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揭秘中國銳實力:香港、台灣


香港市景

在回歸中國21年後,香港是否還享有民主、自由,“一國兩制”在香港現狀如何?台灣又是否會步香港後塵?接下來請聽《揭秘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第十五集,本台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共對香港和台灣的影響、滲透活動。

“林鄭政府操控選舉!可恥!政治審查!可恥!思想審查,可恥!”

香港立法會多名民主派議員12月5日在立法會拉起橫幅,抗議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被港府裁定提名無效。

政審擴大 民主派人士被剝奪參選資格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2016年就《基本法》第104條有關宣誓條文作出釋法後,港府以“港獨”、“自決”為由,剝奪了多名民主派議員資格和立法會參選權。目前在香港,這種政治審查已擴大到鄉村選舉。

11月22日,香港立法會“本土派”議員朱凱廸以新界元朗元崗新村村民身份報名參加明年鄉郊代表選舉,負責該選區的選舉主任袁家諾兩度查問朱凱迪對“港獨”的立場。朱凱迪回復說自己不支持“港獨”,但港人有權和平主張“港獨”。12月2日,袁家諾宣布朱凱迪參選資格無效,因為他“隱晦地確認支持獨立是香港人選項之一”。朱凱迪召開記者會對此回應說,《鄉郊代表選舉條例》及《基本法》都沒有給選舉主任進行政治篩選的權力。選舉主任的提問和決定表示,不反對他人支持港獨也不行,要求人人做政治警察,不檢舉他人也成為被追究的借口。朱凱迪批評香港政府不斷收緊言論自由,隨意劃紅線。

“那條紅線就是要讓我們不能繼續保護香港人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及集會自由。”

《中國銳實力在香港》(China’s Sharp Power in Hong Kong)作者之一,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Bruce Lui)認為,隨着“全面管制權”、“黨管一切”在香港的實施,香港的政治紅線不斷增多,自由空間日益縮小。

“比方說對一些所謂港獨人士,剝奪他們的政治參選的權利。後來又說這個本土派的人也不行了,因為他們支持這種所謂公投,可能跟港獨其實也是差不多。到後來又說你看這個結束一黨專政,也是違反憲法的等等。所有的這些紅線越來越多,全方位影響了香港的自由。”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演講 外國記者會遭秋後算賬

觸及紅線的人被剝奪從政資格,給他們提供發聲機會的人,也會受到株連。

今年8月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發表演講,認為香港回歸21年來不光沒有實行民主選舉,更逐漸走向中國式的獨裁。香港要想真正變得民主,香港主權必須歸於港人,而唯一途徑,就是香港獨立。

此前, 中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公開反對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發表演講。不聽招呼的外國記者會,很快遭到秋後算賬。8月15日,外國記者會網站因惡意攻擊癱瘓。為陳浩天主持午餐會的香港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今年9月申請香港工作簽證續簽遭拒,被迫離開香港。11月8日,馬凱試圖以遊客身份進入香港,遭到入境口港府官員長達數小時的問詢,最終被拒絕入境。

前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指出,香港外國記者會以前曾不顧中共駐港官員反對,邀請過數位頗具爭議的人士發表演說,並未因此受打擊報復。例如,2008年5月,美國好萊塢影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演說,批評中國政府在蘇丹達爾富爾問題上的立場。

“為什麼米亞・法羅的時候香港政府沒有去懲罰這個外國記者協會?現在這個特區政府為什麼會懲罰這個馬凱?就看見很明顯的分別,現在那個特區政府根本就跟中央政府是一起的,根本沒有捍衛香港固有的對新聞自由以及言論自由的尊重。”

香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現狀

除了“港獨”,抹黒中共領導人形象,跟中國夢唱反調的言行,也遭到大力打壓。呂秉權舉例說,

“最典型的例子是銅鑼灣書店案。因為那些禁書(被中國視為是)抹黑中共領導人特別是習近平,然後銅鑼灣書店的五個人就被不同的方法綁架失蹤了。還有漫畫家巴丟草(Badiucao)的展覽,讓他感受到人身威脅之後,他就把這個展停掉了。馬建這個作家,為中國夢寫了一本小說,諷刺這個中國夢,可能跟主旋律說法不一樣,然後他那個講座一度遭到別人不提供場地。”

