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偉:為邊境牆關閉政府 川普不惜兵行險路

為邊境牆關閉政府再次彰顯川普的“堅持原則的務實主義”(Principled Realism)。 

在美墨邊境建牆,是川普政府決心拒非法移民、毒品和人口走私於國門之外的強硬舉措。12月21日參院未能通過包含57億美元建牆費的2019年預算,川普總統為此決定從22日零時開始,讓聯邦機構部分關門。截至12月31日,政府部分停擺已進入第10天。與此同時,能決定預算案的民主黨也表示絕不退讓。

雙方的僵局怎麼解決?聯邦政府關門帶來了什麼影響?川普總統在看不到答案的情況下選擇關閉聯邦政府,他在蠻幹嗎?

美國政府設計:政府不干預經濟運作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先說另外一個故事。我採訪過猶他州的一位大學教授保羅·斯考森(Paul B. Skousen)先生,他給我們聽眾講了美國的28項立國原則。我當時問他這麼一個問題:在美國政府的設計中有很多部門間的相互制衡,多達十幾項,這些制衡在防止個別權力坐大的同時,不會影響政府的效率嗎?

斯考森教授回答說,當然會影響效率,而且就是要降低政府的效率,不要讓它做事那麼快。

我不懂了,又問:可是你不讓政府能夠迅速決斷,難道不會影響國家嗎?特別比如經濟發展?

他說不會。為什麼呢?因為聯邦政府和經濟活動關係並不大。在美國,除了聯儲局這樣有限的機構外,美國的經濟活動和聯邦政府的關係並不大。美國的市場經濟體制,是按照18世紀的先哲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設計,政府只是維持市場秩序與規則,它通過非常有限的觸角,象聯邦儲備局調降利率來影響經濟,除此之外它不干預經濟活動。

斯考森教授說,如果一個政府行動速度非常快,經常出台這個法令、那個規則,然後犯下大錯的話,就會傷害經濟和國家。所以在美國先父的設計中,就是有意不要讓政府的動作太快,通過各種制衡,讓一件事可以被反覆推敲和考慮,各種情況都考慮周全,不會隨意出台昏招。因為政府不會經常、隨意的搗亂,所以美國的經濟才會蓬勃發展。

你看這個概念和中國完全不一樣。在中國,政府和經濟活動密不可分,政府控制經濟、主導經濟、驅動經濟,還運作大量的國營企業,這裡政府自己就是經濟。所以政府跟經濟活動是非常相關的,政府慢了,好像整個社會就慢了。所以中國人形成了一個觀念,認為經濟要快,政府必須要有效率。

而美國正好相反:政府和民間的經濟活動是分開的。正是由於政府和國家整體經濟活動間的這種“不干預”狀態,所以政府雖然關閉了,經濟活動照常運作,百姓的生活不會受到太大影響。所以我們來到美國的華人,經歷了多次政府關門後,常常感受不太到,政府關門主要“存在在媒體上”。

政府關門影響有限中短期不會傷筋動骨

聯邦政府關閉對於社會生活的影響到底有多大?美國人,全職和半職加在一起大約是一億五千萬多一些,也就是美國人口中將近一半的人在上班。聯邦政府的僱員,除了軍隊和郵局外(他們不關門),是200萬人。這次受到影響的政府僱員人數,目前還沒有看到完整的統計,有的說是40萬,有的說是80萬。咱們就按80萬算吧,受影響的人所佔比例是0.5%,也就是一個公司里有二百個人在上班,現在有一個人沒來。這就是政府關門的影響,所以還比較有限。

其實在保守派的理念中,很多人認為有些政府單位是沒必要存在的,比如教育部、能源部,因為他們覺得我們民間不需要你這些衙門,我們自己可以把孩子教好,把能源開發好,你們並不做實質的貢獻,只是在浪費錢,關幾天門說不定還可以省點錢。

這個看法也許極端了點,不過,這裡反映出美國社會獨特的思路。聯邦政府給社會做的貢獻,是維持秩序,好比把道路劃好、紅綠燈安好就行了,在路上車怎麼跑,人們到哪裡去,人們如何做生意,跟你政府沒有關係,聯邦政府在社會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是有限的。所以,說起來聯邦政府關門,在媒體中是頭版新聞,但其實從中短期來看,它對美國並不傷筋動骨。

邊境牆事關國安民心川普做大議題彰顯決心

川普為什麼在修邊境牆這件事上絕不退讓,甚至不惜讓聯邦政府關門?這次川普總統要修牆的頭期款是57億,民主黨說給13億,也就是說差距是44億。

44億美元是多少錢?聽上去很大。但是聯邦政府一年花4萬億,44億就是千分之一,所以對美國政府是一點點錢。

川普其實還有辦法在別處找出這些錢來,但是他之所以不退讓,就是他是想把這個事情做大,有意要把這個議題做大。為什麼要那麼做呢?

