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優雅地老去」有多難?

一個月前,我爸喊背部疼痛,遊走式地痛了兩周左右。

以為是老人普遍的腰酸背痛,給他貼膏藥,拔罐,捶背,買葯。

但是都不起作用,他自己是個‌‌“赤腳‌‌”中醫,平時很不喜歡吃西藥或者去醫院。如果不是痛到頂不住,他不會妥協地跟我們去檢查。

縣城一查,說心臟有問題,需要進一步確認輕重程度,要去市裡。看心電圖單子上寫着‌‌“心肌缺血‌‌”,心裏有些茫然又有些害怕。

醫生又來一句:‌‌“查了看需不需要做搭橋手術……‌‌”。更害怕了,當時恨自己不是個百科全書,後來四處找懂得人問了問大概情況。

一夜沒睡踏實,第二天閨蜜在醫院的姐姐給了建議,讓去市裡查一查,不嚴重就回來吃藥治療。默念着這個結果,去了市裡,結果卻是嚴重,需要手術。

於是在市醫院呆了十幾天。這些天里,老爸基本一直在掛瓶。那种放在床頭的輸液泵,一針管葯要輸幾十個小時,每小時只注入體內2毫升或3毫升。

此前,老爸從沒輸過液,也很討厭醫院。但這一次,他乖乖配合治療。掛了幾天葯,身上沒那麼痛了,也就更配合了。

同時又會很憂傷地對來看他的人說:‌‌“像牛兒一樣被拴這了,廁所都去不成。‌‌”

又說:‌‌“人老了沒有用,擋事(佔地方)……‌‌”

​即使有我們寸步不離地陪伴,他仍然還是受了許多煎熬折磨。

第一次造影手術後,手腕動脈只能勒着,於是手腫了一夜,痛得難忍,吃止痛藥撐了一夜。第二次搭橋手術,手腫得好一點,但還是痛了好多天。

不可避免地老去狀態,發生最多的是生病。老去的器官零件都在發生變化,只能修修補補。

如果只是平時在家吃點葯就好,那還算不錯。就怕住進醫院,接受各種‌‌“折磨(救治)‌‌”。

如果說老去不生病就不狼狽,那也不一定。

昨天小區的一位獨居老人,拿着電費卡四處找人問怎麼交電費。

只因電錶換成了手機交費那種,小區物業不能再代繳,要麼自己在手機上交,要麼去鎮上交。

說起來是方便了,可是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又不方便跑很遠去交費的老人,頓時就狼狽了。

總有人說‌‌“優雅地老去‌‌”,以前聽的時候,還天真以為真可以優雅老去。最近看到蔡康永說:‌‌“為什麼要強調優雅地老去?不應該是接受狼狽地老去嗎?‌‌”

突然覺得他的說法並不悲觀,雞湯說的道理,有時候只是大範圍的口號和激勵。真實的生活,一點一滴,冷暖自知。

老去後,不管窮還是富,都會有狼狽的瞬間。區別無非是程度大小、時間長短、表現狀態不同而已。

有個新聞里,90多歲的老爺爺出去後迷路了,打了110,給送回家來。

老太太訓他:‌‌“看吧,又找不到路回家了吧!‌‌”

老爺爺說:‌‌“那有啥,又不是第一次迷路了……‌‌”

大概就是這樣的對話形式吧,老爺爺的態度就很坦然了。人老了,就算在家門口迷路、也不算什麼不好意思的事。

每個人都要老的,我老去走,你老着來罷了。你覺得我老得狼狽,將來也會有人覺得你老得狼狽,早遲的區別罷了。

如此看來,身處何地,接受什麼樣的榮耀或狼狽,不用刻意在意‌‌“優雅‌‌”,因為這個詞的代名詞,有時候又叫‌‌“面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萱小蕾情感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