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扎克伯格年終總結稱FB已痛改前非 媒體:還遠着呢

12月29日消息,對於 Facebook這個世界最大社交網絡來說,2018年堪稱是“多災多難”的年份,危機頻發。而對於其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來說,這一年同樣不好過。隨着2018年即將逝去,小扎日前通過Facebook頁面發佈了自己的年終總結。隨後美國各大媒體也對此文做出了評論。

全文摘要如下:

在2018年,我的個人挑戰是專註於解決我們的社會所面臨的一些最重要問題,比如Facebook是否阻止了選舉干擾、阻止了仇恨言論和錯誤信息的傳播、確保人們能夠控制自己的信息、確保我們的服務改善人們的福祉等。在每個領域,我都為我們所取得的進展感到驕傲。

與2016年甚至2017年前相比,Facebook現在已經是個截然不同的公司。我們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DNA,更多地專註於在我們的所有服務中預防傷害,我們已經系統性地將我們公司的很大一部分轉移到預防傷害上。我們現在有3萬多人從事安全工作,每年在安全方面的投入達數十億美元。

需要明確的是,解決這些問題不僅僅是2018年面臨的挑戰。但在我提到的每一個領域,我們現在都制定了多年計劃來改革我們的系統,我們已經很好地執行了這些路線圖。過去我們沒有太過關注這些問題,但現在我們變得更加積極主動。

但這並不意味着我們能抓住所有壞人或發現所有不好的內容,也不意味着在我們改進系統之前,人們不會找到更多過去所犯下錯誤的例子。其中有些問題,如選舉干擾或有害言論,永遠不能徹底解決。它們是對老練的對手和人性的挑戰,我們必須不斷努力保持領先。但總的來說,我們已經建立了世界上最先進的系統來識別和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將在未來幾年繼續改進。

今年我們做了很多改進和改變,以下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

防止選舉干擾

為了防止選舉受到干擾,我們改進了識別虛假賬戶的系統,並協調了信息宣傳活動,這些活動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干擾,現在我們每天都要清除數百萬個虛假賬戶。我們與世界各國的事實核查人員合作,以查明錯誤信息並減少其傳播。我們為廣告透明度制定了新的標準,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廣告商投放給不同受眾的所有廣告。我們成立了獨立的選舉研究委員會,研究威脅和我們應對威脅的體系。我們與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執法部門合作,為選舉做準備。

阻止有害內容

為了阻止有害內容的傳播,我們建立了人工智能(AI)系統,能夠自動識別和刪除與恐怖主義、仇恨言論等相關的內容,甚至在任何人看到這些內容之前就能採取行動。例如,這些系統會在任何人報告之前刪除了99%與恐怖主義有關的內容。我們改進了News Feed,以促進來自可信來源的新聞傳播。我們正在開發新的系統來自動減少邊緣內容的傳播,包括聳人聽聞和錯誤的信息。

為了處理AU無法判斷的複雜案件,我們將內容審查團隊的規模擴大了兩倍。當我們做出錯誤的決定時,我們建立了上訴系統。我們正在努力建立獨立的機構,人們可以向它上訴,這將有助於確定我們政策的正確性。我們已經開始就清除有害內容的有效性發佈透明報告。我們還開始與法國等國政府合作,為互聯網平台建立有效的內容監管體系。

隱私透明度

為了確保用戶控制自己的信息,我們改變了我們的開發平台,減少應用程序可以訪問的信息。早在2014年,我們已經取得了重大成就,顯著減少數據訪問量,防止類似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濫用數據的問題重演。我們在全世界推出了新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控件,並要求每個人檢查他們的隱私設置。

我們減少了廣告系統中使用的諸多第三方信息。我們開始構建“Clear History”工具,它將使人們對自己的瀏覽歷史有更多控制權,並讓人們從我們的系統中清除它。我們還在繼續開發加密的、短暫的信息傳遞和共享服務,我們相信這些服務將成為未來人們交流方式的基礎。

提高幸福度

為了確保我們的服務能提高人們的幸福度,我們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當人們使用互聯網與他人互動時,這與你所期待的幸福感的所有積極方面都有關聯,包括更大的幸福感、更健康的身體、更緊密的聯繫等等。但當你只是被動地使用互聯網消費內容時,這與那些積極的影響沒有關聯。基於這項研究,我們改變了我們的服務,鼓勵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而不是被動消費。

其中一項改變是,我們將流行視頻的每天觀看時間減少了5000萬個小時。總的來說,這些變化在短期內促使我們故意減少了參與度和收入,儘管我們相信它們將幫助我們在長期內建立更強大的社區和業務。

我從關注這些問題中學到了很多,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為我們在2018年取得的進展感到驕傲,也感謝每個幫助我們取得這一成就的人,包括Facebook內部團隊、我們的合作夥伴、獨立研究人員,以及每個給予我們如此多反饋的人。在新的一年裡,我致力於在這些重要問題上繼續取得進展。

我也為我們今年取得的其他進展感到自豪。現在每天有超過20億人使用我們的服務,與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保持聯繫。他們告訴我們,數以億計的人組成了他們最重要的社會支持群體。人們聚集在一起,利用這些工具為各種事業籌集了10多億美元,並找到了100多萬個新工作。超過9000萬家小企業使用我們的工具,超過半數人說他們已經因為這些工具而僱傭了更多的人。建立社區並把人們聚集在一起會帶來很多好處,我也致力於繼續在這些領域取得進展。祝新年快樂,並致以良好的祝福。

