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觀雨堂主:隱藏在人們心中的道德律

人類對於隱藏在自己心中道德律的探索,始於語言的形成。古希臘城邦出現後,古希臘人將對人類自身的探索與對自然界的探索結合起來,開始將人類理解為自然界的組成部分。由此得到的結論是,自然界的規則(神的規則)也應當成為人類的規則。這是“隱藏在人們心中的道德律”後又稱“自然法”的原因,中國古代的“天人合一”說,似乎也與此近似。哲學家赫拉克利特將自然界的規則稱為“邏各斯”,古希臘人所謂“正義”,正是“邏各斯”的重要部分,由神控制的“邏各斯”也成為古希臘人認識“自然法”的雛形。到了古羅馬時代,西塞羅(Cicero)繼而對神學自然法作進一步探索。西塞羅認為,這個世界是由造物主創造的,“隱藏在人們心中的道德律”即是造物主對人類訂立的規則,也就是“自然法”。這些自然規則不證自明,而且合乎合乎邏輯。沒人能夠改變自然法,因為自然法如同宇宙運行的法則一樣,是永恆法則。鑒於這一原因,任何一個國家立法機構制定的“成文法”,只有以這個自然的道德律為準繩,才符合正義法則。

人類近代史上,為自然道德律理論作出開創性建樹的偉大思想家,是17世記荷蘭人格老秀斯(Hugo Grotius)。格老秀斯將早期古希臘自然法思想,經古羅馬與中世記後期趨於成熟的神學自然法理論,引向近代理性自然法,並對18世記蘇格蘭啟蒙運動中形成的道德哲學,帶來深刻啟迪。根據格老秀斯的研究,人們心中的道德律,源自人的“自然本性”,這種自然本性(也稱“人的天性”或“人性”)又含兩部分:一是人的“自我保存”的自然本性,也是人最基本的自然本性。顯然,作為人的基本權利的生命權,同樣直接來自人的“自我保存”的天性;人的另一自然本性,是尋求“與他人共存”。人們對“與他人共存”的尋求,顯示出人的理性,並由此上升為道德的“善”。古代中國將隱藏在人心中的道德律,稱為“良知”。所謂“將心比心”、“側隱之心,人皆有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正是“與他人共存”的天性展示,也都被自然道德律包含在內。

“將心比心”、“側隱之心”的天性流露,生活中不難發見。文革結束後不久,我看過日本電影《追捕》,多年後才感悟到其中所孕含“將心比心”、“側隱之心”的自然道德律。大陸最早觀賞電影《追捕》的一代觀眾,已進入老年。他們不會忘記影片洋溢着的浪漫情懷,但極少有人發見影片中隱藏着的自然道德律。

《追捕》中主要人物杜秋冬人,原是東京檢察院的檢察官,某日突遭搶劫與強姦罪的指控。經檢察院批准,警視廳警察在矢村警長的率領下,到杜秋住所搜查。令杜秋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的住所內竟發現搶劫來的贓物,這使杜丘百口難辨。無路可走的杜秋,趁機從衛生間的小窗爬到轉角處的樓道,順勢溜下並開始了他的逃亡之旅。於是,作為檢察官的杜秋,從此也就有了第二個身份——在逃嫌疑犯。當然,杜秋的逃亡絕非消極逃避,他力圖找到足以證明他無罪的證據。具體而言,他要到北海道找到曾經指控他的報案人橫路夫婦。

杜秋在北海道山林,偶然救了被一頭大鬃熊困於樹上的年輕姑娘,這姑娘就是真由美。姑娘的父親是當地農場主,發現女兒對潛逃的檢察官有好感,只得做了個順水人情——幫助杜丘駕飛機逃離。逃離北海道的杜秋,為找到報案人橫路進二,又朝東京方向潛行。杜秋必須選擇別人難以預料的潛逃線路,在進入立川市紅燈區的時候已是傍晚。再度精疲力盡的杜秋開始發燒,終於體力難以支撐,在小巷口倒下身子。

一位路經的妓女,看到杜秋衰竭不堪的樣子,明知投入精力幫助落難的陌生人不會有回報,還是動了側隱之心——用足力氣把這個陌生男子攙扶到自己的住所,讓他躺在自己的榻上,並用毛巾小心擦拭他臉額上的疲憊與汗漬。杜秋很快又陷入昏睡。當夜,這個妓女脫去外衣,就在杜秋的身旁側着身子渡過一個平靜之夜。在我以往讀明清小說形成的認知中,妓女屬於後門送舊、前門迎新,既不懂道德也不講情義,只知向權勢與金錢彎腰的下賤人。事實上,這女子要想出賣杜丘藉以向警事廳邀功,也僅是舉手之勞。然而她絕非低賤、下流的告密者。

