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滕彪:中國的「高效率」與「低成本」

多少人因爭取人權和民主而血灑街頭和身陷囹圄?當作惡者有權有勢,善良人受苦受難,當人們的自由被剝奪,尊嚴被貶低,信仰被消滅,正義遭踐踏,所謂的經濟奇蹟還值得驕傲嗎?納粹政府也曾創造了經濟飛躍,難道我們要歌頌和效仿納粹?

北京

我在上篇專欄談到中國經濟奇蹟與“低人權優勢”時,說“低工資、低福利、工作環境惡劣,強行征地拆遷、禁止獨立工會、禁止遊行示威和罷工,官商勾結、司法腐敗等等,都大大壓低了中國商品的成本,從而具有巨大的價格優勢。”限於篇幅,無法詳談。有人質疑到,“官商勾結、司法腐敗”顯然是增加成本的因素,怎麼會是減少成本呢?

這要看是誰的成本。

從經營者的角度在企業審批和運行時,因為腐敗的廣泛存在,本來可以依法獲得的許可,需要靠行賄等手段才能獲得;本來可以贏的官司,需要買通法院才能贏,這都加大了成本。但是一旦形成官商勾結關係之後,或者對於本來就有黨政背景的商人來說,則是大大降低了成本:本來無法得到的許可、批文、貸款能夠輕易得到;本來應該輸掉的官司,可以不輸反贏;偷稅漏稅、走私詐騙、內幕交易、強買強賣等等違法犯罪可以逍遙法外。這都大大降低了企業運行的成本。

從勞工的角度在專制和腐敗體制下,勞工處於極度的劣勢,工資被拖欠,工傷得不到補償,失業得不到救濟,無法建立獨立工會,無法組織集體談判和罷工,無法訴諸獨立的媒體,無法找民意代表來過問,和老闆打官司很難勝訴,上訪還要被遣送、被抓、被打。張海超開胸驗肺事件、富士康員工系列跳樓事件、孫志剛被收容遣送站打死事件、佳士工人維權遭鎮壓事件、12.3勞工NGO事件,只是中國勞工悲慘境況的冰山一角。腐敗制度大大地降低了中國勞工的成本,加快了資本的原始積累,從而使商品價格在國際上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同時大量低工資、低福利、低人權的勞力也是吸引國際投資的重要因素之一。

從全社會的角度專制和腐敗體制給資本家和企業節省的成本,除了造成勞工的痛苦之外,代價也由全社會來承擔。銀行呆賬壞賬、國有資產流失、稅收的流失、狂印鈔票造成通貨膨脹、經濟結構的失衡,壟斷造成的高電價、高油價、高網費、高學費,都得由全社會來承擔代價;官商勾結、司法不公嚴重惡化了社會道德和風氣;分配不公、貧富懸殊加劇了社會矛盾和怨恨;尤其是環境和生態的損失更是不可估量:腐敗可以使污染企業降低或完全不顧環保標準,資源過度開發、森林亂砍、黑煙亂冒、廢料亂堆、污水廢水注入江河地下,商人賺得盆滿缽滿,黨政官員有了GDP,但霧霾、河流污染、沙漠化、環境生態災害等代價,卻不得不由全民及子孫後代來承擔。

有人說專制比民主效率高。在專制體制下,一個機場、一條高速公路、一個化工廠,說建就建了,領導一拍腦袋的事。政策配合、征地強拆,財政撥款,驅逐低端人口,鎮壓抗議,“集中力量辦大事”,GDP可以猛增。韓國、台灣、蘇聯等很多國家都曾在專制下獲得經濟高速發展。民主體制下,要選舉投票,要司法獨立,要程序正義,要信息公開,要媒體監督,要保護私有產權,要保障勞工權利,要保護環境,要社會福利,出了問題還要問責政府,實在太費勁。著名的“成田機場釘子戶事件”就足以說明問題。

但專制的代價呢?中國有多少空樓和“鬼城”?多少豆腐渣工程?多少黑磚窯和血汗工廠、“斷指工廠”?多少被掩蓋的礦難?多少乾枯的河流和有毒的空氣?官員的特供、超豪華辦公樓、保衛、公費旅遊、公款吃喝、貪污、洗錢造成多少浪費?多少傾家蕩產的P2P受害者?多少基金黑幕、股市黑幕、醫療黑幕和彩票黑幕?多少得不到父母關愛的留守兒童?廣東的羅定機場成為放牛場,耗資超千億的珠港澳大橋通車之後車輛寥寥,專制和腐敗造成的決策失誤誰來買單?不可持續的發展模式造成的經濟危機誰來承受後果?

專製造成的政治、社會和道德的代價,又遠遠高於經濟和環境方面的代價。中國有多少顛倒黑白的冤案錯案?多少洗腦的教育和虛假的宣傳?多少禁書和因言獲罪的記者作家?多少被拆毀的文物古迹?多少毒奶粉、毒疫苗和地溝油?多少上訪村、艾滋村和癌症村?多少自焚的藏人和被關在集中營的穆斯林?多少人死於酷刑、勞改、計劃生育和城管的暴力?多少李思怡、孫志剛和楊改蘭?多少劉曉波、曹順利和王炳章?多少人因爭取人權和民主而血灑街頭和身陷囹圄?當作惡者有權有勢,善良人受苦受難,當人們的自由被剝奪,尊嚴被貶低,信仰被消滅,正義遭踐踏,所謂的經濟奇蹟還值得驕傲嗎?納粹政府也曾創造了經濟飛躍,難道我們要歌頌和效仿納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