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暖氣不熱 煤不好使 這個冬天怎麼過?

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每年進入12月份之後,供暖問題就成了華北城市居民關心的頭等大事。尤其是去年“煤改氣”的失利,今年的天然氣供應就成了民生和資本市場的雙重焦點。

《西安日報》報道,首個供暖日,市政12345熱線收到1萬件投訴,七千是投訴供暖問題的,供暖之後的8天,5萬個投訴工單,也有一半是供暖工單。澎湃視頻報道,西安有小區暖氣不熱,一位老人手持“甩鍋高手,製冷標兵”的錦旗和業主一起到物業反映問題。

北方城市無非是市政供暖和小區自備鍋爐集中供暖,市政供暖有限價,居民5.8元/月·平方,非居民7.5元/月·平方。自備鍋爐的市場定價,通常比過去要高,還會遭遇各種亂收費。過去單位統一供暖的,本來享受着免費的福利,現在轉成市場化小區自備鍋爐供暖,價格問題就頭疼了。

投訴反映的問題,無非是以下幾種,“暖氣不熱”,“暖氣不熱還這麼貴”,“暖氣不熱物業態度還不好”。去年供暖季結束之前,就有媒體總結冬季西安市政投訴,70%的投訴指向“暖氣不熱”。2015年有一個媒體測評過西安供暖投訴最多的15個小區,最差的一個小區供暖季最低溫度只有7℃。

冷冷

西安今年新實施《集中供熱條例》,規定供熱室內最低溫度不低於18℃,過去這個標準是18±2℃,實際上在執行中就成了16℃。而且還規定供熱溫度低於18℃的退還熱費的20%;供熱溫度高於或者等於低於16℃的退還50%;低於14℃的全額退還。

西安並不是狀況最差的省會城市。

在11月1日就開始供暖的太原,有一個康樂街片區,這個片區始建於70年代,廁所和供暖設施都遠不達標。2013年“拆遷市長”耿彥波從大同來到了太原,這些年一直有居民在他的留言板下面反映康樂街片區的問題。

經過了幾次徵收拆遷之後,這個區域還有85戶自建房。本來過去兩年的棚改是解決問題的絕佳機會,但是由於入戶摸底調查同意率不到70%,所以就沒有拆。

根據澎湃新聞的報道,今年冬天康樂街片區所在的迎澤區組織了環保檢查辦公室,派人把住了片區街道的入口,一塊煤也不準運進來。一位居民後來說:

他們三番五次告訴我們不能燒煤,只要煤不拉進來,不管你燒什麼他們都不管,只要不燒煤就行。”

所以一到晚上,康樂街片區的居民就把收集到廢舊傢具,木料紙箱,甚至家中刨開的地板放到爐子里燃燒取暖,整個街區黑煙滾滾,氣味撲鼻,空氣污染不減反增。

清潔煤從理論上來講,是一種熱值高,污染少,低硫的新型燃煤。但是真正到了華北農民的爐子里,清潔煤成了不耐燒,燒不透,價格貴的代名詞。有說法叫,

“散煤封爐子一簸箕到天亮,清潔煤要一簸箕半。”

今年清潔煤的價格普遍在1200元左右,各地的補貼400~600不同,補貼後價格800左右,和散煤價格差距並不大,但是因為用量大,過去一冬天要兩噸,現在需要三噸,一個冬天的取暖費就多了1000塊錢。這對收入不高的華北農村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最近北青報深度調查了河北保定曲陽“烏龍拘留”的事件,兩名農民被行政拘留,32人被訓誡,起因就是村民使用去年冬天留下的散煤進行燃燒。煙囪中冒出的黑煙被環保工作組抓了個正着。

如此大的環保督查力度,來自於曲陽縣石縣長,今年8月份和北京通州區、河北石家莊趙縣、山西晉城城區、河南新鄉輝縣地方領導一道,被生態環境部約談。

改組之前的環保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劉炳江曾經表示,對暫不具備清潔能源替代的地區,可採取優質煤替換、配套使用節能環保爐具等過渡性措施。長期來看,還是要以電代煤、以氣代煤,完成向清潔能源的轉型。

