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辯護律師只能興嘆 雷達設計工程師馬振宇妻子絕望無奈

我是張玉華博士,原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碩士生導師、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南京市第十二屆人代會法律委員會成員。現在旅居美國。首先在這裡感謝網友在「面對中國的權力機關百姓怎麼那麼無助啊——雷達設計工程師馬振宇妻子的絕望無奈」的留言,給了我鼓勵,使我看到了人性的希望。

張玉華近照(張玉華本人提供)

我是張玉華博士,原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碩士生導師、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南京市第十二屆人代會法律委員會成員。現在旅居美國。首先在這裡感謝網友在“面對中共的權力機關百姓怎麼那麼無助啊——雷達設計工程師馬振宇妻子的絕望無奈”的留言,給了我鼓勵,使我看到了人性的希望。

親愛的讀者,閱讀完本篇後,請幫忙出出主意,律師該怎麼辦?

律師年檢不被通過只能望法輪功案件興嘆

我丈夫馬振宇被南京警方懷疑給栗戰書、胡春華等國家領導人郵寄澄清法輪功冤屈的信,被抓捕和被判刑。南京公安機關非法抓捕馬振宇後,我請婆婆辦理委託手續,聘請北京市瑞凱律師事務所藺其磊律師作為馬振宇的辯護律師。二審裁定書下達後,藺律計划去南京玄武區看守所會見馬振宇,原計劃藺律繼續擔任馬振宇申訴階段的辯護律師。但是馬振宇很快就被離開玄武看守所並非法投牢。我委託藺律,幾次給看守所打電話詢問,馬振宇被投入哪個監獄了,得到的答覆都是“不知道”或“不清楚”。

再後來藺律被司法部告知,他的年檢沒被通過,他所在的瑞凱律師事務所年檢也沒通過,在這種情況下藺律就不能再代理法輪功的案子。

在中國大陸,年檢不被通過的律師或律師事務所大都代理信仰(主要是法輪功)案件較多。

年檢沒被通過,就已經是當局“開恩”在“提醒”,再繼續代理法輪功案件,下一步就是註銷律師執照。所以,年檢不被通過的律師,只能望法輪功案件興嘆!如果繼續受理法輪功案件,律師執照肯定不保。就像709律師謝燕益先生,被非法關押553天被所謂取保釋放後,又介入了加拿大公民法輪功學員孫茜的案子,他的律師執照被吊銷。有10多位代理孫茜案子的律師由於受到中共當局威脅,只好退出孫茜的案子。藺律如果繼續作馬振宇申訴階段的辯護律師,後果可想而知。

709律師謝陽先生也只能望委託書興嘆

我不能冒着讓藺律被吊銷律師執照的風險繼續代理馬振宇的案件,於是只好再聯繫其他敢於接手法輪功案件的律師。經過千辛萬苦我聯繫上曾被中共投入過大牢的709律師——湖南網維律師事務所的謝陽律師和湖南桔子城律師事務所的魏得豐律師,委託他們尋找馬振宇的下落並代理他申訴階段的辯護律師。

謝陽和魏得豐律師11月13日一道抵達南京,他們了解到馬振宇已被投入蘇州監獄後,當天就乘坐高鐵去蘇州監獄了解,會見馬振宇需要哪些手續及馬振宇目前的狀況。

在蘇州監獄矯治管理支隊辦公室,當謝、魏兩位律師告訴對方,是受馬振宇家屬委託,了解馬振宇的一些情況時,監獄似乎非常警覺,立即就有三名獄警進入辦公室。謝陽律師的律師執照被拍照。

謝陽律師回到長沙後,收到湖南省政法委主要領導通過律師事務所領導轉達的警告,必須停止繼續代理馬振宇的案件。網維律師事務所也被要求不給謝陽律師開證明。這樣一來,網維律師事務所也無奈,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不給謝陽律師開執業證明。拿不到湖南網維律師事務所證明的謝陽律師也只能眼望我的委託書興嘆。

魏得豐律師只能望江蘇省司法廳律師管理處電話興嘆

謝陽律師拿不到所在律師事務所的證明,魏得豐律師12月12日只好獨自踏上去會見馬振宇的征程。到了蘇州監獄被百般無理、違法刁難,最後也沒被允許會見馬振宇【詳細請閱讀面對中共的權力機關百姓怎麼那麼無助啊——雷達設計工程師馬振宇妻子的絕望無奈】。

望着蘇州監獄大門興嘆後,魏律師前往江蘇省司法廳和江蘇省監獄管理局控告,以維護自己的執業權。12月13日上午11點左右,魏律到江蘇省司法廳,準備向廳律師管理處書面報告蘇州監獄侵害律師執業權並要求對直接責任人進行查處,但是律師管理處沒人接聽電話;當天下午魏律再次撥打司法廳律師管理處張科長辦公室電話,張科長接聽後答覆說,他下午沒時間,讓魏律把報告放門衛處,他忙過後會去取。當天下午16:30左右,魏律趕到江蘇省司法廳,一位門衛讓魏律把報告留下,說他轉交給張科長。於是魏律留下書面報告和執業證複印件放入門衛提供的一個司法廳信封里。

魏律師第二天(14日)多次給江蘇省司法廳律師管理處打電話,一直沒人接聽。除瞭望電話興嘆別魏律師別無選擇。

難道江蘇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處的答覆就是“還在走程序”?

