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祝佳音:可以遵守規則 但不要放棄對規則的懷疑

你們知道,在國內想出一本書需要‌‌‌‌“書號‌‌‌‌”。這個書號不是ISBN那種東西,你可以理解為每本書的身份證。有身份證,才能賣書,沒有書號,莫說賣書,印刷都很難,像點樣的印刷廠沒看到書號是不會印刷的。

關於這個ISBN號,其實有個小插曲。據我所知,在大多數國家,ISBN號你隨便去網上申請一下就拿到了,那玩意兒就是個便於檢索的號碼,跟網址似的。我們當年和老同志開座談會,告訴他們在美國等國家‌‌‌‌“誰想印書就印書,不用任何申請審查,有沒有人買是你自己的事兒,但印書賣書沒限制‌‌‌‌”,老同志瞠目結舌,表示難以想像。然後若有所思地表示,這樣美國都沒亂,看來資本主義國家也有可取之處。

那麼這個書號歸出版社發,而出版社呢,很顯然你們知道絕大多數(我懷疑是全部)都是‌‌‌‌“公家背景‌‌‌‌”的。當然出版社裡有一些老同志,政治是很過硬,但經營能力不行,出版社生活就很清苦。大概是80年代吧——太遠了我今年才17歲都是聽叔叔說的——一些書商為了經濟利益,就和出版社買書號,1萬塊錢,買個身份證,我來出個言情小說吧!

買賣書號當然是違法的,但是法外可以容情,而且當時這事兒也沒人管,於是這條路就走通了。現在我不知道,2005年前後,市面上大概50%以上的書都是這麼乾的。當然,一般出版社會最終檢查一下書稿,畢竟雖然你給錢但也不能讓你胡逼作死順便連累自己。這個也分出版社,有一些出版社,山高皇帝遠,就非常強力。比如內蒙古的一些出版社和海南的一些出版社,當年出過大量日本動漫,可謂敢為天下先。

書號/刊號/光盤號,這些是不同的資質,價格也是不一樣的。刊號最尊貴,圍繞着它湧現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還有不少前輩拋頭顱灑熱血,有一些可能現在還關在監獄裏這就不提了,書號在中間,8000-20000不等,光盤號最便宜,我記得2003年左右是3000元。數兒可能有錯,畢竟太久了...

接下來我就要說到一位強者,這位強者是我的前輩,為人蹦蹦跳跳。當然我入職時他已經去其他公司了,於是僅余傳說。你們知道賣書也要賺錢,而且賺得不多。10塊的書,6塊賣給全國經銷商,全國經銷商7塊賣給地方經銷商,地方經銷商8塊賣給書攤。反過來,10塊錢的書,印刷和紙張一般要3-4塊,再減掉人員成本,所以一本書賺得很有限(我現在看到一本同人賣到50,不由得感慨當年沒趕上好時候)。而且對於很多非暢銷書而言,書攤沒賣出去的書,最後是可以退回來的。所以說本來就是小本生意,再買個書號,基本上就在賠本邊緣遊走了。

那麼我這位前輩強者忽然發現,書號雖然很貴,但是光盤號很便宜啊!於是他就開創性地發明了一個辦法:一張光盤裡塞滿網上下的共享小程序,同時附贈一本200頁的光盤說明書(裏面是內容)。這個說明書里是什麼內容呢?他想出的書是什麼內容裏面就是什麼內容。

這個方法一舉降低了成本,而且充滿了阿凡提式的巧思。我是特別喜歡這個解決辦法的,不但巧妙,而且荒誕。但想想的確也是法網恢恢,疏而...他的確鑽了空子,但他反正也沒事兒。不但自己用這個方法,還啟發了同行,於是在那些年,大量書用這個方式出版了。

所以說在傳統出版行業呆過的人,講道理,看到天一的事情,真的不太覺得這種事兒能和‌‌‌‌“其他判10年的犯罪‌‌‌‌”等同——違規犯法了,不管怎麼說,認,可是10年,其他判10年的犯罪那得是幹什麼了?沒有被文化稽查大隊衝進辦公室的經歷不足以談人生(那是另一個故事但我不會講)。當前的圖書出版市場早年就是由一批腦子活膽子大見錢眼開的書書商打出來的,之後每一步都在違法的邊緣瘋狂試探,倒也不是為了別的,主要是為了錢,但是錢也就代表人民群眾喜聞樂見。

當然我現在已經遠離實體出版行業了,這些都是模模糊糊記得的,如果有錯漏,那就多擔待吧。然後我想說什麼呢?我想說的還是那句話,不要因為有規矩,就天然認為規矩是對的。你可以遵守規則,但不要放棄對規則的懷疑。你自己應該有一套價值觀,當然它必定來源於外部對你的影響和教育,但我覺得其內核應該無限趨向愛、自由、善良和尊嚴。

補充信息:

【1】@沉僉:給大家推薦一下Kindle的自出版平台Kindle direct publishing。對紙書特別執着的朋友還可以了解一下同樣是Amazon旗下的CreateSpace。沒有審查,自己定價,自己上架。紙書按需印刷。不需要作者出本金。作者只需要安心創作然後用實力分錢。具體細節都自己去官網看吧。

如果中文創作的流亡遷徙已經成為必然,儘早了解這個世界的出版自由其實已經發展到了什麼高度是十分必要的。

順便說一嘴,世界知名且已經改編成電影的同人小黃文《五十度灰》就是KDP出版的。

【2】@哈姆林的透明子:我來補充一下,kdp提供兩種書號,一個是asin(亞馬遜電子出版物專屬)一個是isbn(國際通用書號)如果只出電子書並且只依託亞馬遜平台出售,則只用asin即可。兩種書號都支持圖書館收錄和Goodreads錄入

【3】@紫膺Yuliya:多年前,我採訪過一起非法出版物案件。一部反映三門峽庫區移民的紀實文學《大遷徙》,以雜誌社增刊的形式出版,作者將自費出版的一萬多本書送到當地,被當地警方以非法經營罪抓捕。警方認為,雜誌社增刊沒有報批,因此是非法出版物。此為‌‌‌‌“渭南書案‌‌‌‌”。

在渭南城裡,我吃了非常好吃的陝西萊,見了當年要求作者寫這部報告文學的農民們。三門峽庫區移民是一個非常大的群體,他們對當年的移民有很多的疑問和不滿,但訴求不能抵達天聽,因此才要求這位作家幫他們寫一部書。為首的農民頭腦特別清楚,非常有組織力,和他交流了半日,我明白了,警方真正的恐懼是什麼。

此案的當事人是前《檢察日報》的前記者,後來被取保候審,很大的原因是最高檢過問。

我記得,寫稿時我查閱法律條文時,冷汗淋漓。一本書內容被認定違法,或者審批程序有問題,都屬於非法出版物。這樣的出版物不管是冊數到達了一定數量,還是賣的錢到達了一定數額,非法經營罪就在前面等着你。出版界以書代刊,以刊代書,都行走在這個灰色的邊緣地帶。問題不在於有沒有人冶你,而是想不想治你,賣盜版書不一定被查,你搞幾本內容敏感的書試試。以這一條入罪,不異於用尋釁滋事、偷稅漏稅來治人。簡單、直接、高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祝佳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