尊敬。過去因為其創辦人的價值觀,讓谷歌做了很多正確的事情。比方說我們的電郵被駭客侵入這件事,那Hotmail最早都沒告知我們這些事情。谷歌最早告知用戶他們的電郵帳號,正遭受政府支持的駭客攻擊。也因如此,我成為很積極的谷歌用戶。後來出現蜻蜓計劃這個問題後,我一方面當然覺得很痛苦,因為谷歌竟然能做出這樣背叛原本價值觀的決定。另一方面,也是一個現在這個體系上,公司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

這也是貿易戰一個很根本的原因。貿易戰不只是貿易逆差的問題,而是一個雙方基本價值觀不同的問題。如果允許政府干預私人企業營運,那這對世界改變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政府這樣影響企業營運,會讓人民輕視自由經濟的價值觀。所以我還為了蜻蜓計划去谷歌抗議過。我十月某天中午去谷歌,……問了大概五六十個人,他們都是看到我就跑了,沒有人願意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我認為這是很可悲的。這樣一個公司,以前都是不因利益而妥協的,突然就變成這樣。明顯它做錯了事情,但它卻還想做。這是因為利益驅使的關係。

硅谷被北京控制的現象是非常糟糕的,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這些科技在我們生活中非常重要。谷歌蜻蜓計劃跟領英封鎖我帳號的事件確實也是很有關聯,因為基本上我們目前對谷歌還是存疑的。

德國之聲:您認為在您的事件後,領英用戶還應該對這間公司的營運投入百分之百的信任嗎?還是使用者應該開始意識到他們個人的帳號,可能都被中國政府牢牢的掌握住了?

周鋒鎖:經過我的事件後,中國政府掌握住領英用戶帳號的可能性當然就很大了,而這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德國之聲:您認為美國國內領英的員工或用戶是否該效法谷歌員工,用集體抗議的方式來迫使領英不再因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而妥協?

周鋒鎖: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但這次根本原因還是我在推特發文後,這個事件在推特上有足夠的公眾關注,所以也造成領英就這個事件做出很快的回應。我希望我的事件是一個很好的先例,但長期來說,我希望不只有像我這種維權人士發聲來提升大眾對這種情況的警覺。對美國公司而言,它們必須好好考慮跟極權的中國政府做生意時,長期的成本為何,那對中國的改變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