呂秉權說,這些做法讓香港人感到非常陌生。

“因為我們香港一直是講制度文明的,變成那麼的不可預知,跟大陸接軌,然後大家也感到很無奈。”

香港記者協會2017年發佈的報告顯示,香港約有35%主流傳媒由中國政府控制或由中資企業入股。這令香港傳媒不斷加強自我審查,並開始跟隨中國 大陸傳媒腳步,成為異見人士“自證其罪”的平台。2018年2月,《南華早報》和“東方日報”等香港媒體在寧波看守所採訪了前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登出了桂民海後悔自己受到瑞典方面的鼓動再次觸犯中國法律的新聞。

麥燕庭認為,除了透過影響廣告的投放,來控制香港傳媒,中共還通過各種方式,加強對傳媒從業人員的控制。過去,中共官員通過請吃飯、喝茶等方式,對香港傳媒機構的上層進行遊說,傳達中國政府的立場,近年來,中共對香港傳媒人的控制已經從上層擴大到中層,甚至是一線記者。麥燕庭說,

“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總是做那個上層工作的話,很多事情節目已經出來了,新聞都已經出來了,他影響的不夠。其實他現在已經擴大到去影響中層的人,甚至有些時候就是前線的記者他也會通過不同的人,有些差不多是人盯人的方式去監察你做的那個工作。”

中共還利用記者希望獲得消息的心理,對記者施加影響。麥燕庭說,

“它可以用消息來收買你,甚至是跟你建立一個關係。記者都是希望有消息嘛,所以都會保持一個起碼不是太對抗的關係。然後他透過這個你希望能拿到消息就保持一個影響,你批評(他)的時候會不會就沒有那麼不假思索呢?”

潛伏數年 中共黨員已成香港各界領軍人物

麥燕庭認為,中共在香港其他各界,也採取了相似的“控制資源、控制人”的手段,施加影響。除了間接的影響,中共還直接安插自己的人,進行滲透。麥燕庭說,這些有中共背景的人潛伏多年,很多已成為香港各界的領軍人物。

“我知道的最早的是1980年代中期就已經有了。他們這些人都是基本上出身於紅色家庭,所以那個時候就已經有一個特別的渠道來到香港,然後在香港不同的機構裏面工作。我知道有一些人有中共的背景,然後現在已經到了大學校長的位置。有些人已經是傳媒機構的老總。人的滲透,他們是看的很遠的,很早就已經把這個苗子放在不同的機構,然後有些人在一段時間之後,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情況之下,他就已經在那個機構里逐漸的已經到了一個有影響力的地位。”

 

成立影子組織搶奪話語權

針對香港各界獨立的行業組織、協會,中共還建立了很多名稱相似的、親中的社團組織,以搶奪話語權。麥燕庭舉例說,

“比如說在香港傳媒界,有一個比較獨立的香港記者協會。他們(中共)也成立了另外一些新聞的組織,比如說什麼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甚至聯誼會。在教育屆也是一樣,有一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然後你就發現有一個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來跟它對等。”

麥燕庭指出,基本上叫“聯會”的組織都是比較親北京的,在中央政府希望發揮輿論影響力的時候,這些組織就會“代表”香港各界人士發聲,支持中國政府的觀點,或者反對中國政府不喜歡的東西。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呂秉權說,近幾年來,特別在習近平上台以後,香港人對“一國兩制”越來越感到灰心。

“種種的跡象證明兩制正在一國化,香港正在大陸化,法治變成人治化。香港本來可以有法治跟制度這個優勢,已經變得越來越 大陸化。從法治變成講政治。”

對於“移民”近來又重新成為香港人談論的熱門話題,麥燕庭表示,希望香港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原來的基本價值和生活方式,真的去落實“一國兩制”,而不是老是把“一國”凌駕於“兩制”之上,甚至是把“一國”的制度移植到香港。

台灣會不會步香港後塵?