扎克伯格的年終總結髮布後,立刻引來全球各大媒體的評論,摘要如下:

彭博社:解決FB問題並非一年可見效

扎克伯格今天發佈年終總結時稱,他為Facebook在2018年“取得的進展感到驕傲”。在堪稱該公司最動蕩的一年裡,他與虛假信息作鬥爭、阻止選舉干擾,並竭盡全力保護用戶的個人數據。扎克伯格數月來始終受到議員、隱私倡導者和諸多投資者的批評。他在Facebook發佈帖文說:“很明顯,解決這些問題不僅僅是一年的挑戰。對於其中有些問題,比如選舉干擾或有害言論,問題可能永遠無法得到徹底解決。”

今年是這家社交網絡公司不斷道歉的一年,此前該公司與用戶的信任多次出現裂痕。扎克伯格今年4月首次前往美國國會作證,解釋為何Facebook允許用戶數據落入未經授權的第三方之手。扎克伯格在反思中稱,Facebook現在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公司,將更加積極地應對問題。

他寫道:“我們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DNA,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防止我們所有服務引發的傷害上。”

Facebook的不佳聲譽也重創了該公司股價,該股在周四收盤時今年已經累計下跌24%,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6.9%。周五下午1點32分,該公司股價下跌約1%,跌至133.28美元。在扎克伯格列出Facebook在2018年取得的成就中,有些尚未完成,或者也受到廣泛批評。例如,他寫道,Facebook會自動刪除99%與恐怖主義相關的內容,但他並沒有說明這些數據只涉及Islamic State和“基地組織”(al-Qaeda)的內容。他還指出,該公司已開始構建“Clear History”工具,但要向用戶推出還需要數月時間。

CNET:FB與小扎面臨14年來最大考驗

這位34歲的神童今年處境艱難,甚至可以說是他在哈佛大學宿舍創建Facebook14年來最艱難的一次。先是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濫用數據醜聞曝光,接着是扎克伯格在國會山作證,然後是影響了2900萬人的大規模黑客攻擊事件。此外,《紐約時報》對扎克伯格及其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領導能力提出質疑。

短短几年時間裏,扎克伯格就從可能的總統競選人變成了SNL上的滑稽模仿對象。但在年終總結中,扎克伯格表現得很樂觀,儘管也有點兒保守。他列舉了公司所做的改變,用他的話說就是“我們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DNA”,以便更專註於處理Facebook上發生的糟糕事情。這包括應對選舉干預、阻止有害和恃強凌弱的帖子,並承諾讓人們更多控制自己的數據。

扎克伯格還指出,Facebook現在有3萬人從事安全和防止騷擾方面的工作,每年在安全方面投入數十億美元。他承認,這些問題並非短時間就能解決,但該公司已經制定長期計劃來解決這些問題。今年年初,扎克伯格決定發起年度挑戰,解決Facebook面臨的問題。但他承認:“我從關注這些問題中學到了很多,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CNN:小扎因醜聞纏身聲譽受損

扎克伯格在年終總結中表示,他為公司在2018年改進平台方面取得的進展感到驕傲。但Facebook今年醜聞纏身,令許多客戶感到憤怒,導致該公司股價下跌,招致美國以及其他多國立法者和監管機構的審視,並損害了扎克伯格及其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精心豎立起來的公眾聲譽,此前他們曾深受人尊敬。

對扎克伯格和Facebook來說,今年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他前往美國國會作證,解釋該平台存在的缺點。Facebook在如何處理用戶數據以及如何打擊選舉干預方面,面臨外界的審視。今年4月,Facebook表示,劍橋分析公司可能在人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了多達8700萬用戶的信息。

10月,Facebook承認黑客獲得了近3000萬用戶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此外,它還讓Netflix等公司擁有了讀取、寫入和刪除用戶私人信息的能力。

Facebook不情願地承認了自己的缺點,並含糊地承諾要做得更好。但濫用用戶數據的事件不斷曝光。Facebook嚴重低估了它將面臨的反彈,包括美國兩黨政治家。作為Facebook的主要股東,扎克伯格拒絕了越來越多要求他辭去董事長職務的呼聲。但當被問及是否會這麼做時,他堅決稱“這不在計劃內”。

TechCrunch:扎克伯格忽略了最具破壞新的問題

在即將過去的2018年,你可能會認為他很難對未來表現得爽朗樂觀些。但在Facebook主頁上發佈的年終總結中,扎克伯格卻開門見山地稱:“我為我們取得的進展感到驕傲。”

承認Facebook在仇恨言論傳播、選舉干擾和信息誤導等方面發揮了某種作用,扎克伯格的聲明似乎對Facebook對世界事務的放任態度所造成的傷害反應更為樂觀,而對Facebook在過去一年中所造成的傷害表現出悔恨和同情的擔憂更少。這些傷害包括無法保證用戶數據安全,最重要的是未能阻止其網站被用於煽動種族暴力和種族滅絕。

扎克伯格長達上千字的年終總結聽起來就像是自我安慰。但這位Facebook聯合創始人曾承諾“專註於解決我們社區所面臨的一些最重要的問題”,但他顯然忽略了那些最具破壞性的、持續存在的問題,而Facebook並沒有表現出解決這些問題的意願,而是選擇快速修復它們,或者只是假裝它們不存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網易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