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保守主義淺釋

從政治上講,權力就是不顧他人意願為所欲為的能力。在一個國家或社會裡,如果一個人或一小群人能夠不加控制地主宰其他人的意志,那麼這個國家或社會實質上就是專制獨裁。

我們常在媒體上看到保守主義和自由主義。保守主義或稱保守派或右派,自由主義或稱自由派或左派。實際上,在自由社會的左派,跟許多人稱共產黨或親共人士的左派並不一樣。自由社會的左派,基本上是不認同共產主義或共產政權的。

在非共國家的右派和左派,即保守派和自由派,都不像共產主義那樣,有一些著作或教義作準則,而是通過“政治實踐”形成的一些政治觀念。兩大派別也不是在所有問題上對立,兩者在不少問題上有共同點。

兩年前,我介紹過政治觀察家Edmund Fawcett的書《Liberalism:The Life of an Idea》,提到自由主義長期形成指導政治實踐的有四個觀念。保守主義在長期實踐中,也形成一些政治觀念。早前談到的《美國秩序的根基》的作者羅素·柯克(Russell Kirk)在他的另一本著作《The Politics of Prudence》中,概括出“保守主義十原則”。雖然不能說涵蓋保守主義在歐美各國不同門派的異同,但大致可以讓我們對美國的保守主義傳統,有一定的了解。

“保守主義十原則”的原則之五,是關注多樣性和承認差異。為了保護人類生活模式不斷演進而出現紛繁複雜的多樣性,就必須有秩序和有等級、物質條件的差異,以及各種不平等。在上帝的最後審判和公正的法院面前,才是真正的、唯一的平等;其他一切求取平等的嘗試,必然造成社會停滯。如果摧毀自然和慣例的差異,追求所有人平等,那麼不需多久,暴君或卑鄙的寡頭就會創造出新的不平等。

原則之七,是認為自由和財產密切相關。奪走私有財產,《聖經》中的大怪物利維坦就掌控了一切。偉大的文明建基於私有財產。經濟平等絕不是經濟發展。儘管人類生存的主要目的並非獲取和消費,但對個人、家庭和國家來說,擁有良好的經濟基礎則更加理想。

原則之八,是支持自發形成的社區,反對人為的集體主義。雖然美國人極度重視隱私,但他們也以出眾的社區精神而聞名。最能直接影響到市民生活的決策,是社區里的人自願作出的。地方政治機構的職能得以貫徹實施,需要並且也只能由受其影響的市民們協議而成。任何良善的作為,通過合作的意願才可能實現。當政治職能由中央當局在當地缺席的情況下一手推動或乾脆取而代之,那麼社區就處於十分危險的境地:敵視自由和人類尊嚴的標準化程式將取代經由被統治者同意而成立的政治秩序。

原則之九,是需要對權力作審慎的限制。從政治上講,權力就是不顧他人意願為所欲為的能力。在一個國家或社會裡,如果一個人或一小群人能夠不加控制地主宰其他人的意志,那麼這個國家或社會實質上就是專制獨裁。

必須對政治權力制衡,避免專制力量崛起。然而在每個時代,為了虛幻的一時之利,掌權者總想推倒對權力的限制。革命者往往認為,只要權力在自己手裡,就是一股向善的力量。然而,革命者從舊制度手中奪來權力,到了新主人手裡卻一次又一次演變成為最專制的暴虐。

人性是善與惡的混合,因此沒有純粹的善。憲法的限制,政治的制衡,充份的法制,約束意志和慾望的古老而複雜的思想網路,是自由和秩序的工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