香港的情況,也令台灣人非常擔心台灣未來會不會香港化。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曾參與撰寫《吊燈里的巨蟒:中國因素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一書。他認為,中國因素、中國銳實力在台灣的展現方式,基本上就是要造成一個自我審查的寒蟬效應。

“這種寒蟬效應的造成是各種力量同時構成的,軟的就是說購買新聞等各種利誘,硬的是威脅,包括暴力威脅。”

吳介民舉例說:“(中國大陸)各級政府可以對台灣的媒體下廣告訂單,或者購買新聞,或者所謂的置入性行銷,這些就會作為一種誘餌讓台灣的部分媒體去傾向於迎合中國的政治的觀點,去做親中的報道,主要問題是出在這裡。”

這種來自中國大陸的軟的影響滲透,在台灣已經引發了巨大的社會反彈。例如,2012年台灣爆發了反媒體巨獸壟斷運動。當時有在大陸做生意的台商到台灣購買媒體影響輿論,引起台灣青年學生和公民社會的抗議。2014年,台灣又爆發了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太陽花運動。吳介民說,

“服貿協議主要是國民黨跟北京簽訂的,並沒有得到全國民眾的同意,也還沒有獲得立法院的合法性的支持,就是在匆忙當中以非法手段通過,所以引起全國人民的不滿,也是年輕的學生跟青年人站出來反抗這個協議。這兩件事情都造成國民黨在在台灣信用政治信用破產。”

中共還藉助台灣統派組織和黑道勢力,企圖影響台灣輿論和政治。台灣的中華愛國同心會,公開支持中共政權,以“一國兩制”方式統一台灣。其成員時常揮舞着五星紅旗,在台灣知名旅遊景點高唱紅歌,謾罵、推搡法輪功人士。

愛國同心會總幹事、參選台北市萬華區議員的張秀葉,今年10月在一場慶祝中國國慶69周年的餐會上現身,向選民拜票。這場餐會免費招待了近600民眾用餐,舞台上五星紅旗招展。台北地檢署11月12日搜查了張秀葉住處、競選總部等五處,並約談張秀葉、愛國同心會會長周慶峻在內的十多名證人及犯罪嫌疑人。張秀葉、周慶峻兩人目前已因為涉嫌利用中資賄選,被限制居住及禁止出境、出海。

此前,台北地檢署已在今年8月搜查了中華統一促進黨台北總部及其總裁張安樂的家,以調查該黨背後有無中共資金,及是否違反組織犯罪條例。

去年財報顯示黨費收入為零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其總裁張安樂綽號“白狼”,是台灣三大幫派“竹聯幫”元老之一。該黨成員對主張台獨、港獨的人士多次暴力相向。去年1月,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民主人士,在台灣機場遭到張安樂次子張瑋等人的追打。台灣大學去年9月租借場地給“中國新歌聲”選秀節目,台大學生前往抗議,遭統促黨成員以甩棍追打。

台灣彰化縣“五星共產廟”也引發媒體廣泛關注。親中台商魏明仁經法拍購得璧雲禪寺後,將其改造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社會主義民族思想 愛國(黨)教育基地”,廟內懸掛毛澤東、周恩來畫像。從2017年元旦起,廟前每天舉行五星紅旗和中共黨旗升旗儀式。今年9月下旬,彰化縣對該寺斷水、斷電,強制拆除了魏明仁違規增建的部分廟體。

吳介民認為,中共正在糟蹋、利用台灣的民主空間,去反對民主。

“中共最大的目標最後就是要吞併台灣,讓台灣變成他的一部分。跟他配合的這些團體我們看到就都有兩個特色。第一個這些團體並不分享、並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是一個政治共同體。因為他是統派的並不具有這個台灣的認同。第二個,這些團體往往就是主張暴力或者走在暴力邊緣。這些團體用暴力或者不自由的方式在主張中共的價值,主張這些集權的價值,主張反台灣的價值。”

吳介民認為,台灣應該通過立法去約束非民主的、反民主的行為。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榮譽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認為,大部分台灣民眾不想跟大陸“統一”。

“我前幾年,有一年住在台灣。民意調查也那麼說,我個人的印象也是,絕對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台灣的人,尤其是年輕人不認同大陸。他說我們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可是他知道不能提出台獨。你公開提出台獨,福建飛過來的子彈就多了。所以他不公開說。

林培瑞認為,人們沒有說出來的,留在肚子里的看法,很難改變。北京政府雖然竭盡所能企圖吞併台灣,但遇到的挑戰比在香港大得多。

聽眾朋友們,您剛剛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製作的《揭秘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第十五集,談中國對香港和台灣的影響、滲透活動。下一集將討論中國“一帶一路”項目在亞洲各國產生的影響和由此引發的反彈,歡迎收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