次晨,女子起來後先是短暫外出,當她回到寓所時杜秋剛醒來。於是,萍水相逢的二人便開始了一段對話。這段對話初聽似乎平淡無奇,但我感覺其中所含“隱藏在人們心中的道德律”,令人有如坐沐春風的舒暢。

“給你添麻煩啦!”杜秋先打招呼。

“是啊!是麻煩了,麻煩還不小呢!你的燒已退了,我馬上給你弄早餐,你再躺一會兒吧!”妓女笑着回應。

“不!我已經給你添了很多麻煩了。”

“昨晚警察等了很久才撤走的,杜秋先生。”顯然,這女子是在街上看到報紙上刊登作為逃犯杜秋冬人的照片,才獲知相關資訊的。這下輪到杜秋有些吃驚,他繼而反問:

“你明知道,還要幫我?”

妓女:“你走不動了,不幫你怎麼辦?”

杜秋:“可我現在是逃犯!”

妓女:“請你別這麼說!”

杜秋:“你幫助逃犯,這也是犯罪。”

妓女:“你可真是個檢察官,如果我不幫助病人,那不也是犯法嗎?只有你們這些人,整天拿法律當飯吃,離開法律就不能活了……噢!我對檢察官說這些好像有些多餘了。”妓女的臉上依然寫着笑意,又彷彿近於嘲弄。

杜秋:“我已經不是檢察官了,為了生存,我多次違背了法。”

妓女:“檢察官違法是什麼心情?”

杜秋:“我一直想做法律的維護者,不許自己做法律的破壞者。”

妓女:“別說這些難懂的話啦!……你是不是要在這裡住兩天?”

杜秋:“我實在沒有辦法。”

妓女:“再犯一次法不行嗎?”

杜秋:“那就聽你的吧!”

……

一名妓女,在與潛逃者的對話中居然輕鬆地嘲弄了日本成文法,緣自她“隱藏心中的道德律”的力量,這真是影片《追捕》極深刻的一段生花妙筆,可惜被多數觀眾忽略了。這位妓女不是法學家,她不懂得人類社會“隱藏在人心中的道德律”重於“成文法”的道理。但她用自己的行為證明了,法的最高境界,依然是“人心中的道德律”。而這人心的自然道德律,來自人“與他人共存”的自然本性。正是鑒於這位妓女“側隱之心”或“良知”,她不會打電話向警察告密。因為在她看來,“如果不幫助病,那不也是犯法嗎?”這是她寧可先救助衰弱的潛逃者,也不在乎自己已構成窩藏、包庇在逃罪犯的事實。雖是風塵中女子,我卻感到她的身上自有有一種清純、高貴的品質。只有保存着“人心中的道德律”而又未經洗腦的人,才會講出“你走不動了,不幫你怎麼辦?”這樣的話。

隱藏在人們心中的道德律,比藉助文字正式顯示的成文法更具權威。日本戰後的繁榮,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為保護了人們心中的道德律,從而使整個社會的交易費用變得很低。也正是因為這女子心中自然道德律的完好保存,杜丘才在“良知”、“側隱之心”的保護下,順利逃離立川市並潛入東京,繼而深入魔窟——立丘醫院,最終通過唐塔弄清一連串罪惡的幕後操縱者長崗了介。長崗正是以國家利益維護者的身份,藉助權力瘋狂作惡的罪犯。一個社會一旦把民眾“隱藏於心中的道德律”全部摧毀,這個國家大大小小的長崗之流也就獲得保護。

反觀一個社會多數成員“隱藏於心中的道德律”或“側隱之心”,究竟又是怎樣消逝的?2006年底南京一老人摔倒在地,路人彭宇上前攙扶,送到醫院老人反以被撞倒為由索賠。庭審時法官的一句話語驚天下:“若不是你撞倒她,你為什麼會去扶她?”從此,見老人倒地無助,卻無“側隱之心”、冷漠離去的社會風氣,獲得更充分的理由。2011年11月某日,廣東佛山市兩歲的小悅悅先後遭兩輛車輾壓,其後7分鐘內相繼又有18人從躺在地上的小悅悅身旁經過,而這18名炎黃子孫一致表現出對瀕危的悅悅視而不見的冷漠,最後一位“內心保存着自然道德律”的拾破爛阿姨,上前抱起小悅悅。

小悅悅的死,宣告了一個社會“隱藏於人心中的道德律”喪失殆盡。今天,每當人們提起“三鹿奶粉”、“地溝油”、“毒膠囊”、“毒疫苗”、“鴻茅藥酒”……,就顯得義憤填膺的樣子,卻拒絕思考“隱藏於人們心中的道德律”究竟是如何喪失的?人與人又是如何陷入相互殘害的囚徒困境的?而一旦遇到“保衛釣魚島”、“保衛華為”等契機,又立即如同吞入搖頭丸一樣,連血液中的愛國主義指數也迅速飆升,並因此而沸騰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