12月13日下午15點30左右,魏律趕到江蘇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處。在那裡一位姓卞的工作人員接待了魏律,接收了魏律遞交的蘇州監獄侵害律師執業權書面報告並詳細聽了魏律的陳述。姓卞的工作人員告訴魏律,監獄管理局獄政處相關負責人在開會,他會負責把報告轉交給獄政處相關負責人,第二天(及14日)給魏律答覆。

14日(周五)上午魏律師打電話給江蘇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處,信訪處告訴魏律師,他的報告正在走程序,讓魏律等通知。下午4點左右魏律師再打電話問,被告知還在走程序。15和16日是周末,是衙門的休息日。下午4點多“人民的公僕們”不會在1——2個小時內作出決定,馬上就下班輕鬆逍遙去了,哪裡還顧得上“主人”在異鄉賓館“孤燈對愁眠”呢?魏律師也只能啟程回湖南等待,省下一些住宿賓館的費用。直至發稿時候,魏律師還沒有等到答覆的結果。難道“還在走程序”就是江蘇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處給予魏律師的答覆?

湖南網維律師事務所負責人,請給謝陽律師開證明好嗎?

蘇州監獄如此刁難律師不讓會見馬振宇,令我萬分揪心。一般情況下,那些因為被強製表示放棄法輪功的法輪功學員、那些正在或近期慘遭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是不會被允許會見的。我本人曾被非法勞教和判過刑,我自己和許多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都有過這種經歷。我不敢相像蘇州監獄在對馬振宇做什麼。在此,我懇請湖南網維律師事務負責人,如果給謝陽律師開具證明對貴所的正常業務不構成太大的不利影響,請給謝陽律師開證明,為他去會見我丈夫馬振宇提供一點兒分內的幫助,好嗎?一個私人律師事務所自己無權決定該接什麼案子或不該接什麼案子,那不成了中共政府的一個機關部門了嗎?只是政府不負責律師的工資而已。

我也知道,湖南省政法委主要負責人明確要求(實際是勒令)貴所,不能給謝陽律師開證明去受理馬振宇的案子。你們知道嗎,對於馬振宇他們肯定做了或正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怕律師會見後被曝光出來。我也很矛盾啊!既不想使貴所遭受損失,又擔心丈夫的安危。所以,我在異國他鄉多麼渴望貴所給謝陽律師開具證明,可是我又是多麼擔心貴所年檢被不通過甚至勒令關門啊!

謝陽律師,能想想辦法會見到馬振宇嗎?難為您了啊!

謝陽律師,您與魏律師11月份去蘇州監獄後,我提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可是,您被湖南政法委警告退出馬振宇的所謂案子後,我的心又提了起來。魏律師隻身一人去蘇州監獄會見馬振宇被無理百般刁難未果。我的心揪的很緊,很緊。因為原中國人民建設銀行連雲港分行部門經理兼計算機科副科長法輪功學員陳光輝,在蘇州監獄被暴力逼迫表示放棄法輪功。被毒打、被電擊,最後被折磨成植物人。他的妻子請求蘇州監獄讓她把植物人的丈夫接回家,不要監獄一分錢。蘇州監獄一口回絕,稱陳光輝死也得死在監獄裏。飽受煎熬的陳光輝2年後在蘇州監獄含冤離世。

謝律師,您知道嗎,法輪功學員在監獄坐的是牢中牢,確切的說,其他服刑人員在監獄有的自由,法輪功學員沒有。

在監獄裏的服刑人員中,處於上層的是那些被認為是“改造積極分子”的服刑人員;第二層是普通服刑人員。法輪功學員處在服刑人員的最底層,是被嚴格管控的,而且隨時都可能遭受種種方式的折磨。更可怕的是,法輪功學員在監獄還經常被強迫抽血。馬振宇2011年至2012年在江蘇省方強勞教被非法關押時,所每3個月抽一次血。

英國BBC廣播公司世界新聞頻道今年10月8日播出他們的跟蹤調查時指出,良心犯是中國獲取用於移植器官的主要來源,從此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暴行引起全球嚴重關注。為此,BBC廣播公司10月31日再度對這一主題進行專題報道。

英國“獨立人民法庭”12月8日開始進行了為期3天的聽證會,這次聽證會及判決為未來國際法庭審判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犯做好了鋪墊。

根據3天聽證收集到的證據,曾主導海牙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起訴的英國“獨立人民法庭”主席——英國御用大律師傑弗里·尼斯(Sir Geoffrey Nice QC)爵士宣布說,該法庭的所有成員毫不猶豫的一致認為,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來,中共由國家組織或國家批准的機構或個人一直在“強摘良心犯器官”,涉及到的受害者數量巨大。

不止一次有人在我面前抱怨說,煉了法輪功的人,跑出去不知道回家等等。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徐州一個旅店,一個人說,他的鄰居母女倆人跑出去幾年了,一直都不知道回家。我告訴了他,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抓走,被活摘器官,屍體被焚燒掉。那個人感到震驚!馬上他又說,反正共產黨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

所以,蘇州監獄以種種可笑的理由不允許魏律會見,這使我萬分擔憂馬振宇的安危,南京公安去年在給馬振宇送達批捕通知時揚言說:“這次就讓你死在裡邊了。”謝律師,懇求您想想辦法,與魏律師一道再去蘇州監獄會見馬振宇,好嗎?

謝律師,我也知道作為709律師的您,2015年您被警方非法抓捕時遭遇過令人難以想像的折磨。每想到此,我都不忍心呼籲您為會見馬振宇而去做什麼。可是,現在有良知和勇氣的律師要麼年檢不被通過,要麼被吊銷律師執照、要麼被失蹤或被壓入大牢。能受理法輪功冤案的律師已經寥寥無幾。我遠在海外,能聯繫上你們這類律師的機遇更是難求。只能懇請您想想辦法,無論如何,請您與維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再進行溝通,請律師事務所給您開證明,好嗎?我能做的就是把您在代理馬振宇案件過程中的每一步經歷及時告知國際社會。

謝律師,我十二萬分的感激您啊!

親愛的讀者,請您也幫助謝陽律師想想辦法吧!拜謝了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張玉文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