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牛鬼蛇神和鬼棚趣話

“鬼棚”,是文化大革命運動中,革命群眾實行無產階級專政,關押那些“牛鬼蛇神”的地方。

“鬼棚”是房子,不是“棚子”。

“牛鬼蛇神”則是“地富反壞右”的代稱。

“鬼棚”各地都有,有些地方叫“牛棚”,這也是當時在全國流行的中國特色。

在文化大革命運動中,並非只是領導幹部們挨斗,也並非都是“地富反壞右”們挨斗,在“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政治大環境下,你無產階級、貧下中農如果一不小心,照樣也要挨斗。

我們班的彭兵,是抗美援朝的退伍兵,出身成分是貧下中農。他一字不識,照樣也挨斗。

彭兵近四十歲了,還沒老婆,跟我們一樣住在集體寢室。

一日,彭兵在補衣服時,一時興起,他將《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歌詞給改改,唱了起來。

這首革命歌曲,經彭兵改後的唱詞是:“革命軍人個個要老婆,最好人人發一個;第一最好都是雙職工,自帶飯票不要我養活;第二娶個農村大姑娘,千萬不能帶個丈母娘……”

彭兵的自創歌詞,純屬玩笑,也談不上黃色下流。這只是他的一種做夢娶媳婦的妄想,也是一個不切合實際的願望。但他撞在革命歌曲這個槍口上了,該他倒霉。

革命歌曲《三大紀律八頂注意》,據說毛澤東和林彪都親自參與了修改。

《三大紀律八頂注意》原名《紅軍紀律歌》,歌詞幾經修改,後由解放軍總政治部統一訂正。

其實《三紀律八項注意》的曲調,來源於國民政府革命軍馮玉祥部隊的《練兵歌》。後來有人考證,《練兵歌》的曲調也非原創,而是來自張作霖的《大帥練兵歌》。而《大帥練兵歌》的曲調,又來自清末名臣張之洞《軍歌》。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湖廣總督張之洞以其護國軍營為基礎,編練新軍。按陸軍部新營制,編為一鎮一協,部隊駐紮武漢三鎮。清王朝決定在軍隊中放棄傳統武術,學習現代軍事操練,於是請德國人擔任部隊的軍操教練。

《軍歌》為張之洞親自填詞,詞曰:朝廷欲將太平大局保,大帥統領遵旨練新操,第一立志要把君恩報……云云。

漢口的清兵們就高唱着這首《軍歌》,在操場操練。

也有人說《軍歌》的曲調,源於德國軍旅歌曲。

這些歷史淵源,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黃色小調的曲子多得很,彭兵不用,卻偏要用這首革命歌曲《三紀律八項注意》的曲調來抒情,結果就出事了。

若是他用其它歌曲的曲調唱他自編的“想娶老婆歌”,料想應該無事。也可能,他只會唱這一個歌曲。結果無端禍起,彭兵被“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喜歡斗人的積極分子們大斗特斗,還被冠以“壞分子”之名,關進鬼棚住了一陣子。

再舉一個例子:同時期故鄉六安地區廬劇團一位演員,在家吃完晚飯,坐在門前看畫報,與鄰居閑聊。他看着畫報上紅光滿面的毛主席畫像,對身邊的人說:“看毛主席這精神氣色,絕對能活到一百二十歲。”

誰能活一百二十歲呢?他的原意是在別人面前奉承毛主席身體健康,說他老人家的好話而已。

不料他的話卻被人檢舉,當成他是反對、咒罵毛主席早死的現行反革命,被專了政。

鬥爭會上,廬劇團的革命群眾咬牙切齒怒批此人,說:“我們偉大領袖是萬歲,萬萬歲,你竟敢詛咒毛主席只能活到一百二十歲!減去了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九千八百八十年的陽壽,你罪該萬死!”

將封建迷信當成科學真理,人們對社會的認知瘋狂到好歹不分的地步,這要有多可怕,多愚昧,多可憐。

橫禍飛災,無法預料。

這時候,“早請示,晚彙報”盛行。那些關在鬼棚里的那些“階級敵人”也要跟在大家後面,每天去向毛主席“早請示,晚彙報”。

人們很快發現問題。

如:大家在背誦毛主語錄“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幹,誰干?”時,這些“階級敵人”也這樣跟着背誦,就很不妥當。

在背誦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時,這些“階級敵人”也這樣說,就顯得很滑稽。

每當此時,有心人都在偷笑。

那些不是階級敵人的“階級敵人”,自己也感到好笑。

膽大如被關押在鬼棚的彭兵、老朱等出身根正苗紅者,就乘機發泄不滿,肆無忌憚地用高八度聲音背誦:“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每每讓人忍俊不禁。

遺憾的是,我的老朋友,燒窯的繆師傅也被關進鬼棚了。

其實,繆師傅出身貧苦,還是參加文革的積極分子。但他在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中,私自參雜上了自己的一把騷火。

運動中,他喜歡女人的花心依舊。結果,他將附近農村的一個小寡婦肚子搞大了。

東窗事發,他被關進鬼棚。

一日“早請示,晚彙報”,帶隊的領隊帶領大家讀的這一段毛主席語錄是:“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我們到了一個地方,就要同那裡人民結合起來,在人民中間生根、開花。”

領隊人讀一句,大家跟着讀一句。

繆師傅一聽,心花怒放。他原來就經常說自己喜歡跟女人結合,善於在女人身上耕田耙地、栽秧播種。如今自己在小寡婦身上下的種子已經生根,眼看很快就會開花結果,為此還犯了事,被關進鬼棚。卻沒想到,毛主席語錄里也有這一條。

平心而論,毛主席說的人民,當然不是指女人。但繆師傅要歪想,別人也阻止不住。

所以對這段毛主席語錄,繆師傅喜歡得眉飛色舞。他喜形於色地跟着領隊大聲朗讀,讀得比別人都帶勁。

我們讀着這段毛主席語錄,再聯想着繆師傅平時的言行,不由得都哄堂大笑起來。

軍宣隊的何指導員和工宣隊很快發現這些問題,以後就不再讓這些“階級敵人”跟大家一起參加“早請示,晚彙報”了。

也不能叫階級敵人閑着啊!於是,軍宣隊和工宣隊想出個辦法,讓這些級敵人單獨進行“早請示,晚彙報”。

他們將級敵人單獨進行的“早請示,晚彙報”活動,改稱為“早請罪,晚請罪”。

內容一樣,名稱不同。

形式一樣,身份不同。

雖然這是換湯不換藥的騙人騙己,但這些人搞形式主義已成習慣。花拳繡腿運用的很嫻熟,你不服不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