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多種因素限制中國債券市場 外國投資者轉向

在2018年即將結束之時,投資者一直在努力避免今年的虧損。而中國債券市場因多種因素限制,令許多外國投資者開始考慮轉向。

華爾街日報》報導,隨着經濟增長的萎縮,中國的股市、債券和商品市場目前均是負增長。過去因為中共國債收益率較高,一直吸引海外投資者進入市場、尋求保值機會。到2018年,海外投資人持有的中共政府發行的國債的比例已達到8.1%。

另據新興市場資產管理公司Ashmore Group PLC數據,今年流入中共國債市場的海外資金幾乎與外國人持有的全部巴西債券相當。巴西是全球新興市場中第二大可交易債券國家。

不過,因中國債券主要由本地買家購買、且債券槓桿率較高,一些外國投資者已越來越擔憂中國的國債會比西方國家的國債更容易波動。

澳洲最大投資銀行麥格理集團(Macquarie Group)的經濟學家指出,中國去年總債務達到經濟產出的242%。過去十年來,中國國內債務水平快速上升。

愛馬仕投資管理公司(Hermes Investment Management)固定收益負責人傑克遜(Andrew Jackson)表示,“中國的債券組合有點像2007年之前以資產抵押的商業票據。”

而因為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被人為分割成兩個主體,所以中國市場的投資情況經常跟全球市場相反而行,對不熟悉中共經濟遊戲規則的外國投資人來講,要玩轉中國市場不是一件易事。

以中國股市為例。2018年,外國投資人繼續通過滬港通將資金投入中國在岸股市,同時中國股市國家隊進場購入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救市,但中國股市仍然全球表現最差。跟今年年初相比,上證綜指暴跌近四分之一(25%)、縮水13.2萬億元(2.4萬億美元)。

中登公司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11月中國股市投資者數量為1.45億,其中94%的股民虧損,6%股民盈利。而“蒸發”的13.2萬億元市值均攤到每位投資者身上,平均每位投資者虧損9.1萬元。

安本標準投資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經理Edmund Goh表示,中國市場投資仍主要由本地資金構成,這讓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之間形成一定程度的間隔,至少在目前,中國市場表現為一個獨立的利率周期。

隨着美聯儲與中共央行的貨幣政策漸行漸遠,外國投資人出於避險、投機目的回美的可能性都在增加。換句話說,當買家看到更好的投資出現,他們很樂意從一個市場轉向另一個市場。

此外,人民幣貶值也是造成外國投資人不敢加大對華金融市場投資的原因。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人民幣匯率2018年“大起大落”,累計貶值約5.2%,而全年震幅更創下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最大紀錄。人民幣貶值勢必讓外國投資人獲得的資產回報率縮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雅文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