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偉:如何看川普總統撤軍敘利亞

從敘利亞、阿富汗撤軍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歷屆總統的慣例、甚至二戰以來美國在外面駐軍、做事的常規,都被川普總統打破了,這讓很多人接受不了。但是當你去看他真正的動機和宏觀的形勢,你會覺得川普總統出牌確實有他的道理,我們可以再給他一段時間,再看看他的決定的後效如何。

美國總統川普兩日內連下撤軍令

川普總統12月18日作出決定,美國已經戰勝ISIS,美軍將從敘利亞撤軍。時隔一日,川普總統又下令,目前在阿富汗的美軍將有7千人在未來幾周內撤離。兩天內連下撤軍令,川普總統的決定引發各界廣泛爭議,不僅受到來自民主黨的抨擊,連共和黨的很多同僚也都表示不理解,提出質疑。

川普總統當年曾指責奧巴馬從中東撤軍造成權力真空,讓ISIS坐大。那麼今天他的撤軍是否會犯同奧巴馬當年一樣的錯誤?美國民眾該怎樣解讀川普總統的撤軍決定?本台《美國史話》節目製作人、評論員方偉就此話題分享了他的見解。

川普總統行事的一個特點考慮成本

方偉說,川普總統有別於以前所有的美國總統,他做事總是有一個成本概念,應該是因為他商人出身的關係。他不會做政策決定不考慮成本。

在中東和阿富汗駐軍,川普總統認為是為那裡維持秩序,而那裡複雜的局面是美國非常難以擺平的,美國長期捲入這樣的區域紛爭中,耗損巨大,沒有什麼實質的收穫,如果說美國經濟今天仍然需要中東的石油,駐兵中東可以保證石油供應通暢,但是現在美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產油國,再在中東投入大量軍力已經變成得不償失,用商人的話來說,叫做“投資回報率”太低,美國不做這種賠本生意。

方偉指出,自2003年以來,美國為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付出3萬億美元的軍費,目前每年為阿富汗一地要花450億美元。在川普總統看來,這些寶貴的金錢投入美國的經濟建設,不是更好的用錢方法嗎?

但是,美國不應該管那些侵犯別國主權和人權的流氓國家嗎?不應該保護中東的盟友嗎?怎麼能夠拔腿就走呢?

撤軍是川普總統信守美國立國原則的決定

方偉認為,其實從川普總統圍繞撤軍的一系列推特就可以看出,他處理國際衝突的方法也和過去20多年來的歷任美國總統都不一樣,但是呢,他卻和最早的美國總統一樣,因為他回歸了美國先父為美國訂立的外交原則。

美國先父在締造國家、制定憲法時,就闡述了一個重要的外交原則,就是美國不輕易介入別國事務,除非危機時。但是這是不是美國搞“孤立主義”呢?方偉說,不是。美國“管”這個世界的方式是“把自己建設好”,成為世界的楷模,成為“山頂上的光明城市”(Shining City at the Top of the Hill),讓世界各國因為景仰而跟從,這是美國先父認為的能夠改變世界的最好方法:把自己做好!

從現實意義上講,光敘利亞一個地方,就有十股勢力交織,在那裡撞來撞去,象阿薩德、庫爾德、土耳其、伊朗、伊拉克、俄國、ISIS、以色列等等,有的涉及幾百年、上千年的恩怨,誰都很難擺平,美國有限的資源不可能解決所有這些問題。

但是美國是不是沒有辦法呢?方偉說,也不是沒有,就是把自己建設好,包括建立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實力求和平”。

方偉指出,“以實力求和平”,是美國的立國原則之一。當美國的武力強大的時候,他可能通過講話帶來和平。川普總統能夠讓金正恩停止核試驗、考慮美國的和平方案的背後,就是美國強大的武力,否則根本是不可能的。

至於流氓國家,方偉認為,如果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再次使用化學武器,川普總統會再次轟炸他,因為這是美國實力上可以做的,道義上也應該做的,也是用實力阻遏犯罪。

撤軍不會導致出現權力真空

方偉的看法是,當初奧巴馬從中東撤軍,敘利亞阿薩德搖搖欲墜,伊拉克處於內部的紛爭和軟弱,確實出現權力真空,ISIS乘機坐大。

在ISIS全盛時期,佔地有大半個英格蘭那麼大,三萬四千平方英里的土地。這時候,誰敢去遏制它?會有多高的成本?俄國?土耳其?他們都有顧忌,都不動,所以還是得靠美國。

川普就任總統之後,下放決定權給前線軍隊,美軍靠靈活務實的第一線處理,以及和友軍合作,在很短時間內把ISIS幾乎剿滅,這本身就是川普總統執政的一個奇蹟。

ISIS剿滅之後,俄羅斯扶植的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再次強大起來,土耳其也成為努力想介入的地方強權,所以當地不再有權力真空。土耳其可能倒向俄國,也可能倒向美國,但是更可能會倒向美國,否則俄國就力量太大了。所以再加上俄國,這地方几個強權已經起來,他們會制住ISIS這種毫無理性的恐怖組織的再起。

方偉認為,雖然情形並不完美,但是美軍撤出,中東不會出現權力真空。但很難很難的就是把庫爾德這些跟美軍並肩作戰,對美軍期望很高的這些少數民族被擱在那兒了,這也是國防部長馬蒂斯很不忍的事情,也可能這是他辭職的原因之一吧。但是美國確實很難徹底解決世界上所有的問題,包括去用美國有限的資源去解這十股力量攪來撞去的這個迷局,所以撤軍是川普總統對中東形勢所做的宏觀評估下所做的一個判斷,這也是他早在2016年競選時同樣的判斷。

川普的特立獨行背後的基礎

方偉認為,川普做決策的基礎就是他的直覺,雖然他沒有政治、外交、軍事方面的經驗,但是他相信他的直覺,從現實看來,他雖然不斷被人罵,但是他的政策成功率確實很高,所以在這方面可以說他有他的過人之能,或者說是上天眷顧吧。

方偉指出,川普的直覺也不是像有些人說的不可捉摸,如果去分析他裏面的規律的話,一個就是他是一個傳統理念的人,他絕對尊重美國的傳統價值和立國時的那套思路,他幾乎所有的政策都可以在我們以前談到的“28項美國立國原則”中找到根據。

比如川普認為美國的要務就是要把自己建設好,讓美國非常富足,非常和平,非常強大,遠遠超過其他的國家,讓其他國家學習和尊敬,用中國古話說叫“身不能至而心嚮往之”,用美國建國之父們的話叫做“就是全世界各國都景仰美國”。那麼美國有強大的武力,他可以通過講話,通過外交解決問題,而不用把自己的軍隊派進去。這就是美國的“不結盟”和“以實力求和平”的兩條立國原則。

另一個就是川普非常的務實,他也不會因為要守原則而變成獃子書生,因為他經商幾十年,閱人無數,所以他能按社會常識出牌,用可行的路徑來達到他的原則,用川普自己的話,叫做“Principled Realism”。

方偉說,“從敘利亞、阿富汗撤軍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歷屆總統的慣例、甚至二戰以來美國在外面駐軍、做事的常規,都被川普總統打破了,這讓很多人接受不了。但是當你去看他真正的動機和宏觀的形勢,你會覺得川普總統出牌確實有他的道理,我們可以再給他一段時間,再看看他的決定的後效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方偉綜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