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中國電視劇收視率全面崩塌

當不開電視看“電視劇”成為一種常態,觀劇時代真的變了。

曾幾何時,人們會準時守在電視機旁,等待《天氣預報》的尾音結束後,體驗着追劇的快感以及遇廣告就換台的煩躁。如今,更快節奏、更“爽”的網劇點開手機就能看,充個會員擺脫貼片廣告,倍速觀看+彈幕吐槽成為習慣。

於觀眾而言,無非就是換個地方看劇。而從業者們則需要考慮走出體制,擁抱網絡市場,真正屬於電視劇的高光時刻早已經暗淡了。

幾年前的劇集市場還在高呼電視劇製作精良,而現在,我們似乎更願意在網劇身上尋找電影質感與題材創新的可能性。如果說2018網劇是一場清宮與青春的狂歡,那麼2018電視劇就是在為傳統台播劇占席做着力挽狂瀾的努力。

根據艾漫數據,2018年只有13部台播劇收視破1,遠低於2017年22部和2016年的29部。“劇王”《戀愛先生》的收視率(1.56)成績,與前兩年的《親愛的翻譯官》(2.05)和《人民的名義》(3.66)也相形失色。

被“爭議”和“期待”包圍着的電視劇這一年,過得着實辛苦。

4aac447165.jpg

價值觀取向變遷,催生電視劇“爆款”

“爆款”從不能被定義,但我們往往卻最期待爆款劇出現。

從前的古裝、玄幻劇一度被認為是電視劇市場蕭條下的救星。而在經歷了粗製濫造的批量輸出後,一紙”限古令”讓它至今都沒能恢復昔日的輝煌。

今年《如懿傳》意外轉網延遲上星,《巴清傳》直接被給了紅牌,於正《鳳囚凰》失利卻在《延禧攻略》中大獲全勝,《皓鑭傳》本應趁機再爆可惜被迫延播。能為2018年古裝電視劇挽尊的,恐怕只剩下目前剛剛熱播的《知否》。

而在玄幻劇方面,張黎搭上楊洋的《武動乾坤》高開低走,不僅收視率低迷,豆瓣評分只有4.3分,再次驗證大IP+流量明星+高精特效,已經不能成為吸引年輕觀眾的法寶。 

楊冪和阮經天的《扶搖》從開播被吐槽劇情像《哈利波特之火焰杯》開始,就踏上了無限期的爭議之路。比起《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令人深刻,娛sir現在能夠記住的,好像只有“糊瑤”的鬼魅含血一笑了。再看《天盛長歌》,儘管畫面質感為國產古裝電視劇製作打了個樣兒,但得放2倍速觀看才覺得節奏正常。

不得不說,《香蜜沉沉燼如霜》還是在這存亡之秋中沖了出來,楊紫、鄧倫超預期演技還原電線同名小說,63集體量基本做到劇情每遇轉折必上熱搜的程度,而因OST《不染》所引發的#毛不易求求你別唱了#,讓“毛骨悚然”一詞有了全新定義。

而說起古玄著名的將死告別橋段,繼若曦躺懷十四爺、夜華躺懷白淺後,錦覓躺懷鳳凰無疑成為娛sir心中最經典的催淚炸彈之一。

現實主義題材方面,家庭關係、職業奮鬥、年代生活等垂類劇集內容,因“情感”部分的敘事多少總能另闢蹊徑尋找新路,畢竟電視劇掛靠現實主義就是既保險又容易引共鳴的,但有現實無話題,也成為2018電視劇的明顯問題。

在娛sir看來,現實題材大致分兩種,一種是瞄準當代生活,另一種則是現實主義手法的年代戲。因為這類劇距離觀眾較近,因此拍好絕非易事,很容易淪落為懸浮/炫富偶像劇,或“只有話題沒有劇”的怪圈。

之前《歡樂頌》引起社會階層劃分、職業女性和“北漂”一族的話題討論;《好先生》將超越血緣關係的情懷話題進行審美升華;《我的前半生》更是道盡中國式家庭關係複雜性,今年的《創業時代》《合伙人》《陪讀媽媽》等,題材的確新穎,但實際內容深度不足、勵志變成狂灑狗血、落入愛情戲俗套等因素,導致這些劇均未能產生理想效果。

價值觀與審美的錯配,也是國產電視劇面臨的一個問題。《創業時代》在創業寒冬播出不說,還架空出一個沒有微信存在的當代社會。

觀眾審美和價值觀取向的變遷決定下一部“爆款”何時出現,無論劇集本身好壞與否,市場再都不能拿前一秒的認知,去評判和定義何為“爆款”。

五大衛視重新洗牌,明年搶購“獻禮”劇

隨着衛視間實力的分化,一線衛視與二三線衛視的差距逐漸拉大,後者收視率基本為零。據目前最新公布的CSM35城黃金檔(18:00—24:00)數據,東方、湖南、北京、江蘇、浙江五大衛視包攬劇場收視前五。