今年夏天,國際能源署發佈的《天然氣市場報告2018》還提出了兩個特別“讓人不安”的預測:一是中國很快將成為世界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國;二是未來美國將貢獻大量的天然氣新增產量和出口增量,成為全球最大產氣國。

報告發佈的時候,正是中美貿易摩擦正式橫眉冷對的時候:川普宣布對中國的500億商品加征關稅後,中方立刻作出了同等的反擊,其中清單附件二中包含不少美國的油氣能源產品。

但那份名單小心翼翼的避開了LNG(液化天然氣)

土庫曼斯坦是中國管道天然氣進口第一大國,09年中國跟土國簽訂的協議是每年400億立方米的供給,13年又簽訂了每年增供250億立方米的合同。海關總署數據顯示,去年來自土庫曼斯坦的進口量占同期管道天然氣進口總量的84.6%。

實際上,在土庫曼斯坦以各種理由減供前的3個月,《經濟日報》才剛剛發過一篇《中土天然氣合作:投產以來向國內供氣無一日斷供》的文章,讚美中土友誼。

但是去年新年前,全國氣荒最嚴重的時候,中石油發過一個《關於再次重申嚴格執行日制定計劃的通知》,裏面寫道:“目前供氣形勢持續惡化,中亞管道已經開始間歇輸送運行,今日中亞來氣由1.2億方進一步降至0.7億方,中石油管網面臨崩盤危險。”

這裡說的“供氣形勢持續惡化”和“中亞來氣下降”,指的主要是土庫曼斯坦康采恩自11月開始多次臨時性、突發性的違約減供。對方給的理由包括:本國用氣量上升,輸氣設備壞了沒錢修等。

這個主要外部氣源減少後,國內天然氣市場的供應缺口立刻暴露出來。去年陝西、內蒙等地的LNG出廠價一度在一周內每噸暴漲2000多元,全國LNG價格最高時直接飆升到每噸1.2萬,逼的發改委不得不出售處罰了一批擅自提價的企業。因為缺口太大,去年部分地區的停供、斷暖算是讓不少人真正見識了一下“嚴冬”的厲害。

被卡脖子是非常難受的,土國坑了我們之後,我們跟美國得克薩斯州切尼爾能源公司簽署了一份25年的液化石油氣進口合同,略解了“燃煤之急”。

這個合同實際上也是川普去年11月 訪問中國大陸時帶來的禮物之一。但跟美國人買氣也不是萬無一失的。基本就是前後腳,我們剛跟切尼爾公司簽完那份長期購銷合同,才過了不到一個月,川普就宣布了加關稅的措施。

中國的天然氣進口,主要依靠西,北,東三個方向,西部是來自中亞土庫曼斯坦和哈薩克斯坦的天然氣管道,北部是俄羅斯的天然氣的管道,東部主要是海運輸入的LNG。

中國的能源現狀是缺油少氣,國內四大主力氣田塔里木、長慶、青海、川渝每年的產量都在增長,10年前這些氣田的產量是500億立方米,去年接近1000億立方米,年增幅超過7%。

聽起來增幅不少,但是跟需求增速一比,就太捉襟見肘了。發改委去年的數據顯示,天然氣消費總量超過2300億立方米,比上年增加300多億立方米,增幅達到17%,刷新了歷史增量記錄。

根據《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我國天然氣消費的比重會增加到10%,供應量將達到3600億立方米,到2030年將再翻一番擴大到6000億立方米。

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國天然氣進口增長超過26%,進口金額有1500多億,比上一年增長接近45%,其中液化天然氣,也就是LNG的進口從2010年的不到50億立方米,攀升到目前的500億立方米,年均增幅接近50%,是全球主要天然氣進口國家中是最高的。

所以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國獲得的天然氣價格不會太便宜,尤其是在冬季需求旺季的時候。

中國現行的暖氣供應方式是國家補貼,中石油保證供應,居民按照固定價格繳納暖氣費,這導致無法對旺季天然氣價格的波動做出反映。民生、財政、國資出現了一個不可能三角,總有一個要為高氣價埋單,但是又沒有一方會為高氣價全部埋單。

所以高氣價時限制價格或者限制供應,城市居民暖氣不熱,農村燒不起氣就成了必然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叄里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