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大陸電商法實施 將衝擊香港代購及電商業

大陸假貨、毒貨滋生,尤其係08年毒奶粉事件,徹底打垮了眾多中國人對中國制產品的信心,催生了香港走水貨和代購行業。(大紀元合成圖)

大陸《電子商務法》將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未來大陸代購要報稅、納稅,跨境電商需要在採購地以及大陸兩次繳稅,對全球包括香港代購業和跨境電商帶來衝擊。

大陸假貨、毒貨滋生,尤其係2008年毒奶粉事件,徹底打垮了中國人對中國制產品的信心,催生了香港走水貨和代購行業。尤其係靠近深圳的上水、屯門、元朗一帶,被水貨客逼爆,一度引起中港糾紛。為遏止水貨風,三年前深圳推行“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政策,香港則實施“限奶令”,但成效不彰。

隨着近年中共海關嚴查水貨客,包括對水貨客設立黑名單,今年8月深圳海關更在關口設“人臉辨識系統”,令水貨客大減,如今則換成“代購大軍”,甚至不少港漂(大學生)及跨境學童及其父母也紛紛加入代購隊伍,分一杯羹。

不過,經過多年審定的中共《電子商務法》終於將在出年1月1日實施。該法主要規定:不論任何代購,都需要有採購國以及中國雙方的營業執照,同時要繳稅及受法律監管。一夜間令海外代購行業感受到寒冬。

今年9月28日上海機場突然嚴查代購,所有乘客全部開箱排隊等待過關檢查,被罰乘客紛紛曬出遭重罰的單據,有的動輒被罰數萬元。不只上海海關,深圳福田口岸也在嚴查,一天就曾抓住500多人。11月,珠海一名淘寶網店老闆娘,更因從事香港代購,五年內在香港碌卡買了上千萬元的服裝到大陸賣,被控所謂“走私罪”被重囚10年,以及罰款550萬元人民幣,引來網絡一片嘩然,認為判刑過重。有網友指,網上代購已經面臨末日。

上水代購街排長龍不再

本報記者日前走訪了上水、沙田一帶,發現“代購”大排長龍、排隊買貨的情境不再。比如在有“代購街”之稱的上水新康街、巷仔街一帶,大大小小的藥房、葯妝店多達數十家,但只有為數不多的大陸客,手持手機、iPad和貨單,按單購貨,並通過微信、電話回報。有的則蹲在街邊整理貨物,主要係購買朱古力、餅乾和化妝品等。藥房則熟門熟路,要求購貨的大陸客將行李篋放到門口。雖然買貨人不太多,但篋仍整齊排列在門口,形成特殊的景象。

當記者上前詢問時,這些主要係來自深圳的大陸客,異口同聲否認自己係“代購”,只表示從深圳過來順便買些日用品,尤其係聖誕節新年臨近,過來買啲朱古力等帶過關,但也承認“有幫朋友買啲”。有深圳家長講,有兩個孩子,吃的用的,比如奶粉、藥品等都在香港買,“香港這邊的東西比較有保障,特別係小孩子的東西”。

須繳稅代購者考慮轉行

對於1月1日將實施《電子商務法》,雖然不少深圳客都講“自己少量買點”,不會擔心;但江西遊客段先生稱,如果買的東西需要上稅,“會不來香港買或者少買啲”。深圳劉先生則預料,代購行業面臨很大衝擊,因為“有的產品必須要增加中文標識,而且必須係兩方的營業執照,否則就會列入加稅名單”,身邊朋友做代購的,也在朋友圈議論紛紛,表示不會再做代購,“現在準備轉行”。還有的遊客稱,趁新條例實施之前,“多跑幾趟香港,買多啲貨”。

居住在粉嶺的家庭主婦李小姐(化名),數年前就從事“螞蟻搬家”走水貨,“香港人過關沒有次數限制,就負責帶貨”。她當時主要係從上水朋友開設的水貨店取貨,每次帶兩大包,包括朱古力、餅乾、奶粉等,過了羅湖之後,有人專門來收貨,一天走一趟,每次賺100至200元。但她指海關查得越來越嚴,特別係加了人臉辨識系統,“你咩身份,一天走幾轉,一查都有了”。她已經轉行不幹了。

李小姐身邊也有朋友轉做代購,“靠微信圈徵集貨單,然後到上水等地買貨,到深圳透過順X等快遞公司寄出去”。但她稱利潤也不高,每次賺100多元,加上1月1日新法實施,她直言朋友們都謀求新的出路,“有的找地盤工,或者在家帶孩子,不想冒風險”。