衛視劇場焦灼競爭愈加激烈,省級衛視第一陣營已經進入優勢重構的洗牌期,江湖地位更迭頻繁。

2018年東方衛視共有4部獨播劇和15部衛視聯播劇,重視排播都市和刑偵題材,這與其“國際、時尚、前沿”的自身高端定位不無關係,高收入、高知識和高職位的“三高”人群成為衛視一直賴以吸附的受眾群。

三部作品首播收視率破1(《脫身》《一路繁花相送》《戀愛先生》),2018開年衛視劇場收入較去年同期漲幅超50%,成為平均收視唯一破1的劇場,但四部獨播劇三部未破0.5。 

湖南衛視這位昔日的“老當家”如今的競爭力依舊不減,金鷹獨播劇場囊括古裝傳奇、都市情感、革命諜戰等多種題材,青春進行時劇場正以“邊拍邊播”的方式和“活動化”操作的話題植入模式一直延續至今,鑽石獨播劇場於4月22日起停播,與“青春進行時”劇場正式合併。

2018年湖南衛視排播包括都市、青春、古裝等多類型題材劇集,成為唯一一家沒有與其他衛視合購劇目的衛視。不同於東方衛視的“都市劇走到底”,湖南衛視則是大行IP劇之道,超過半數排播改編劇,除《天盛長歌》和正在播的《知否》外,其他均不盡人意。

北京衛視作為主流平台,所投放的一系列溫暖的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都成為了爆款劇的代名詞。“大劇看北京”看懂了市場亦看懂了人民,品質劇場的女性觀眾高達55%,25歲至44歲觀眾佔比超過了30%,基本上是女性、年輕、多金的高價值人群。

觀眾佔據高價值人群高地,高收入、高學歷人群在前五衛視中排名第一,年輕人已成為北京衛視第二大核心主力人群。2018年北京衛視依舊把現實主義題材作為大劇布局的主心骨,致力於做好這個“頭部內容”,令人驚訝的是,《面具》的二次排播着實為其吸粉不少。

江蘇“荔枝台”一直以“幸福中國”的頻道口號活躍在觀眾眼前,2018劇集排播也是都市當代、史詩年代兩手抓。《南方有喬木》《下一站,別離》情感牽頭,《愛國者》《利刃出擊》軍旅當道,而《香蜜》的獨播,更讓江蘇衛視的選劇加分。綜藝立台的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以紅色主旋律(《莫斯科行動》和《和平飯店》)搭配都市生活為主心骨,“中國藍周播劇場”4月排播《最好的我們 》首次實現網劇“上星”。

值得一提的是 ,從2019年五大衛視購劇情況來看,“獻禮劇”佔了極大份額,尤其以江蘇衛視和東方衛視為代表。而硬拗沾邊的創業奮鬥、職場生存、自我夢想實現以及家庭倫理劇集也會在獻禮的包裝下過審排播,畢竟改革開放的惠處普及到的是小家和大家。

台播劇消亡倒計時

“電視劇”會消失嗎?不會。但“台播劇”會。

娛sir摸頭想了想,似乎已經很久沒打開電視機了。即便偶爾周末打開電視,也被各類綜藝節目、體育賽事等吸去大半的注意力。誠然,只要“新聞立台”存在一天,電視台就不可能被取代,但電視機打開率整體變低愈發嚴重,純粹的“台播劇”面臨消亡,“電視劇”幾乎都成為台網聯動甚至先網後台。

在娛樂產業(ID:yulechanye)看來,電視劇也許將成為一個製作水準概念,就好比業界常說的,網劇做出了電視劇水準,而電視劇做出了電影質感。今年的《延禧攻略》《如懿傳》《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等等,我們根本無法從播出平台定義其究竟是電視劇還是網劇。

作為觀眾,可能不會那麼在意劇集在哪裡播,作品到底是網劇還是電視劇,如何方便省時的看到最想看到的內容並且不失望或者有槽可吐,想必這才是一個劇迷無限追劇的動力。

毋庸置疑,精良網劇製作的衝擊力足以媲美傳統電視劇,但對於生根於網生環境的網劇而言,在劇集體量、價值觀內容以及宣發傳播效用範疇,想要達到電視劇製作級別,還需細細揣摩晉級之路。亦或者,它會開闢第三條中和台網劇集後的光明大道。

也許,能在劇集投放時決定其屬性的只有審查。但那也只是暫時的。我們期待國產劇發展的良態趨勢,市場再無網劇和電視劇,只有“好劇”。

但另一個問題是“好劇”可貴——不止難做,而且採購價格逆天。2019五大衛視購預算115億(按照單集400萬的均價計算),不及優愛騰700億投入的1/6......恐怕以後,電視上真的會沒有“電視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娛樂產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