在中期選舉之前,美國的經濟已經很好了,但是川普在中期選舉中不拿經濟來做議題,因為他洞察人心,知道經濟好轉之後,大家會忘了經濟這件事情,因為它不再是切膚之痛了。川普要找人們的痛點、關切點,找選民有激情的議題,所以那個時候他就去主做非法移民大篷車的議題,這個事會牽動很多美國人的關切。

在很大程度上,因為這個策略,川普贏下了參議院的多數(眾議院戰場太多,他顧不過來)。現在川普堅持修牆也是一樣的,他認為南部邊境牆不修的話,國家的安全、非法人員的流入、毒品的湧入等等都擋不住。所以他要把這個話題做大,甚至向墨西哥和中美洲各國施壓,讓事件國際化,來增加這件事的分量,讓每個人都看到。

立信於民表裡如一為競選連任鋪路

兩年之後又將美國總統大選,在某個意義上,川普想向他的選民證明的就是,為了得到邊境牆,寧可付出關掉政府這樣大的代價,他都不退讓。他要向選民們證明他說話是算數的,雖然出現政治僵局,但是他能贏得選民們對他的信任和信心。

但是另一方面,我不認為這完全是一個政治手段,因為川普對修牆是當真的,他確實很相信要修這個牆,他表裡是如一的,並不是政客在演戲。

在川普看來,如果他能保持住選民的基本盤的話,在2020年競選連任就非常可能。原因是因為支持川普的州,本來比反對川普的州多,再準確一點說就是,支持川普的州加起來的選舉人團的票數,多過反對他的州的票數。因此川普只要不讓他的基本盤流失,他就可以連任

但是,政府關門的僵局如何解決?

明年1月3號,國會眾議院就會由民主黨執掌,民主黨如果一直不給川普撥款的話,這個關門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即將變成眾院議長的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目前不能退讓,因為她一退,民主黨內會反對她,她就選不上議長了。等她坐上議長位置後,整個政府關閉的壓力就會壓到眾議院這邊、壓到她身上來。

民主黨反對修牆的理由,不管左派媒體如何去幫他們編各種理由,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修堵牆,有點過分吧”。因為民主黨也認同邊境管制有問題,但是如果他們堅持就不修,無論如何也不給這44億,理由是不夠的。

但川普堅持的理由是什麼?不修牆解決不了大量非法移民湧入的問題,外國黑幫的問題,毒品的問題,非法移民犯罪的問題……川普這邊的理由比較強。但是如果民主黨為這麼點錢,為弱弱的理由一直頂着的話,慢慢地民意壓力就會壓到南希·佩洛西身上來。而佩洛西是傳統的民主黨人,並不是為黨派而對國家不管不顧的那種,所以她也得為這個國家考慮,她也會感覺到政治壓力的轉移。到一定時候,她可能會找川普來商量,我們怎麼把問題解決吧。

兵行險路再踐堅持原則的務實主義

聯邦政府關門再次彰顯川普所說的“堅持原則的務實主義”(Principled Realism)。

“Principle”就是川普自始至終都堅持要這個牆,他在2016年競選的時候就說過,上任後一直在說,被擋住了他還在說,他不會象以前的很多政治人物,一旦當選了總統後,以前的承諾就不當回事兒了,川普不是,修牆是他一定要的東西。

“Realism”就是川普知道怎麼拿到他要的東西,他知道美國人對於大量非法移民的湧入,其實心裏是不滿的,不放心的。當川普通過政府關門的方式,把這個事濃筆重墨地擺在大家面前的時候,反而容易讓大家看清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是非。然後把這樣的民意再轉化成一種政治上的壓力,來協助這件事情最終能達成。

我一直認為川普是一個洞悉大眾心理的人,甚至超過所有給他出謀劃策的人。他不是政治家,他是一個商人,能夠到社會基層的人,一個很精明的人,他能看到這一點。這一招在我看來是“兵行險路”,誰都會覺得這一刀出去,兩邊都是鋒銳的,割誰啊?但是川普的邏輯就是這樣的,他覺得如果長遠對美國是好的,對他也是好的,對解決這個問題最終是好的,他就選擇不退讓,等對方退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美國史話》製作人方偉綜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