2008年大陸發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其後數年大量大陸人及水貨客在香港、海外搶購嬰幼兒配方奶粉,致香港等地也出現“奶粉荒”,奶粉價格也被扯高。

投資化灰跨境電商的悲哀

另一受衝擊的行業係跨境電商。根據iiMedia Research發佈的《2017-2018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報告》,2014年至2017年間,中國跨境電商整體交易規模以平均每年30%的增幅快速上漲,2017年達到7.6萬億元,2018年預計將增至9萬億元。

在《電子商務法》推行前,原籍上海的香港商人John(化名),因看好大陸跨境電商業,投資3,000萬,一年前和一個日本朋友在上海合資開設跨境電商業務,主要在各大高校推銷美妝等購物網站,月營業額達數百萬。但沒想到才營運幾個月,上海就以所謂稅務違規封掉其公司的支付賬戶,幾千萬貨物被凍結,日本朋友更疑被扣留,至今仍失蹤。

John透過多個渠道去疏通,但一直沒解凍,當局的解釋係中外合資不能在大陸經營零售業務,包括電商。但John質疑,如果不讓經營的話,為何當初工商局批出其公司執照?他坦言:“中共政策朝令夕改,而且係人治,非法治,現在經濟唔係更開放,而係倒退。”他預期中美貿易戰,大陸經濟倒退,中共之後會拿民企、富商開刀,未來跨境電商經營更見困難,唯有考慮轉行。

面對電商新法即將實施,海外電商業也開始謀求新的出路。為符合跨境支付規範化,8月30日起,海外代購網站買X網稱,會員的代拍代購相關匯款、補款會通過香港第三方支付平台代收轉入香港買X公司,會員可以選用大陸的各大支付平台轉賬,在轉賬時第三方平台會收取3%手續費。

政策欠透明港網商會:難評估影響

香港網商會副會長張群稱,因為新法如何實施和落實還不清楚,目前還未知道對香港電商業的具體影響。但相信新法對大陸電商影響較大,“他們需要納稅,以及提交產品的發票和源頭”。而香港電商主要係跨境電商,如果在大陸沒有個體模式的話,“預料影響不大”。

不過,他坦言現在跨境電商都在觀望,“本月我已減少訂1/3貨,因為要睇吓新政策的具體落實情況”。但他認為新法或令電商市場變得規範,啲規模小或者水貨店或面臨關閉。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指,貿易戰下香港經濟放緩,零售額已經開始下滑,預計電商法實施後,會進一步打擊零售業。

據悉,由於電商法對澳洲奶企、維他命等企業也造成影響,澳洲政府等正遊說中共當局推遲實行相關法律。雖然上月7日,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中共商務部電子商務和信息化司司長騫芳莉表示,商務部正在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完善跨境零售進口相關政策,以及過渡期後的啲監管方案,被視為新法可能延期的一個信號,但由於中共政策不透明,至今沒有公布正式條文,無論係民間還係海外業界都憂心忡忡。

網民質問大陸高關稅

綜合媒體報導,澳洲墨爾本最近出現哄搶奶粉大軍,一家大型賣場沃爾沃斯店員還在補貨,許多大陸人已按捺不住,圍住貨架和貨車,大聲嚷嚷,甚至有大媽跪在地上搶奶粉,現場亂成一團。

代購“產業”的起步階段大約在2005年,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後,代購迅速火爆。隨着大陸淘寶網的出現,以及社交平台及通訊軟件如微博及微信的興起,海外代購中間人得以越過電商平台直接與大陸客戶溝通,更推升海外代購的需求。

這個易操作、低成本及回報率高的生意,使海外大批中國留學生及華人趨之若鶩。刺激海外代購數量增長,除了因對國外貨品品質放心外,還有一個主要因素係,海內外奢侈品價格的差異巨大,甚至不少國產的產品在海外更為便宜。

對於代購業面臨被打壓,不少網民質問,為何同樣的產品國內國外差價如此之大?還有的呼籲降低進口關稅。

石家莊網友質問:“為咩不減稅降費,如果國內比國外還便宜,還有代購嗎?”

四川省網友borwen講:“10%~60%的關稅和17%的進口增值稅,你自己睇吓全世界還有哪個國家有這樣的空間。而且還有個匯率擺在眼前。”

還有網友留言影射現在的“貿易戰”、“國進民退”,江西省鷹潭網友menue888000呼籲:“只要實行真正的市場經濟,別養著這幫沒有效率的國企央企,憑中國人的智慧和勤勞,我就不信我們工業製造業趕不上洋人。還需要保護?保護的都係那幫不思進取靠壟斷生存的國企央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