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2018 草根的四個關鍵詞

‌‌「工作、考研、買房、戀愛‌‌」,小趙在2018年似乎都沒有如願。他的2018年終工作總結,可謂是字字戳心。離開大學這麼多年,他好像離夢想越來越遠,或許有人覺得他的人生正如他自己所言‌‌「很慘‌‌」。

2018年的最後一天,一切都還是那麼平靜,人們的生活大多波瀾不驚,卻又有着辛酸苦辣。一位畢業已有六年的大學生小趙,他回想起自己2018年的生活,用了兩個字來總結——‌‌“很慘‌‌”。

工作

2012年離開大學校園,滿懷着信心投入到工作中去,待遇雖然一般,但他保持着工作熱情,三年之後,他發現公司有太多太多的問題,且沒有修正的可能,就離開了這個根本無法實現自己理想的地方,換了新工作。2018年年初,他又換了工作,重新啟程。與剛離開大學校園相比,他的待遇上升了一些,不過,工作的事卻需要更多應酬,每月的開銷也增加不少,結果真正能存在來的儲蓄並不多。2018年年末,他又有了換工作的想法。在社會上打拚六年,他早已拋棄了所謂的理想,只是想好好地生活下去。然而他發現生活下去也不是很容易。苦點、累點倒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壓抑和喪失尊嚴!為了辦成一個業務,舔着臉圍着客戶打轉,只要業務能談妥,幾乎什麼事都願意干。

2018年還發生了一次極為不痛快的事情,因為某個方案沒有執行到位,他被公司領導當眾大聲呵斥,還讓他以最為誠懇的態度向全公司道歉,並做出承諾。為了讓所有人,特別是公司領導滿意,他單膝下跪,請求同事和領導的原諒。就在那一刻,他覺得尊嚴已喪失殆盡。

考研

本科讀書那會兒,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去考研。在他看來,找不到工作的人才想着去考研,而且,即便讀研畢業了,也不見得就能混出什麼名堂。第一次有考研的想法是在2015年,對第一個單位完全沒了眷戀的時候,他認真的思考了下未來。當時,他本科畢業的同學有一批剛好研究生畢業,其中有不少都找到了不錯的工作,大家看上去挺陽光,與自己較為頹廢的狀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下確實刺激到小趙,以前建立起來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瞬間崩塌,他也想去讀研。

‌‌“想的再多不如立即行動‌‌”,小趙明白這個道理,很快就投入到備考工作中去。到2018年,他已經參加了兩次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結果都不甚理想。主要原因可能還是跟他較為繁忙的工作有關。一邊考研,一邊工作;一邊要安靜地學習,一邊要為生活奔波。有幾個人能兼顧全面呢?2018年12月,當他從研究生考場走出來的那一刻,猛然覺得,或許對自己來說,考研真的不合適!

買房

由於出身農村,家境很一般,他不想在生活上給家人增添麻煩,畢竟大學讀書的那幾年,已經幾乎掏空了家底。畢業到現在,六年多的時間,省吃儉用也攢下了一筆錢,大概十幾萬。但就在他所在的三線城市,十幾萬連首付都不夠。一個快三十歲的男人,應該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了,哪怕小點、破點。小趙本想向幾個大學同學借點湊點,卻又拉不下臉面,還擔心給別人添麻煩,就罷了。在二手市場轉悠了一段時間,沒有碰到中意的,確切的說,是中意的房子自己買不起。於是,買房的事就這麼擺着。小趙說,2018年是實現不了買房的願望了,希望2019年能實現。

戀愛

‌‌“窮人配不配擁有更愛情?‌‌”小趙經常思考這個問題。他畢業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追求女孩的勇氣。大學時曾有過一段愛情,在種種現實面前,這段愛情被捏得粉碎。2018年,他本來可能會再次擁有自己的愛情,卻再次被現實擊潰。有一個公司新來的大學生,被分配到小趙一組,成為了他的助手,雖然小趙沒有展開攻勢,但兩相情願大家都能看得出來。好景不長,沒幾個月,那個女孩就考取了公務員,離開了公司,兩個人的人生軌跡沒了交集,也就沒了聯繫。小趙覺得自己配不上那個女孩,‌‌“一個農村娃,怎麼配得上城市獨生女?‌‌”他苦笑着說,‌‌“就算我真的和她走到了一起,以後的生活也不見得幸福‌‌”。

‌‌“工作、考研、買房、戀愛‌‌”,小趙在2018年似乎都沒有如願。他的2018年終工作總結,可謂是字字戳心。離開大學這麼多年,他好像離夢想越來越遠,或許有人覺得他的人生正如他自己所言‌‌“很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軼工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