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呂月:出土文物治國理政

習近平在新年賀詞中談及2018年時說:“我們過得很充實,走得很堅定”,把聽者的胃口倒沒了。諸多的“成績”,如果讓向松祚拿出數據作比較,大概都是謊話。至於要過70年華誕的2019年,習近平回顧以往用了毛澤東的“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八字,對於要走的“新征程”,還是這八字。作為總書記這樣要求自己,或是無奈,但是這樣要求中共鐵蹄下的十幾億老百姓,憑什麼?

習近平上台已逾六年,新年邁入第七年的門檻,他作的“重要講話”已達1,120個,像這樣的無理要求比比皆是,不但對人民大眾如此,對各級幹部都是如此。

2018年12月26日,習近平選擇毛澤東125歲誕辰召開政治局民主生活會,習罕見重提民主集中制,並對這始自列寧,後在毛澤東手上形成鐵律的組織決策原則進行大篇幅論述。採取的方式是政治局委員們依照《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實施細則》,進行自我檢查、黨性分析,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政治局委員定期向總書記作彙報,是習近平的發明。大外宣毫不掩飾地說:“此次民主生活會的核心就是強調中央權威和總書記權威。”

習最重要的政治盟友王岐山退出常委會之後,撰文稱“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懲治“政治腐敗”,重要方面就是“打虎”、“拍蠅”。習近平在第一任期通過反腐和整黨,將老人干政邊緣化,打散了團團伙伙的政治寡頭,從而實現權力重構,化解了執政危機。時隔六年,在廣大幹部和老百姓看來,不過是毛澤東發動文革打倒“走資派”的大清洗重演,與建立制度反腐一點不相干。

習近平是文革結出的果實

十八屆六中全會和十九大確立了習核心地位和習思想入黨章,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修憲重新確立“終身制”,對黨內高層幹部看來,不過是靴子落地,但是對經歷過文革的廣大幹部和人民群眾看來,習是走上毛澤東個人崇拜的不歸路。文革時習只有13歲,但是這場破壞文化、摧毀文明的大浩劫,影響的絕不是一代人,最近的“金科律玉”、“頤使氣指”又成為新的佐證。

2017年終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將習近平定位於“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黨心所向、民心所向”,讚揚他有六大品質“堅定信仰信念、鮮明人民立場、非凡政治智慧、頑強意志品質、強烈歷史擔當、高超政治藝術。”12月26日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對政治局委員繼續用“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繩之,會議結果對習近平的讚譽提升為:“戰略判斷高瞻遠矚、政治領導嫻熟高超、人民立場鮮明、歷史擔當強烈堅定”。這當然是對2019開局的貿易戰和下行的經濟困局給全黨打的強心劑。

從歷史脈絡來看,習近平治國繼承的只有兩點:黨的領導和民主集中制。這也正是毛鄧兩代執政屢屢失敗的根本原因。從延安整風開始,民主集中制原則把毛澤東推向神壇,建國以後,任他胡作非為,餓死3、4,000萬老百姓。62年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鄧小平也想用這條鐵律制約毛澤東,結果埋下毛用文革復仇的伏筆,文革不僅打倒劉少奇,兩次讓鄧小平下台,也讓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發展到頂峰。毛死後,鄧小平也是用這個原則先打倒華國鋒,又拿下“反自由化不力”的胡耀邦,引發八九民運。他進行六四血腥鎮壓,打倒反對鎮壓的總書記趙紫陽,結束了80年代向世界文明靠攏的改革。92年之後重啟的改革,基本與世界文明相背離,新世紀雖然搭上了全球化的經濟快車,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共不遵守入世承諾,變成世貿規則的破壞者和入侵者,鄧小平既是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支持者,也是終結者,一生毀譽參半。

習近平能否領導中共走出2019內外交困的危局?拋開利益鴻溝,當前體制內外重新產生了共識。尤其是圍着大圓桌向習近平月月彙報思想,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政治局委員們,還有讓老百姓“吃草”的老八王岐山,對習幾斤幾兩門兒清,一位貼近權力中樞的高人將最高層對習的評價總結成兩句話:“縣委書記作報告,出土文物談思想。”讓習重回河北正定當縣書記未必能幹出多少政績,雖然毛澤東未入土,他的思想對於21世紀的中國確實屬於文物級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